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水清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火意

[分享] 《白话庄子》张玉良主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0 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之无用之用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0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中的林木,是自己砍伐着自己;油脂生着了火,是自己煎熬着自己。桂皮可以做食用香料,所以人们砍了它;油漆可以漆家具,所以人们割了它。人人都知道有用的用处,却不知道无用也有它的用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1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德   充   符
        (臧  振译)


    鲁有兀者王骀,从之游者与仲尼相若。常季问于仲尼曰:“王骀,兀者也,从之游者与夫子中分鲁。立不教,坐不议,虚而往,实而归。固有不言之教,无形而心成者邪?是何人也?”
    仲尼曰:“夫子圣人也,丘也直后而未往耳。丘将以为师,而况不若丘者乎!奚假鲁国!丘将引天下而与从之!”
    常季曰:“彼兀者也,而王先生,其与庸亦远矣。若然者,其用心也独若之何?”
    仲尼曰:“死生亦大矣,而不得与之变;虽天地覆坠,亦将不与之遗。审乎无假而不与物迁,命物之化而守其宗也。”
    常季曰:“何谓也?”
    仲尼曰:“自其异者视之,肝胆楚越也;自其同者视之,万物皆一也。夫若然者,且不知耳目之所宜,而游心乎德之和;物视其所一而不见其所丧,视丧其足犹遗土也。”
    常季曰:“彼为己以其知,得其心以其心。得其常心,物何为最之哉?”
    仲尼曰:“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唯止能止众止。受命于地,唯松柏独也正,在冬夏青青;受命于天,唯舜独也正,为万物之首。幸能正生,以正众生。夫保始之征,不惧之实。勇士一人,雄入于九军。将求名而能自要者,而犹若是,而况官天地,府万物,直寓六骸,象耳目,一知之所知,而心未尝死者乎!彼且择日而登假,人则从是也,彼且何肯以物为事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2 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鲁国有一个受过刖刑的人叫王骀,他的学生多得与孔子差不多。鲁国贤人常季问孔子:“王骀,一个断了腿的人,随从他游学的人与先生一样多,占了鲁国的一半了。他站起来不说教,坐下去不议论;人们却是虚心前往,充实而归。世上果真有不用言谈的教诲,果真有忘记形骸而德性完美的人吗?他是个什么人呢?”
    孔子说:“那位先生是个圣人。我是因为没有来得及才没有去请教他。我将要以他为老师,更何况不如我的人呢!岂但鲁国,我将要引导天下人去向他学习。”
    常季说:“他是个受过刖刑的人,却比先生您更神气,那么寻常人离他就更远了。既是这样,那么他的运用心智又有怎样的特点呢?”
    孔子说:“生、死是比刖刑更大的刺激,也不能使他的精神状态发生改变。就算是天翻地覆,他这精神状态也不会随之丧失。实在是纯粹到没有毛病可挑了,不会随着境遇的改变而改变。他掌握着万物变化的规律,而使自己居于枢纽的位置。”
    常季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孔子说:“从事物的差异性的角度看,同居于一身之中的肝与胆,就像楚国与越国一样遥远;从事物的共同性的角度来看,万物都是一回事。看到这一点的人,对常人耳目所见声色之类的适宜或不适宜,就听而不闻、视若无睹了。他只醉心于道德的包容万物,看到万物的共性而看不见事物会丧失什么;他看自己失掉了双腿与丢失了一个土块没有多大区别。”
     常季说:“他也不过是为他自己而已。他以他的智力掌握了自己的心理状态,以自己的心理状态悟得了万物共同的常理。为什么人们要聚集起来尊崇他呢?”
    孔子说:“人都不用流水而用止水作为镜子,因为只有在静水里才能看清自己的形象,于是大家便聚到这里来了。生命力来自大地的,数松柏最有正气,所以冬夏常青。生命力来自天的,数舜最有正气,所以处在万物之首。有幸能得到这种正气,所以能使自己正,自然也就成为万物的榜样。保有这种充满正气的生命力,就能令人无所畏惧。一个勇士,以其英雄气概,可以冲到十万敌军之中;为了求取功名,能发誓置生死于度外,便能这样勇敢。更何况是取法天地、包容万物,以头、身、四肢为暂住之所,以耳目闻见为可有可无,令其智慧所感知的一切归于至道,而心中仍然充满生机的那种人。他正打算选择时日远离尘世而去。是人们要追随他;他怎么会对追名逐利、哗众取宠感兴趣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2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申徒嘉,兀者也,而与郑子产同师于伯昏无人。
    子产谓申徒嘉曰:“我先出则子止,子先出则我止。”其明日,又与合堂同席而坐。子产谓申徒嘉曰:“我先出则子止,子先出则我止。今我将出,子可以止乎?其未邪?且子见执政而不违,子齐执政乎?”
