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水清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86|回复: 17

[原创] 【穿越大唐】笛语天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12 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穿越大唐】笛语天涯

01、一梦怀忧,殿上函香领命。 02、华山偿愿,溪边白笛初逢
03、白衣婀娜,含羞初进笛府  04、江湖大佬,醉酒竟戏佳人
05、负荆请罪,江湖大佬解厄  06、玫影疗伤,笛语惜别婀娜
07、宝镜降妖,和尚力收魅影  08、孽缘如梦,名僧忍绝莫愁
09、笛语怀愁,闲云议倡诗社  10、桃源提议,采薇众友咏唐 



坑,待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回:一梦怀忧,殿上函香领命 2014.01.11 

  自古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话说公元某某年,各国早已偃旗息鼓,弃甲归耕,从商从工,各得其所,天下已是一片详和之势。蓬莱之中,早有一国,物华天宝、民心拥护,是为忘忧公国,国主笃信佛教,自名红尘一僧,礼贤下士、和蔼近人,国民以和尚相称,亦不为恼。家国安康,和尚更是逍遥自在,这一日,和尚携群臣登山观海,口吟一联,单说其胸境,便是非同一般:

    水阔风徐,一叶云帆归大海;
    枫燃岭旷,数声秋雁掠长空。


  是夜,和尚挑灯晚读,倦意袭来,竟至和衣卧倒。睡眠未久,朦胧间似身临旷野,秋风萧瑟,天地苍茫。未几,又有冷雨飘摇而至,淅淅沥沥,和尚触景生情,不由生出一些伤感来,恍惚又见前面许多城隍庙宇、亭台楼阁,皆在风雨中默默凝立。和尚欲迈步前访,脚下难动分毫,想着呼唤值事太监,又张口无声,一身冷汗,大惊而醒。坐起僧床,暗自寻思:我忘忧公国传承至今,已经八百余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不想今夜却忽生此梦,似有所预。遂无心睡眠,坐案前批阅朝文,只待天明。

  翌日,早早上朝,群臣陆续而来,众人见和尚已然在座,皆大讶,跪拜叩首,和尚曰:“众爱卿平身!朕今日早朝,只因夜有所梦,苦思却难知究竟。”遂将昨梦细细说与群臣。太常月色如水左列步出,“吾皇万岁!时值深秋,风雨寒霜皆为自然气象,臣等愿加倍礼乐,以咏太平,吾主不必多虑!”和尚颔首,眉间却仍不能舒解。

  资政殿大学士苓鹤居士出列,朗声道:“昔樊川居士曾有诗云‘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正应皇上此梦,皇上事佛,而盛唐已远,想来冥冥中有所感应。古时秦始皇泰山封禅,现国中有华山旧址,原为穿越之处,已幽闭多年,不若遣使穿越回大唐,探访古风民情,为吾皇了此心愿!”和尚一听此言,龙颜大悦,遂颁下旨令,着令宰相枕函香安排此事。正是:

    八百楼台一梦中,秋风秋雨老英雄。
    大唐此去谁知路?穿越千年访旧衷。


  此宰相枕函香者,出自三公之家,将门之后,又名枕大官人,颇有才能,上得和尚之心,下得民众拥护。函香当日领此旨意,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大意,况国家安宁,诸事皆可亲自安排,遂颁下告示,号召各路英雄豪杰、才子佳人、甚至平头布衣,皆可报名参与华山穿越,同至大唐。一时间街坊议论纷纷,有奋然欲往者,有念及家小而存顾虑者,有观望以待者……,莫衷一是,更有外邦人士,久仰盛唐之名,亦欲前往。

  【欲知穿越盛事如何进行,大唐风情与今何异,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02: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回:华山偿愿,溪边白笛初逢 2014.01.16

  书接上回,宰相枕函香颁下告示,号召穿越大唐,更拨以诸多资助及奖励。张榜三日,报名者众,函香亲自挑选六十人,以朝中阁老等待邂逅率队,各授锦囊一只,吩咐至大唐时方可拆视,又派精兵一千,沿途护送,兼押运粮饷。出发之日,百官送行,方圆百里,民众蜂涌而至。争相观之,官道之中,众人已各换新妆,彼此竟难相识,大家或抚琴横笛,或腰悬长剑,或回眸浅笑,不一而足。穿红着绿,妩媚如仙者,是窈窕伊人;衣袂飘飘,踏歌而来者,有翩翩才子。

