平水清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39|回复: 2

[原创] 错误的遇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30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叫承诺,B市3路公交车的司机。
  
  我在我十八岁生日的那天牢牢地记住了他的名字。因为,他让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生日过得极不顺心。所以我带着一定的报复心理,记住了他胸卡上的那一排深蓝色的字——XX公交公司司机:承诺。
  
  (一)
  
  6月12日的早上,我妈接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通了很长时间,我在自己的小床上还隐隐听到了一些细微的争吵。后来漫长的电话结束后我妈冲到我的卧室里,对着正在睁着眼睛傻巴巴地看着屋顶的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泪眼婆娑地说:“小欣,公司让妈妈到新加坡出差,今天中午出发,怎么办?”
  
  我一下子从床上爬了起来,坐在床沿上用及其严肃的眼神望着我妈说:
  
  “几天?”
  
  我妈低下头,咬了一下嘴唇,眼泪顺着她苍白的脸颊流了下来。
  
  “一个……月……”
  
  我狠狠地瞪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我妈无力地瘫坐在床上,抓住我的手。
  
  “小欣,这次任务如果完成公司就会给妈很高很高的奖金,任务完成了妈再回来给你补过生日好吗?你喜欢什么妈给你买什么,回来后我请假和你去海南岛玩一个星期……”
  
  “够了!”我用粗暴的声音打断了她的罗嗦,然后用更加犀利的眼神看着她。“你就是跟钱比较亲!”
  
  我妈像战败的公鸡一样把头埋得很低。
  
  一个上午我和我妈一直处于冷战状态,更确切的说,是我对她不理不睬。我想用自己的冷漠来刺痛她以便让她留下,但是中午她还是拖着庞大的行李登上了飞机。我没有去送她,甚至连声“再见”或者“一路顺风”都吝啬于她。
  
  在离家去飞机场之前她对我说:“小欣,我在英格兰风情给你定了明天的生日套餐,你带些同学一起去吧。”她顿了一顿,仿佛在斟酌着什么,然后又补充说:“要不,我打电话让你爸陪你一起过好吗?”
  
  我像火烧了眉毛一样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像泼妇一样的大吼大叫:
  
  “谁是我爸?我没有爸!你要是让那个男人去我的生日party我就把所有的菜都下毒,下最毒的穿心毒!“
  
  我妈深吸了一口气,再也不敢说什么。
  
  我妈走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英格兰风情打电话退掉了她预定的套餐,第二件事情便是习惯性地走进她的卧室取出她留给我的一个月的活命钱。不多不少,整整三千。我握着这二十张鲜艳硬挺的崭新钞票,呆呆地坐在我妈卧室的双人床上。
  
  偌大的房子一下子变得空寂了。
  
  其实从童顺生从这个家搬离的那天开始,这座房子就已经变得空寂了。我妈从那天开始变成了疯狂的上班族,兼职、加班已经占据了她对我的一半精力。其实我很爱我妈,玖姿服饰,我更希望她能够多留一点时间来爱我。只是,在她眼里大概金钱就是她所给与我的爱。
  
  似乎她从来就没有试图了解过我真正需要什么。
  
  6月13日早饭后我开始挨个给朋友们打电话,告诉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到我家集合然后我们一起去长板游乐园,当然,老娘出钱,这是毋庸置疑的。这群小妖们自然都乐颠儿,天下有这样免费的午餐,不吃白不吃。
  
  很不巧的是我们没有包到出租车,今天见鬼了似的一辆车也拦不到。
  
  最后我们只好扛着家伙上了公交。
  
  我长这么大这还是头一回坐公交车呢,坐公交的滋味可实在是难受极了,地儿也没处坐,干站着站了一道,浑身上下没一处不乏的地方。
  
  最后快要到公园的时候终于有人下车腾出了一个位子,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抢先一屁股坐在了那个空位上。
  
  结果前面立刻传来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
  
  “小姑娘,这位子应该给你身边的老奶奶吧,怎么这么没素质?”
  