     申徒嘉曰:“先生之门,固有执政焉如此哉?子而说子之执政而后人者也?闻之曰:‘鉴明则尘垢不止,止则不明也。久与贤人处则无过。’今子之所取大者,先生也,而犹出言若是,不亦过乎!”
    子产曰:“子既若是矣,犹与尧善,计子之德不足以自反邪?”
    申徒嘉曰:“自状其过以不当亡者众,不状其过以存者寡。知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唯有德者能之。游于羿之彀中。中央者,中地也;然而不中者,命也。人以其全足笑吾不全足者多矣。我怫然而怒,而适先生之所,则废然而返。不止先生之洗我以善邪?吾与夫子游十九年矣,而未尝知吾兀者也。今子与我游于形骸之内,而子索我于形骸之外,不亦过乎!”
     子产蹴然改容更貌曰:“子无乃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3 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国贤者申徒嘉是一个受过刖刑的人,他与郑国执政子产都是伯昏无人的学生。子产对申徒嘉说:“如果我先出去,那么你就等一会再走,如果你先出去,那么我就等一会再走。”第二天他们又坐在一起听课。子产对申徒嘉说:“如果我先走,你就等一会走,要是你先出去,我就等一会走,现在我打算走了,你看你是等一会走呢,还是不等呢?再说你遇到宰相不避让一下,难道你跟宰相一样吗?”
    申徒嘉回答说:“老师的门下,竟然有当宰相当成这个得意洋洋的样子的吗?你正是因为喜欢你那个宰相位子而落后于别人的人!你听说过这句话吗:‘镜子明亮,灰尘就留不住;灰尘留住,镜子就不明亮了。人与贤者相处时间长了就能够没有过错。’现在你学习大道理的对象就是先生,你怎么竟然说出这样没有水平的话来了,这不是太不像话了吗?”
    子产反唇相讥说:“你已经成了这个受过了刑的残废样子,还想和帝尧比德性高洁呢!算一算你的德行,看看够得上够不上弥补罪过吧!”
    申徒嘉说:“文饰自己的过失,认为够不上刖刑的人不多;不掩饰自己的过失,认为应当受刖刑的人很少。知道受刖刑不是人力所能扭转,因而处之泰然,好像生命中注定一样,只有道德高尚的人能够做到这点。人们好像游荡在善射后羿射程之内的猎物,处在中央地区,更是中箭的地方,然而竟然没有被射中,那不过是命运的偶然,与本人德性没有多大关系。因为自己有两条腿而耻笑我只有一条腿的人是很多的。开始我很气愤,恨他们不懂这是命运。后来来到伯昏先生这里,就幡然醒悟,知道愤怒也是不知命的表现。你不懂得先生以他的善美的德行陶冶了我吗?我跟从先生已经十九年了,十九年来,不再知道我是一个残废的人。现今你与我以其师从先生,在精神领域陶冶高尚品德,而你却在精神领域之外,身体形象方面要求我,这不是太不像话了吗?”
    听到这里,子产陷入窘态变了脸,羞惭地打断申徒嘉的话:“你不要那么嚷嚷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4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鲁有兀者叔山无趾,踵见仲尼,仲尼曰:“子不谨,前既犯患若是矣。虽今来,何及矣!”
    无趾曰:“吾唯不知务而轻用吾身,吾是以亡足。今吾来也,犹有尊足者存,吾是以务全之也,夫天无不覆,地无不载,吾以夫子为天地,安知夫子之犹若是也!”
    孔子曰:“丘则陋矣。夫子胡不入乎,请讲以所闻!”
    无趾出。孔子曰:“弟子勉之!夫无趾,兀者也,犹务学以复补前行之恶,而况全德之人乎!”
    无趾语老聃曰:“孔丘之于至人,其未邪?彼何宾宾以学子为?彼且蕲以諔(chu)恑幻怪之名闻,不知至人之以为是为己桎梏邪!”
    老聃曰:“胡不直使彼以死生为一条,以可不可为一贯者,解其桎梏,其可乎?”