  既得精兵护送,大家一路谈笑风生,略无拘束。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不出半月,一行人已来到华山。华山奇险,天下第一,啧啧赞叹之时,邂逅早领大家来到一处桃源洞天,视之则以溪水为帘,林荫相蔽,众人矮身而入,闻身侧有流水潺潺,若宫若商,如钟似磬。穿行未久,眼前豁然开朗,前有一小潭与瀑布相接,潭水清澈见底,瀑布之下则烟雨迷蒙,不知所终。潭前早有小舟数只相候,邂逅展颜一笑,命随从将众人各以黑纱封眼,带大家上船,仔细交待后,一声令下,各小舟飞向瀑布之中。众人心情,各有参差,有诗为证:

    此别亲朋向盛唐,华山洞府湿衣裳。
    未知前路谁知己,一曲笙箫眺远方。

  约摸三四个时辰,忽觉脚下坚实,并闻山泉鸟语,睁眼观之,却已身于一山前,放眼处浓荫蔽日,清幽无比,百步之外,便有一溪,临镜举手投足,已翩翩然一古代公子,不记来时之路,不记现代之言。恍惚间,知已名笛语天涯,有老母在堂,姐姐、姐夫同住,良田数顷,以作衣食之出。笛语行至无人处,开锦囊视之,内已具言穿越事,及众人各有奇遇,早在预料之中,并附一本《唐朝生存手册》,笛语心中方稍稍为安,不作细表。

  且说另一处,一位婀娜佳人此番亦同来华山,穿越后出身在太医家,是为小女,唤作白衣婀娜,上有一兄,名为幽篁听风。一日,兄长因事外出,婀娜独坐无趣,循着好奇之心,四处闲步。春光迤俪,渐忘路之远近,不多时,婀娜来至一清溪旁,见有荷花数朵,点缀于碧水中,凌波沐风,有如仙子,不觉诗心大发,吟道:

    数朵娇柔分外香,盈盈玉立水中央。
    粉红花瓣含羞绽,翠绿衣裙为客妆。

  闲吟间,婀娜纤手轻抬,足下娉娉婷婷,莲步轻移,竟自顾自地随风起舞,洁白衣裙,旋转于春风中,尽显娇柔百态。笛语此时刚阅了锦囊,正对着溪水出神,忽听得吟诗,循声则见佳人歌舞,赞叹之时,也没忘了鼓掌,略一沉吟,又续下佳人诗句:

    旭日醒来风软软,露珠滑落叶凉凉。
    此心愿与伊相伴,共浴春波到梦乡。

  婀娜乍听得陌生人声,惊慌间脚下一滑,险些摔倒,却是凝脂玉手不小心划至一落木间,一丝殷红鲜血,汩汩流出,婀娜正不知如何是好,笛语已迅步走到身旁,婀娜观之,来人面如冠玉,腰间一笛,亦是一袭白衣,玉树临风,想来应是哪家公子,心中敌意遂减。笛语见婀娜尴尬,相视一笑,一边自我介绍,一边撕下一小片衣衫,小心包扎,万分怜疼之心,悄现于脸上。

  【欲知婀娜与笛语相见,又衍生出些如何故事来,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02: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回:白衣婀娜,含羞初进笛府 2012.12.23

  书接上回,且说当日笛语正横笛溪畔,适逢一位佳人,不小心划破手指,笛语甚为关切,更欲请之寒舍一叙,欣喜佳人竟然答应了,心下暗暗欢欣,观此佳人芳龄二八,娉娉婷婷、吐气如兰,举止间竟有羞花闭月之貌,沉鱼落雁之姿,当下心中泛起无限温柔,问了佳人方知叫“白衣婀娜”,名如其人,笛语叹之尤甚,心中暗暗记下,思潮渐起,略过不提。

  一路上婀娜姑娘兴奋不已,清清泉水,便停下来掬水欢呼,鸟语花香,更少不了惊喜一番,天真之至,想必婀娜姑娘应是大家闺秀,以前较少出门的。笛语穿越至大唐,在此隐居未久,此时方叹大唐美女如斯,真是相见恨晚,现代虽有美女,但多少都沾染了些俗气,是万万比不上婀娜的。