  我一听这是什么话啊,什么叫没素质?本来就不怎么很爽,听他这话我立刻怒火中烧。
  
  “我就没素质怎么了?你能把我赶下车不成!”
  
  那个讨厌的家伙呵呵一笑说:“我当然不能赶你下车,但是你不怕车里这么多人笑话你啊?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怎么不知道该给老人让位呢?”
  
  “那你让出你的位子给她呀,你高尚啊。”
  
  “你……”
  
  “你什么你啊!”
  
  我越吵越来劲儿,几乎要从座位上跳起来。
  
  那个老奶奶忽然攥住我的手,和蔼的说:
  
  “没事儿,我站着就挺好的,孩子,你们俩也别吵了,我很快就到站了,没事儿。”
  
  老人家的一席话把我弄得挺尴尬。我有点后悔逞硬跟那个司机吵架。其实我并不想这样,我总是口不择言说一些跟自己的心不相契合的话,到头来自己后悔。
  
  我本来有悔改道歉的意思,但是那个臭司机却撂下这么一句话让我彻底燃烧了。
  
  “真是不知好歹,没见过你这样讨人厌的女孩子。”
  
  我从座位上跳起来走到那个司机的面前,直直的盯着他的胸卡看了一分钟,然后我冲他大吼:“开门,下车!”
  
  他先是吓了一跳,然后把车缓缓地停在了路边的站牌旁边,打开了车门。我率领着我的一帮兵一齐从那扇小门里面涌了出来。惹得车里车外的人都向我们观望,这些我都不稀罕,我只要那个讨厌的司机吃点惊就行。
  
  好在离公园也就一百米左右的距离了,我们十几个人一边用鄙夷的目光盯着公交车里的那个司机,一边小跑着向公园奔去。浩浩荡荡,特壮观。
  
  我心里发狠的想,惹了本小姐,你就等死吧!
  
  (二)
  
  到了长板公园,那个小木屋里,晴雪蛋糕店的送货员已经把我预定的三层巧克力奶油生日蛋糕送到了。
  
  真是积极啊,如果不是我说早送到有小费估计他们到中午送来都够呛。又是一群钱的奴隶,和我妈一样。
  
  我推开小木屋的门,那两个送货的服务员一齐喊道:“生日快乐!”
  
  毫无心理准备,我吓了一大跳。莫名其妙地我就想发火,可是他俩还一脸灿烂的朝霞。我心想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已经遇上那么窝火的事儿了,不想再发火了。于是我强挤出一丝微笑,递给他们一人二十块钱,告诉他们现在他们可以撤退了。
  
  那两个送蛋糕的接过钱,彼此望了一眼,哂笑道:
  
  “说得那么隆重似的,还以为是有多少钱呢,现在的小孩子真是的,没钱还学大人装酷……”
  
  我从口袋里掏出二百块钱摔到他们的身上,扬起嘴角微微一笑,我说:“现在可以走了你们,用不着我请你们走吧?”
  
  他们相视着看了对方一眼,慢慢地把钱放进自己的口袋,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把我捎来的那些玩意儿往桌子上一摔,说:
  
  “你们自己分吧,还有这蛋糕,你们也自己吃吧,我没什么心情了。”
  
  然后我迈开大步就往小木屋外走。
  
  秦方明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用恳求的眼神看着我,对我轻轻地摇头。我忽然有一点心动,可是我看到他身后季晓燕那张痛苦的面孔,我就没什么兴趣了。
  
  我用力摔了一下秦方明的手,但他还是紧紧地攥住我的手,没有松开。
  
  我说:“方明,我们已经什么都不是了,你身后可是季晓燕,你的新一任女朋友。我可不想背一个藕断丝连遗臭万年的罪名,麻烦你放开我。”
  
  “可是小欣,今天是你生日,你走了,我们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
  
  “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啊,钱我已经付了,这个你们就不用心了。我不就是你们一大群人中的一个人了,多了少了又有什么关系?祝你们玩得开心啊!”
  