    无趾曰:“天刑之,安可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5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鲁国有个受过刖刑、被锯掉脚趾的人,叫叔山无趾。他用脚后跟移动着来见孔子。孔子说:“你不谨慎,所以犯罪受刑成了这个样子。现在你虽然肯来请教我,又怎么能挽回损失呢?”
   无趾说:“我是因为不识时务而轻率地挺身而出,所以我失掉了足。现在我来求教,还有比足尊贵的部分存在着。我是为着这一部分的保全才来请教你的。人常说,天无所不盖,地无所不载;我把先生您当成天和地,没想到先生这样对待我!”
    孔子说过:“看来是我浅陋了。先生您不妨进来坐吧!请给我们讲讲你所听过的道理。”
    无趾离开后,孔子说:“学生们:你们好好努力吧!看那无趾,是个受过刖刑的人,还努力求学以便弥补自己过去行为造成的恶果,更何况你们还是些完整的人啊!”
    无趾对老子说:“孔丘有没有达到‘至人’的标准呢?他怎么忙不迭地以学生自居?他将以追求希奇古怪的枝节道理而闻名于世,却不知道‘至人’是把那些道理视为枷锁的。”
    老子说:“你怎么不直接引导他认识把生死看做一回事、视‘可以’或者‘不可以’为同出一源这一道理,拿这来解除他的精神枷锁,岂不是更好吗?”
    无趾说:“自然给予的刑罚,怎么解脱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6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鲁哀公问于仲尼:“卫有恶人焉,曰哀骀它。丈夫与之处者,思而不能去也。妇人见之,请于父母曰:‘为人妻宁为夫子妾’者,十数而未止也。未尝有闻其唱者也,常和人而已矣。无君人之位以济乎人之死,无聚禄以望人之腹。又以恶骇天下,和而不唱,知不出乎四域,且而雌雄合乎前,是必有异乎人者也。寡人召而观之,果以恶骇天下。与寡人处,不至以月数,而寡人有意乎其为人也;不至乎期年,而寡人信之。国无宰,寡人传国焉。闷然而后应,汜而若辞。寡人丑乎,卒授之国。无几何也,去寡人而行。寡人恤焉若有亡也,若无与乐是国也。是何人者也?”
     仲尼曰:“丘也尝使于楚矣,适见豚子食于其死母者,少焉( )若皆弃之而走。不见已焉尔,不得类焉尔。所爱其母者,非爱其形也,爱使其形者也。战而死者,其人之葬也不以();资刖者之屦(ju),无为爱之;皆无其本矣。
    “为天子之诸御,不爪翦,不穿耳;取妻者止于外,不得复使。形全犹足以为尔,而况全德之人乎!今哀骀它未言而信,无功而亲,使人授己国,唯恐其不受也,是必‘才全’而‘德不形’者也。”
    哀公问:“何谓‘才全’?”
    仲尼曰:“死生存亡,穷达贫富,贤与不肖,毁誉、饥渴、寒暑,是事之变,命之行也;日夜相代乎前,而知不能规乎其始者也。故不足以滑和,不可入于灵府。使之和、豫、通,而不失于兑;使日夜无郤,而与物为春,是接而生时于心者也。是之谓‘才全’。”
   “何谓‘德不形?”