  笛语心念一转,随吟一句:“佳人相伴,一路花香鸟语”,婀娜正在沉醉于大自然美之间,忽闻此句,顺口而答:“公子同行,满眸水秀山青”,忽又盈盈一笑,“笛语悠扬,仙乐似从天外至”,笛语心下大惊,这位婀娜佳人看似漫不经心,然对句和出句浑然天成、工整好句,才情不浅呵!暗自沉思,方朗声而答:“秋波莞尔,佳人曾在梦中逢”,如此数番出对句,平日里笛语自命不凡,如今愈是对婀娜钦佩有加。有婀娜相伴,却也好生逍遥,只恨暑日当空,时光太速,不多时,双双已近笛语山居。

  正和婀娜边走边闲聊间,前面花园门开处,里面传来谈笑声,笛语一乐,忽又听得江湖大佬的声音:

    软软轻烟卧小塘,深宵谁立清风里。
    长安古巷有琴传,边塞征人闻笛起。

  笛语略略感叹,此大佬以前不通诗词,自从与姐姐相逢后,竟也学乖,有模有样地跟姐姐学起诗词来了,这不,他此几句还吟得字正腔圆,格律竟然无误,看来爱情的魔力真是强大哇。思索间,便欲领婀娜上前问好。

  尚未进花园,便又传来薛涛姐姐的笑骂,“你这粗人,平时舞刀弄剑,竟也吟得如此,今日且饶了你洗碗差事”,说罢,顺口吟出后两联:

    远望空中久寂寥,相思梦里长寻觅。
    大唐携手诉衷肠,莫使痴情分两地。

  笛语回看婀娜,此时她见有笛语家人在前,脸上露出些些羞涩,与一身白衣,却是交相辉映,更是美丽温柔之至。笛语便欲牵婀娜的玉手,给姐姐、姐夫引见。

  【此番婀娜进了笛府,欲知端的,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02: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回:江湖大佬,醉酒竟戏佳人 2012.12.25

  上回说到,白衣婀娜与笛语一路聊天对句,风光旖旎中来到笛府花园,忽闻得大佬与薛涛姐姐对诗,便携手婀娜上前笑道:“姐姐、姐夫,今日如此雅兴,真是难得啊!”薛涛眼尖,见笛语身后还藏着位娇羞无限的美人儿,巧笑道:“笛语,今日走了桃花运,哪里相识了如此一位天仙?”,婀娜闻言,羞得面红耳赤,忙莲步上前,盈盈道了个万福,“奴家白衣婀娜,今日花溪迷路,逢着笛语相助,在此见过姐姐、姐夫!”。

  那大佬似还沉浸在刚才的对诗中,叵一转身,脚下来了个趔趄,饶他一身三脚猫功夫也差点摔倒,眼睛却傻呆呆地瞪着婀娜,“哇噻,敢情是仙女下凡,好个标志的美人儿!”说罢哈剌子流了一地,薛涛闻言,恨恨地踩了大佬一脚,大佬也顾不得了痛疼,忙招呼道,“婀娜快快请进,时近晌午,就在我们这午餐吧!”。笛语一听,也故意加大了声音,道:“好呐,正巧婀娜可尝尝姐姐厨艺了”,说罢,回眸示意婀娜,先携了佳人玉手,一起入客厅,斟茶聊天,说些华山故事。

  在大佬的卖乖相助下,不到半个时辰,一桌香喷喷的饭菜便已摆好,大佬拿出我们穿越华山之时,特地从现代带来的茅台国酒,顿时满室飘香,众人啧啧不已,却是婀娜,挡不得大佬一番伶牙利齿油嘴滑舌,勉强喝了两杯。大佬自己则喝得红光满面,觥筹交错间,几人又少不了一番问长问短,嘻笑打趣,婀娜皆一一从容作答,不作细表。高兴之间,大佬也没忘了在佳人面前表现一番,有诗为证:

    二八人儿一朵花,不知插在那谁家?
    此间笛府多才子,得遇春风送彩霞。


  各位看官,俗云:“无酒不成宴,无事不成书”,光论这诗,薛涛便生了些暗泪,“这厮,当初教他好好学诗填词,婀娜面前,他却如此现丑!”当下不理大佬,也不对诗,只是不停夹菜给婀娜,婀娜应接不暇,闻大佬之诗,心知俗了些,却也勉强奉承,赞誉一番。