  说完,我大步迈出小木屋的门槛。我听到身后有人在喊我,也隐隐听到有人在说我摆大小姐臭架子。我没有回头,快步跑开了。
  
  我的泪水也在一瞬间流了下来。
  
  我冲上一辆刚好停在路边的公交车,想要快点离开这里。我更想快点逃离秦方明的视线,我不会让他看到我狼狈的样子,我就是要让他知道,没有他我一样很好。我也更更不想让季晓燕的声音再继续回荡在我的耳蜗。
  
  可是这世界真的好小。俗话说冤家路窄,我上车第一个看到的就是那个叫承诺的臭司机。
  
  我就以这般狼狈不堪的模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脸上的泪水还没有干。他一定幸灾乐祸了,这下他该满意了。
  
  我转身就往车下跑。可是,胳膊却被一只有利的大手用力的拉住。
  
  我转头,看见的,是童顺生一张痛苦扭曲的面孔。
  
  老天还真会捉弄人啊,最不想见谁谁来。
  
  “小欣,你不要见了爸爸就跑好吗?今天是你的生日,能让爸爸陪你行吗,我知道你妈妈不在家……”
  
  “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我是天生地长的我没有爸爸,你女儿不是叫季晓燕吗?呵呵,怎么,人家不跟你姓童你就怄气出来随便见人就认女儿做啊,很可悲啊你!”
  
  “小欣你别这样,爸爸是爱你的,要不是你妈背着我在外面找人,我能离开我们那个家我舍得离开你吗?”
  
  “你放屁!童顺生你别在这里乱叫唤,是我妈在外面找人还是你在外面找人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不要在这里给我假惺惺,好像当初不是你把家里的存折都带走了似的,我妈碰上你真是到了八辈子霉,你真是不要脸啊,被那个狐狸精迷得死去活来的,我这辈子都会恨你!”
  
  我挣脱童顺生的手,想要下车,可是车门却咚一声关闭了。
  
  我恶狠狠地瞪着承诺,冲他大吼:“开门我要下车!”
  
  他没有理睬我,车开始徐徐前行。
  
  我狠狠地踹门,承诺皱起了眉头。
  
  “你要回家是吗?”
  
  “是!关你屁事!”
  
  “你坐这趟车吧,下一辆车人很多,这一辆车整好没有人,就那么两个,不会挤了就。”
  
  我鄙夷地看着他,就好比在看一只苍蝇。我说:“用得着你来假好心吗?下一个站牌就是我家,我下车!”
  
  他淡淡的笑了笑,说:“别骗我了,我知道你家在哪里,今天早上你坐的就是我的车,我记得你从哪儿上的车。”
  
  “你凭什么认为那就是我家?你凭什么?”
  
  他傻乎乎的挠挠后脑勺,痴痴地说:“因为那座房子很漂亮啊,有钱的小姑娘才会像你这样蛮横,所以那肯定就是你家了。”
  
  渐渐地靠近了下一个站牌,我又开始狂踢门,嚷着我要下车。最后童顺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小欣你在车上,爸爸下车。这张卡上有一千块,你想买什么就自己买吧,算是爸爸给你的生日礼物。”
  
  童顺生话音刚落,车门就很配合地打开了。他在下车之前像要吃人似的看着承诺,眼珠子真差点都瞪出来了。
  
  我坐在车的最后一排座位上,我说:“今天你帮我打发了童顺生,改天你有空的话我请你吃饭。”
  
  “好啊。”
  
  真没想到他连客气都不客气一下。
  
  我很快就到家了。下车的时候承诺递给我一瓶挺精致的香水,说:
  
  “这本来是给我未婚妻买的,现在用不到了,今天不是你生日吗,送给你吧,祝你生日快乐。”
  
