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水清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火意

[分享] 《白话庄子》张玉良主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2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天,庄子梦见自己成为蝴蝶,欢畅地飞着,果真是一只蝴蝶了;觉得自己随心所欲,惬意极了,哪里知道谁是个什么庄周呢?一会儿醒了,奇怪自己怎么是个庄周。不知道是庄周梦见成了蝴蝶呢,还是蝴蝶梦见成了庄周。庄周与蝴蝶是应该有所区分的。庄周梦蝶,蝶梦庄周,这就是事物的区别变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3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养   生   主    (臧振译)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也矣。
    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3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思虑是没有边际的。以有限的生命伴随那无止境的思虑,必然要疲劳困倦;疲倦了还要劳心伤神,那就有危险了。
    行善施德,不要变成追逐名誉;声色享乐,不要导致伤害身体。以沿人体脊椎由下上行的经络----督脉的居中、居静,作为行事的准则,就可以保护身体,可以保全生命,可以孝养父母,可以活够应有的岁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4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yi(足奇),砉(xu)然响然,奏刀騞(huo)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
    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管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却,导大窾,因其固然。枝经肯綮(qing)之未尝,而况大軱(gu)乎!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虽然,每至于族,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视为止,行为迟,动刀甚微;( )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善刀而藏之。”
    文惠君曰:“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4 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个名叫丁的厨师,替文惠君宰牛剔肉。他用手抓,用肩靠,用足踏着,用膝顶着,只听见皮骨与肉的剥离声音,插进刀子的声音,淅沥沥,哗啦啦,竟然像音乐一般中听:与商汤的舞曲《桑林》合拍,与尧的乐章《经首》节奏一致。
    文惠君说:“啊,太妙了!你的技术是怎么达到这样的水平的?”
    庖丁放下刀,回答说:“我所追求的是'道",比起‘技'来要高深一步了。我刚学宰牛的时候,眼前都是完整的牛。过了三年之后,眼前都是由各种骨头关节组成的牛,而不是完整的牛。到了现在,我凭着心神与牛接触而不用眼睛去看了。感官休息着,随心所欲地依照牛骨肉的自然走向,分离大关节,顺着骨节空隙进刀,合于牛体本身的组成。经络筋腱都不去动它,当然更不会去碰大骨头了。好厨师一年换一把刀,因为常割筋腱;一般的厨师一月换一把刀,因为常碰骨头,折了刀刃。现在我这把刀已经十九年了,宰杀的牛也有好几千头了,而刀刃好像刚磨出来的新刀。那骨节是有缝隙的,而刀的锋刃却没有厚度。以没有厚度的锋刃进入有缝隙的骨节,对于刀刃的运动来说,必定是绰绰有余的。所以经过十九年,刀刃还像刚磨出来的一样。尽管如此,每当遇到筋骨交错的地方,我看见它不好办,也就警觉注意了;眼光停在难处,动作也迟缓了;刀子微微移动。终于解开了,牛肉香一推土摊在地上。我提着刀站起来,得意地环顾四周,满意地来回走动,把刀子打扫干净收藏起来。”
    文惠君说:“太好了!我听了庖丁的话,也领悟到了养生之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6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公文轩见右师而惊曰:“是何人也?恶乎介也?天与,其人与?”曰:“天也,非人也。天之生是使独也。人之貌有与也。以是知其天也,非人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6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公文轩见到右师,惊奇地说:“这是谁呀?怎么断了一条腿呢?是天灾呢,还是人祸呢?”右师回答:“这是天意,不是人为的。是天命使我成为独脚人的。人的相貌不也是有美有丑吗,因此可以知道,这是天意,不是人为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6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泽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饮,不蕲(qi)畜乎樊中。神虽王,不善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6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沼泽地里的野鸡,走十步才啄一下,走百步才饮一口,但仍然不愿意被蓄养在笼中。在笼中,精神虽旺健,但心里不自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7 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聃死,秦失吊之,三好号而出。弟子曰:“非夫子之友邪?”曰:“然。”“然则吊焉若此,可乎?”曰:“然。始也吾以为其人也,而今非也。向吾入而吊焉,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彼其所以会之,必有不蕲言而言,不蕲哭而哭者。是遁天倍情,忘其所受,古者谓之遁天之刑。适来,夫子时也;适去,夫子顺也。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也。古者谓是帝之县解。”
    指穷于为蕲,火传也,不知其尽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7 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子死了,秦佚去吊唁,呼喊了三声就出来了。
      老子的弟子说:“你不是先生的朋友吗?”
      秦佚答:“是。”
     “既然是朋友,吊唁得这样草率,可以吗?”
      秦佚说:“可以。以前,我以为你们先生是超脱尘世的“真人”,而现在看来他还不是。刚才我去吊唁,有老人在哭他,好像哭自己的儿子;有少年在哭他,好像哭自己的母亲。他们之所以会聚在这里,总是有想称颂他的话说,有悲伤的感情要表达。这说明他们脱离了天道,背离了正常的感情,忘记了凛受于天的寿命是有限度的。远古的圣人把这种哀伤叫做脱离天道而遭受刑戮。适当的时候诞生,先生按时而来;适当的时候逝去,先生也是顺其自然而去。对于安于时命而顺应处境的人来说,它的生死是不应该与哀伤或欢乐联系在一起的。远古圣人称没有生死哀乐的状态为摆脱了上帝的束缚。”
      生命如同燃烧的火,形体如同生火的柴。柴屈指可数,而火的传播则是没有穷尽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7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   间   世
            臧振译
      