  大佬上午吟诗得了姐姐表扬,此刻又得佳人夸赞,正是喜不自禁,复又提议,“我和你姐姐上午吟诗,不如现改对联,也好教大家休得小觑了大佬。”,笛语不好扫他兴,也知婀娜才情内蕴,便点头应许。

  笛语略一沉思,随吟一句“华山穿越谁知己?”,大佬答曰“大佬咕咚酒醉人”,一边笑倒了薛涛,婀娜勉强忍住,眸中却盈了些笑泪。婀娜接着出句:“自在春风嬉小渡”,薛涛对以“飘摇晨雨润青山”,复又笑向大佬,“呆子,该你出句了!”,大佬粉脸一红,碍着婀娜在旁,假装大度,却又醉脸痴痴地转向婀娜:“大佬多情,婀娜可动芳心否?

  真应了古句“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大佬之前吟诗不雅,尚可容他,如今酒后竟说出此等语句来,薛涛闻言气不打一处来,提了酒瓶,当场便要与大佬翻脸。

  【欲知大佬能否化解此厄,笛语如何抚慰婀娜,且待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02: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回:负荆请罪,江湖大佬解厄 2014.01.08

  上回说到,婀娜初进笛府,却因大佬酒醉,说出些不三不四的言语来。众位看官,这大佬平日油嘴滑舌,沾花惹草,今日遇了婀娜,一时收摄不住心神,惹得薛涛火冒三丈。薛涛一时气急,拿了酒瓶,便朝大佬方向砸将过来,大佬眼疾手快,连忙接住,粗红着脸连声告饶,“姑奶奶,大佬不敢!酒醉一时失口,原不是有心的!”薛涛气得皓牙紧咬,碍着婀娜在场,还将气生生吞下,又和笛语一起,千般不是,万般抱歉地抚慰婀娜。

  大佬心知错已酿成,急步逃离战场,刚至廊前,忽听前面一声低喝:“吾儿,你这待去哪里?发生何事,且告知老身!”原来,笛母晚年信佛,早在厢房中斋饭完毕,此时正独自花园中闲步,见大佬匆匆间颜色有异,忙问了个究竟,“亏你平日间结交朋党,称兄道弟,如今对客人此般无礼,还不速速前往赔罪!”大佬虽然油滑了些,但平日素重江湖义气,道理还是懂的,此刻闻笛母相训,自知理亏,口中连连称是,便原路返回。

  却说这边,大家皆已餐毕,坐于客厅,侍女上茶,笛母进来,坐于上位,众人忙起身给笛母请安,再分宾主坐下。婀娜道了声万福,盈盈拜见笛母,虽是初来,却也落落大方,答对如流。笛母见婀娜如绿柳扶风,又是秀外慧中,心中暗暗夸赞不已。众人寒暄数句,大佬一脸羞愧,起身抱拳:“婀娜妹妹,大佬刚才酒后失言,还请治罪!”婀娜起身,语出如莺:“姐夫不必多礼,一路听笛语述及姐夫江湖侠义、打抱不平,婀娜好生敬仰,此番姐夫无心之过,又何罪之有?”

  薛涛虽有不乐,见婀娜如此大度,更不好发作,气也消了一半。在笛母的坐镇下,大家气氛渐趋缓和,笛语又搬出些日常字画,供众人欣赏品评,大家各是书香门第,自幼没少受此熏陶,此时更是兴致勃然,议论纷纷,各觉颇多收益,就连大佬,也抓耳挠腮,对笛语钦佩万分。

  约摸过了一个多时辰,婀娜抬望窗外,日渐西斜,便欲辞归,笛语惆怅万千,留之不得,只好起身相送。此番与婀娜相遇伴行、府中相处,在笛语心中,渐渐种下了情愫,待来日春风催发,便引出一段恩爱姻缘来,此是后话,暂且不提。有道是:

    溪畔欣逢渐种情,前缘本已共卿卿。
    此时一别相思夜,独坐窗前对月明。


  且说笛语送婀娜刚出花园,忽听得有女子低低的呻吟声,循声过去,忽见一年轻女子倚靠围墙外,只见她秀发披肩、一袭白色衣裳,却用手捂住左肩,从指缝间渗出不少血迹,染在洁白的衣衫上,触目惊心。婀娜不曾见过此等光景,一声惊呼!有分教:

    是真是幻?狐尾难藏妖魅影;亦侠亦情,红尘谁解女儿心!