  我接过那瓶香水,打开闻了闻,刚想说什么,那辆车就启动了。
  
  承诺在车里冲我喊:
  
  “喂,小丫头,记得你说过要请我吃饭啊……”
  
  (三)
  
  星期一的早上,也不知是闹钟坏掉了还是我没有听到它响,总之,没有我妈叫我起床,我就又毫不例外地迟到了。饭也来不及吃,我随便整理了一下头发,背起书包就向学校奔去。
  
  我在学校的大门外,跟学校看门的老头僵持了好一段时间,但是他说什么都不肯放我进去。因为,我没有带学生卡。
  
  没带学生卡就不能证明自己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就没有权利进入这所园林模样的高中学校。真是多么谬的规矩,我看这纯属自恋!
  
  要进学校还有一种办法,就是打电话让班主任来领。这样就绝对少不了一顿臭骂。我们班主任是个结巴而且骂起人来总是口水四溢,我可不想用这个来洗脸。
  
  就当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回家拿或者干脆逃学出去玩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个算不上很熟悉却也不是很陌生的声音。
  
  “喂,小丫头,我总算找到你了!”
  
  我一回头整好看到承诺大步跑着,然后一脚踩进了路边一个失修的小坑里,他整个人直直的趴在了地面上,摔了个巨大的大地拥抱。
  
  他这逗样儿可真把我给乐傻了,这么大的一个人了,还在马路上摔跟头,不是一般的有本事啊。
  
  我走过去帮他拍打身上沾染的尘土,我拍得特用力,一边拍一边在心里嘀咕着:“报应啊,这都是你那天早上骂我所得的报应。”不过又想到他积极给童顺生开门的事,我心里就高兴。
  
  “你在找我吗,司机先生?很小气啊你,不就是上次没买票吗,上次本小姐没有一块钱,你至于追查到我学校来啊?真不容易啊你!”
  
  “什么呀?我是来给你送学生卡的,你昨天把它掉在我的车上了,我今天请了假专门来给你送的,不感谢我还这么冤枉我?”
  
  我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那张学生卡,果真是我的卡。
  
  他把手抱在胸前,看着我,说:
  
  “怎么报答我啊,我可是牺牲了一个工作日的。”
  
  想来这次确实是我的不是了,他居然就为了送一张卡请假,这家伙还真是一好人呢,弄得我还挺感动的。我说:“你等等,让我想一想怎么报答你啊……”
  
  他轻轻在我脑门上拍了一下,嘿嘿的说:“傻丫头,报答什么呀,逗你玩儿的,快去学校上课吧,有机会我们我请你吃饭吧。”
  
  听到吃饭两个字,我忽然间感觉特别饥饿,肚子里咕咕叫,叫的特欢,我这才想起来,今天早上我还没有吃饭。越是这样想着,就越来越饿了。
  
  “我今天上午不去上课了。”
  
  “为什么?不上课怎么行?”
  
  “我今天早上还没吃饭呢,我现在饿得要死了,要不承司机您老你陪我去吃饭吧,我请你……”
  
  “别把我叫得这么老,我不就大你十岁吗,叫叔叔就行。”
  
  “臭美啊你,还叔叔,要是大十岁就要高一辈的话,你还得叫我妈阿姨呢,这么算起来,我妈都成我奶奶了……”
  
  “这是什么破逻辑呀。好了好了我斗嘴斗不过你,你不是饿了吗,那我陪你去吃饭吧,但你得先跟老师请个假呀。”
  
  “我才不要,这多麻烦,自讨没趣。不用请假的,我又不是第一次了,走吧,拦一辆车,跟你去KFC。”
  
  我拉着承诺的手沿着马路狂跑,一直到离学校校门足足有一百米了才停下。我们在路边拦到一辆出租,我把他推进车,自己坐在副驾上。我心里想,终于又一次破了老妈的规矩逃学了,要是让她知道她准得气死,可是她就是拿我没办法。
  