         颜回见仲尼,请行。
         曰:“奚之?”曰:“将之卫。”曰:“奚为焉?”曰:“回闻卫君,其年壮,其行独;轻用其国,而不见其过;轻用民死,死者以国量乎泽若蕉,民其无知矣。回尝闻之夫子曰:‘治国去之,乱国就之,医门多疾。’愿以所闻思其则,庶几其国有療乎!”
仲尼曰:“譆!若殆往而刑耳!夫道不欲杂。杂则多,多则扰,扰则忧,忧而不救。古之至人,先存己而后存诸人。所存于己者未定,何暇至于暴人之所行!
       “且若亦知夫德之所荡而知之所为出乎哉?德荡乎名,知出乎争,名也者,相轧也;知也者,争之器也。二者凶器,非所以尽行也。
      “且德厚信矼,未达人气,名闻不争,未达人心。而强以仁义绳墨之言术暴人之前者,是以人恶有其美也,命之曰菑(zi)人。菑人者,人必反菑之,若殆为人菑夫!且苟为悦贤而恶不肖,恶用而求有以异?若惟无诏,王公必将乘人而斗其捷。而目将荧之,而色将平之,口将营之,容将形之,心且成之。是以火救火,以水救水,名之曰‘益多’,顺始无穷。若殆以不信厚言,必死于暴人之前矣。

         “且昔者桀杀关龙逢,纣杀王子比干,是皆修其身一下佢附人之民,以下拂其上者也,故其君因其修以挤之。是好名者也。昔者尧攻丛枝、胥敖,禹攻有扈,国为虚历,身为刑戮,其用兵不止,其求实无已。是皆求名实者也,而独不闻之乎?名实者,圣人之所不能胜也,而况若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9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孔子弟子颜回见孔子,向孔子辞行。孔子问:‘到哪儿去?”
    颜回说:“将要到卫国去。”
    孔子问:“到那儿去干什么?”
    颜回说:“弟子听说卫国国君年轻气盛,刚愎自用,轻率地役使臣民,却看不到自己的过错。轻率地役使人民劳累致死,使整个国家由润泽变得憔悴,人民眼看就没有活路了。弟子曾经听先生说过,’遇到治理的好的国家就离开它,遇到混乱的国家就住下来干一番事业。良医门前病人多。’我愿意以您的教导作为我行动的准则,单元这个国家能够好起来。”
    孔子说:“咳!你大概是去受刑吧!致力于道的人追求纯粹而不愿意杂乱。杂则头绪多,头绪多则心情烦乱,心情烦乱则忧患起,自己忧患起来,还怎么能救别人?古代道德高尚的人,首先要自己站得住脚,然后才能拯救别人。自己能不能站住脚还不一定,怎么能谈得上去纠正暴君的行为?
    并且,你知不知道美德是怎么变成虚伪而智慧是怎么变成狡猾的吗?美德因为贪图名声而变成虚伪,智慧因为争夺利益而变成狡猾。什么叫作”名”?名就是我好,你不好,互相倾轧。‘智’则可以成为争夺名利的工具。这两样都是会招来凶祸的东西,不是可以尽情追求、随意使用的。
   “再说,就算你品德纯正,信誉实在,你并不能与国君意气相投;你不争名利的思想,也难为常人理解。你勉强地以仁义、道德规范之类言论在暴君面前陈述,在他看来,那是在利用他的丑恶来显示你的美德,认为你在诬陷人。诬陷别人的人,别人必定反过来诬陷他。你大概要被别人诬陷吧!并且,如果他真能喜欢贤人而憎恶顽劣之人,当朝就会有贤人,何必要再去找不同于当朝的贤人的人?如果他不用你,你的话不能传达给国君和大臣,那么你就不得不请别人引见,还要与当朝贤人较量你的辩才。这样一来,你将被搞的头晕目眩,你的气色将力图缓和,你的嘴将只顾得上自我辩解,你的态度将变得恭敬,你的心里也在想着同他们妥协算了。你这样去游说卫侯,等于以火救火,以水救水,只会助涨他的刚愎自用。一开始就这样,以后也只能老是这样。如果你得不到他的信任却要反复劝谏,那么你必定会死在暴君面前。
    “从前夏桀杀了关龙逢,商纣杀了王子比干,这二人都是注意自身的品德修养、以臣下的身份谏阻国君的人,他们的国君就因为他们的品德修养好而排挤他们。这两人就是因为好名声而倒霉的。从前帝尧进攻丛枝、胥敖,夏王大禹进攻有扈,弄得国中房屋变成废墟、人民变成死鬼,自身也受到伤害。他们不停发动战争;他们追逐名利的贪欲没有止境。这些都是追逐实利的贪欲没有止境。这些都是求名求利的例证,你就一点也没有听说吗?名利之心,圣人都无法克制,更何况是你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0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若必有以也,尝以语我来!”颜回曰:“端而虚,勉而一,则可乎?”
    曰:“恶!恶可!夫以阳为充孔扬,采色不定,常人之所不违,因案人之所感,以求容与其心。名之曰日渐之德不成,而况大德乎!将执而不化,外合而内不訾,其庸讵可乎!”
   “然则我内直而外曲,成而上比。内直也,与天为徒。与天为徒者,知天子之与己皆天之所子,而独以己言蕲乎而人善之,蕲乎而人不善之邪?若然者,人谓之童子,是之谓与天为徒。外曲者,与人之为徒也。掣跽(ji)曲拳,人臣之礼也,人皆为之,吾敢不为邪!为人之所为者,人亦无疵焉,是之谓与人为徒。成而上比者,与古为徒。其言虽教,谪之实也。古之有也,非吾有也。若然者,虽直而不病,是之谓与古为徒。若是则可乎?”
    仲尼曰:“恶!恶可!大多政,法而不谍,虽固亦无罪。虽然,止是耳矣,夫胡可以及化!犹师心者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0-30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水清浏   

GMT+8, 2019-3-27 06:14 , Processed in 0.184236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