    曰:“平者,水停之盛也。其可以为法也,内保之而外不荡也。德者,成和之修也。‘德不形’者,物不能离也。”
    哀公异日以告闵子曰:“始也吾以南面而君天下,执民之纪而忧其死,吾自以为至通矣。今吾闻至人之言,恐吾无其实,轻用吾身而亡其国。吾与孔丘,非君臣也,德友而已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7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鲁哀公问孔子:“卫国有一个丑八怪,名叫哀骀它。男人们同他相处,想念得不忍离去;女人们见了他,请求自己的父母说:‘与其成为别人的妻子,不如成为哀骀先生的婢妾’,这样的男人和女人已经有了十多个还不止呢!从来没有听到他率先讲什么,他经常只是答应别人而已。他没有国君那种可以救人不死的地位,没有可以让人吃饱肚皮的钱财,又长了一副天下人见了都会害怕的丑模样,只在那里应答而从来不用宣扬什么来招引人,知名度也没有超出楚国的过境。就这样,人们乐意和他相处,就像雌雄相随一样不愿分离。这个人必定有与一般人不一样的地方吧?我把他召唤来一看,果真丑的谁见了都会害怕。他与我相处不到一个月,我已经有意要学习他的为人;不到一年,我就很信任他了。国家唯有合适的宰相,我要把国政交给他,他沉闷半晌答应了,心不在焉地似乎要推辞。我自愧不如,硬把国政交给了他。没有过多少时间,他离开我走了。我有心忡忡地好像失去了什么,身为国君却找不到值得快乐的地方。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孔子说:“我曾经出使楚国,路上看见猪娃正在吃已经死去的母亲的奶,忽然惊诧地扔下母猪跑开了。因为他们发现,母猪不像往日一样注视它们,又与往常有些异样。这说明它们所爱的母亲,不是爱它的形象,而是爱它作为母亲的精神。战场上牺牲的人,在埋葬时就不用避凶邪的羽扇装饰棺材送葬,因为战死者本身就是不避凶邪而死的。给刖足的人送鞋,刖足人也没办法喜爱。这些都说明,失去本质,外形就没有意义了,精神比外形更重要。”
    “为天子挑选嫔妃,不需要她修剪指甲,佩戴耳环;匹夫娶妻者,暂时在外修养,免服徭役。这是让形体完美。形体完美就可以使人爱恋,更何况是精神道德完美的人啊!现在这个哀骀它不说话就取得了信任,没有什么功劳而令人亲近,甚至把国家政权交给他,还生怕他不接受,这人一定是个‘才全’而‘德不形’的人。”
     哀公问:“什么叫‘才全’呢?”
孔子说:“死和生,存与亡,困难与顺利,贫穷和富裕,品德好与不好,贬斥与赞誉,饥饿、干渴、寒冷、炎热,这些人事遭遇的变化,都是天命运行的结果,象时间推移、昼夜更替一样,靠人的智力是不足以左右它的发生的。因此,这些事情不足以扰乱心灵的和谐,宁静、通达而且不失热情,使这种状态昼夜保持、没有间断,因而不论遭遇何物都给它带来春天般的融洽。这种人,你一接触他就感到心中温暖如春。这就叫‘才全’。”
     哀公问:“什么叫‘德不形’?”
     孔子说:“公平,没有比静止的水更公平的了,所以它可以作为镜子,成为标准。内心保持像静水一样的平静,不因外物冲击而动荡,这种能够成万事、和万物的修养,就叫做‘德’。这种‘德’无需靠形貌来文饰,然而万事万物都亲近它,离不开它,这就叫‘德不形’。”
     此后有一天,哀公对孔子的弟子闵子说:“原先我以为向南而坐,成为天下之君,掌握着管理人民的法纪,而又关心让人民的死活,这就算是最通达了。现在我听了关于道德完美的人的这番话,我担心没有治理天下的实际的道德修养,会轻率地行动而导致亡国。从今后,我跟孔子不是什么君臣关系,而是道德修养过程中的朋友而已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8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闉(yin)跂支离无(左月右辰 )说卫灵公,灵公说之;而视全人,其脰(dou)肩肩。瓮(上央下瓦)大瘿(ying)说齐桓公,桓公说之;而时间视全人,其脰肩肩。故德有所长而形有所忘,人不忘其所忘而忘其所不忘,此谓诚忘。
     故圣人有所游。而知为孽,约为胶,德为接,工为商。圣人不谋,恶用知?不斫(zhuo),恶用胶?无丧,恶用德?不货,恶用商?四者,天鬻也。天鬻者,天食也。既受食于天,又恶用人!有人之情,无人之形。有人之形,故群于人,无人之情,故是非不得于身。眇乎小哉,所以属于人也;警乎大哉,独成于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8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佝偻瘸腿兔唇的人叫闉跂支离无( ),游说卫灵公。卫灵公很喜欢他;再看那些肢体完全的人,只觉得那些人羸弱瘦小很难看。一个脖子上长着瓮盆般大小的瘤子的叫瓮( )大瘿的人游说齐桓公。桓公很喜欢他;再看那些肢体正常的人,只觉得那些人脖子细细的怪难看。这说明道德超过常人的人,人们就不再注意他的形体。人们不忘记应该忘记的外形,却忘记了不应该忘记的道德,这才是真正的健忘。
     所以,圣人有他置身和用心的地方。常人把智慧用于分析是非,礼节用于巩固关系,德行用于接人待物,技巧用于售出商品。圣人不图谋利益,何必运用智术?不雕琢装饰,何必对关系加以巩固?不丧失什么,何必以德行来招引?不贪财货,何必忙于交易?智慧、信用、德行、技巧这四个方面,是自然赋予人类社会的。既是自然赋予的,人就靠这些谋食为生。谋食为生的方式既然是天然形成的,又何必用人力去扭曲它呢!圣人有人的形象,没有世俗的情感。因为有人的形象,所以生活在人群中;因无世俗情感,所以不陷于是非之中。形体是渺小的,所以混迹在人群中;精神是博大的,独自沟通与天地自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9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惠子谓庄子曰:“人固无情乎?”