  KFC的老板娘和我已经是相当熟了。我一进门她就迎了过来,一边说我怎么又不听话没去上学一边问我吃点什么喝点什么。说实话,我觉得老板娘这人特做作,很会装。毕竟是生意场上的人,不装,就霸不住地盘。
  
  我知道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拿看坏孩子的眼光来看我,我也习惯了这样。可是,说真的,我一直都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坏孩子。我只是很害怕孤独,很害怕没有人陪,却又常常喜欢把靠近自己关心自己的人赶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我只是觉得生活中充满了空虚,想要做点什么,来让自己充实。可是,这种空虚却是无法弥补的。
  
  东西一端上来我就开始狼吞虎咽地吃,承诺却一动不动。
  
  “你吃啊也,干嘛不动?”
  
  他抿起嘴,腼腆的笑了笑说:“我吃过早饭了,你吃吧,吃饱了我送你回学校。”
  
  又是学校,我估计他以前在学校肯定是个好学生。
  
  既然他不想吃,我也就没有再劝,我知道吃饱了再强咽下几口东西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可是我吃他看着,我觉得这样特尴尬。
  
  我忽然想起我生日那天他送我回家时,他递给我一瓶香水,还有他说的那句话。他说那瓶香水本来打算送给自己未婚妻的,但是现在用不到了,所以送我。
  
  为什么“用不到了呢”?我挺好奇的。
  
  “嘿,司机先生……”
  
  “你别叫我司机,你叫我承诺吧,要不叫叔叔也行,叫司机感觉很不舒服。”
  
  “切!哎,我问你啊,我生日那天你送我的那瓶香水不是本来打算送给你未婚妻的吗,为什么你说用不到了呢?”
  
  承诺一愣,眼神忽然变得有点暗淡,好像很失落的样子。我一看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我说:“算了,就当我没问,我把嘴巴堵起来,我吃东西。”
  
  他似哭非笑地摇了摇头,说:
  
  “没事,你想知道,告诉你也没事。因为我跟她分手了,她爱上别人了。”
  
  “啊?那你干嘛不把她追回来啊,她不都已经是你的未婚妻了吗?”
  
  “没用了,我也不想追了。”
  
  “为什么?”
  
  “因为……他们已经有那种事实了……”
  
  说完他的眼泪缓缓地流了下来。他转过头对柜台旁的服务员说:
  
  “拿瓶红酒吧。”
  
  我抓住他的手,对他摇头。他淡淡的笑着,无语。
  
  那一天他喝了很多酒,我陪着他,也喝了不少。我只是隐隐约约记得,他似乎说了很多句“她嫌我没有钱,她嫌我没有钱……”
  
  (四)
  
  后来我直接把承诺拽到了我家,因为那天之后我知道了,他居然会做饭。
  
  开始他是死活不干的,我知道这件事本来就很荒谬。反正我老妈不在家,他又不是本地人,我也就没什么顾虑了。
  
  很早的时候我妈就说过要给我雇一个保姆给我做饭送我上学,还要出高价钱雇一个全能的,但当时我跟她大吵了一架,说她要把我扔给别人说她对我毫不关心,其实我知道所有的一切只是因为她忙着赚钱,朗蒂维,我知道她很关心我。
  
  我给我妈打了电话告诉她我自己雇了一个保姆,告诉她我对这个保姆很满意,让她给她的薪水高点,我妈一听我有人照顾了当即就同意了,而且开得价钱很高,比承诺在公交公司赚得的钱的两倍还要多。
  
  但我没有告诉她我雇的这个保姆是男的,我确信如果我告诉她的话,她会在电话里大叫一通然后直接坐飞机回来。
  
  开始承诺对我的请求特别拮抗,因为他觉得一个男人给小姑娘做保姆这事儿很丢人,而且现在两个人孤男寡女的好像不合适。但在我的劝说加糖衣炮弹的轰炸下,他才终于决定辞去公交公司的事情,做我的专职男保姆。
  