    庄子曰:“然。”
    惠子曰:“人而无情,何以谓之人?”
    庄子曰:“道之与貌,天与之形,恶得不谓之人?”
    惠子曰:“既谓之人,恶得无情!”
    庄子曰:“是非吾所谓情也。吾所谓无情者,言人之不以好恶内伤其身,常因自然而不益生也。”
    惠子曰:“不益生,何以有其身?”
    庄子曰:“道与之貌,天与之形,无以好恶伤其身。今子外乎子之神,劳乎子之精,倚树而吟,据槁梧而瞑。天选子之形,子以坚白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9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惠子问庄子:“人就应当没有情感的吗?”
    庄子答:“是的。”
    惠子说:“人连一点情感都没有,怎么算得上是人?”
    庄子说:“天道给了他人的相貌,自然生成他人的形象,怎么不能算是人?”
    惠子说:“既然为人,怎么能没有情感!”
    庄子说:“你所说的‘情’不是我所说的‘情感’。我所说的‘没有情感’,指的是不要因爱好或憎恶涉足是非,伤害身体;经常注意顺应自然而不要人为地给生命增添些内容。”
    惠子说:“不给生命增添内容,怎么能有人的身体?”
    庄子说:“天道给了人的相貌,自然给了人的形体,人自己则不能因爱好或憎恶伤害身体。现在你向外消耗你的神气,劳累你的精力,扶着树沉吟,靠着那个梧桐做的琴冥思苦想。天授给了你的形体,你却抱着‘坚、白、石三’、‘白马非马’之类的理论,声嘶力竭地奔走呼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25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  宗  师
           (臧  振译)
      知天之所为,知人之所为者,至矣。知天之所为者,天而生也;知人之所为者,以其知之所知以养其知之所不知,终其天年而不中道夭者,是知之盛也。
     虽然,有患。夫知有所待而后当,其所待者特未定也。庸讵知吾所谓天之非人乎?所谓之人之非天乎?
     且有真人而后有真知。
     何谓真人?古之真人,不逆寡,不雄成,不谟士。若然者,过而弗悔,当而不自得也。若然者,登高不栗,入水不濡,入火不热。是知之能登假于道者也若此。
     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食不甘,其息深深。真人之息以踵,众人之息以喉。屈服者,其嗌(ai)言若哇。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
     古之真人,不知说生,不知恶死;其出不欣,其入不距;脩然而往,脩然而来而已矣。不忘其所始,不求其所终;受而喜之,忘而复之,是之谓不以心捐道,不以人助天。是之谓真人。
     若然者,其心志,其容寂,其颡(sang)( );凄然似秋,暖然似春,喜怒通四时,与物有宜而莫知其极。
     故圣人用兵也,亡国而不失人心;利泽施乎万世,不为爱人。故乐通物,非圣人也;有亲,非仁也;天时,非贤也;利害不通,非君子也,行名失己,非士也;亡身不真,非役人也。若狐不偕、务光、伯夷、叔齐、箕子、胥余、纪他、申徒狄,是役人之役,适人之适,而不自适其适者也。
     古之真人,其状义不朋,若不足而不承;与乎其觚而不坚也,张虎其虚而不华也;邴邴乎其似喜乎,崔乎其不得已乎;滀乎进我色也,与乎止我德也;历乎其似世乎,謷乎未其可制也;连乎其似好闭也,挽乎忘其言也。以刑为体,以礼为翼,以知为时,以德为循。以刑为体者,绰乎其杀也;以礼为翼者,所以行于世也;以知为时者,不得已于事也;以德为循者,言其与有足者至于丘也,而人真以为勤行者。故其好之也一,其弗好之也一。其一也一,其不一也一。其一与天为徒,其不一与人为徒。天与人不相胜也,是之谓真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水清浏   

GMT+8, 2019-3-25 15:27 , Processed in 0.251704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