  承诺的厨艺真的很好,我吃了他做的菜,就觉得我妈做的菜那简直就不是人吃的。
  
  有了承诺,我觉得生活有意思多了。我不再想秦方明了,也不再在意季晓燕的尖酸刻薄了。
  
  我常常半夜醒来,去砸承诺的门,让他起来陪我看星星。他总是一边骂我不好好睡觉一边揉搓着迷蒙的双眼,穿上拖鞋,陪我到阳台上或者屋顶上。我靠在他的肩上,觉得很温暖很充实很舒服,我觉得他像是上天派他来陪我的天使。
  
  承诺人长得很帅,也很清秀,有时候我看着他的眼睛,有一种想抱住他的冲动。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上他了,只是很想和他在一起,时时刻刻在一起。可是,他终究大我十岁,我十八岁,他二十八岁。可我真的很依恋他。
  
  我告诉过他我喜欢他,他敲着我的脑袋说我是小孩子。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我和他在一起,很快乐。
  
  我妈回家的前一天,我和承诺忙得几乎要死。因为在这之前我一兴奋又和承诺喝了酒,整个家已经被我们折腾得狼籍一片了。
  
  在收拾电视旁的那个橱柜的时候,承诺在里面找到了我妈的一张照片。
  
  他拿着那张照片端详了很久,然后问我:“这是你妈妈年轻时的照片吧?”
  
  我看了看那张照片,说:“不是,那是我妈去年去韩国出差时照的。”
  
  我妈保养得很好,我和她站一块儿常常被误以为是姐儿俩。
  
  “你妈真漂亮啊。”
  
  “哼,再漂亮也四十岁了,她整天打扮得那么光鲜肯定是在琢磨着要给我找后爸!”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大,承诺被我吓得打了一个大大的战栗。
  
  “你为什么不想有个后爸呢,后爸也是爸爸啊,有个爸爸多好。”
  
  “我才不稀罕,后爸跟后妈一样都是恶魔!”
  
  承诺没有接着我的话说,他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我,说:
  
  “明天你妈就回来了,是不是我也就要失业了……”
  
  我学着他的样子轻轻敲敲他的脑袋,对他说:“放心吧,明天我会搞定我妈的,你还是我的男保姆。”
  
  (五)
  
  事情发展的方向就像当初预料的一样,我妈回家第一眼就看到我和一个男人单独在家,当即就傻眼儿了。而当我告诉她承诺也就是她眼前这个男的就是我御用了一个月的保姆时,她差点就真晕过去了。
  
  我妈发疯似的冲承诺大吼,让他走。
  
  承诺看了我一眼,失落的向门外走。我把他拦截在门口,拿出我的锏。
  
  我对我妈说:“我就是对这个保姆满意,我习惯了吃他做的菜,别的东西我什么也吃不上来了,你要是赶他走,我就什么都不吃了!”
  
  我妈本来还气势汹汹的,一听我这话,就成了泄了气的皮球了。
  
  我看她软绵绵的瘫坐在沙发上,我知道这一局我又要胜了。
  
  战术上讲究乘胜追击,于是我又开始对她撒娇,我抱着我妈的脖子说:
  
  “妈,承诺做的菜真的很好吃,比你做的好吃。妈你就让他留下吧,我吃了他的菜以后别的我连闻都不想闻了。妈你要是把他留下,我以后就不会再去那些乱七八糟的歌舞厅了,我就是因为没人陪我玩我才去那里的,妈你这么日理万机的你又没工夫陪我,我好歹抓住一个人能和我玩了,妈啊你就留下他吧,要不我还会天天逛迪厅的,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30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朋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22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水清浏   

GMT+8, 2019-1-23 02:59 , Processed in 0.183787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