  【欲知此女子何人,笛语与婀娜别后何时重见,且待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回:玫影疗伤,笛语惜别婀娜 2014.02.18

  书接上回,笛语送婀娜刚出花园,见一绝色女子负伤于墙外,遂与婀娜急步上前,小心扶起女子,并唤了姐姐、姐夫出来相助,大佬久厮混于江湖,略会些外伤处理,当即和笛语一起,搀扶女子进入客房,细细检查伤口,并敷了金创药,护其躺下。

  大佬见女子已无大碍,觑着薛涛走开,暗暗观之,则楚楚涟涟,举止间甚为妖艳,不由得生了些怜香惜玉之心,大佬虽没动歪念,却也私下赋词一首,美其名为品鉴,调寄清平乐:

    星眸暗锁,玉体轻陈卧。何处飞来霞两朵?羞煞红妆素裹。
    千年寂寞谁知?樱唇无限娇痴。偶尔一声疼痛,教人心上参差。


  未几,薛涛熬了滋补汤药,端入房中,亲自细细喂服。女子满是感激,胸口起伏,自言道:“小女闺名玫影,自幼与家父相依为命,今日在林间采集蘑菇,因容貌娇好,被一恶人撞见,便要非礼小女,虽奋力反抗,然小女气力终弱,觑得机会方侥幸逃出,肩头却是负了伤。”大佬一听,气得炸开了锅,磨拳擦掌,就欲冲出给玫影申张正义,笛语手疾,当下按住大佬,苦言劝阻,众人也一齐劝住,再柔柔抚慰玫影,让其安心静养。

  笛语见玫影事妥,更怕误了时辰,便起身与婀娜一齐告退,小心扶婀娜上马,再蹬鞍跨上,坐于后面。两人策马徐行,一路暮色初染,却是各有心事,俱少言语。笛语感慨万千,试探着吟出:“此去无期,何时共赏长宵月?”,婀娜闻言,心头一震,想笛语一表人才,回味大半天相处,心中依依不舍,亦有些伤感:“君如有意,来日同吟白露秋。”说罢手捏长裙,霞飞耳际,虽未明言,笛语心中暗喜。

  不多时两人已来到大街,街上人马来往,川流不息,眼见已近婀娜家,两人下马。婀娜莲步轻移,心思此别不知何时再见,粉唇紧咬,毅然回首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可不遵,彼此珍重!”之后,一路小跑,掩面直朝太医府而去。暮色渐起,笛语牵马站立街边,怅然。未久,忽见婀娜家中一阁楼处,点燃了一盏油灯,随后绮户轻开,露出伊人倩影,婀娜正遥遥招手示意呢,笛语心头一喜,兴奋万千。两人遥遥再次惜别,笛语回身上马,加鞭离去。

  回笛府未久,灯光次第点亮,薛涛姐姐准备了饭菜,侍候玫影于床上餐毕,闲聊几句,皆为无关痛痒之言,薛涛温言玫影早早安歇,大家亦各自回房休息。笛语躺下,回思穿越至大唐、今日巧遇,伊人倩影,宛在眼前,想来愈是辗转难眠,一夜柔肠。

  翌日清晨,笛语叫醒了大佬,一起携剑出门,欲在林间练习,并请大佬指点一二。练习未几,忽遥见一和尚,身披腥红大袈裟,手执一过人高禅杖,在前面迤俪而来,时而弯腰在寻找着什么。笛语停下练剑,拱手上前,问道:“师傅驾临敝处,不知寻找何物?”只因这一相遇,又生出些枝节来,正是:

    尘世原无事,只因妖孽生。
    谁知一镜里,多少泪晶莹。


  【众位看官,小子为何忽然说出此等句子来,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02: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回:宝镜降妖,和尚力收魅影 2014.02.19

  上回说到,笛语与大佬正在林间练剑,忽见一和尚执禅杖远来,见笛语相询,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老衲法号一念销魂,正追访一妖狐,近日跟踪妖气,一路来此。公子,近日可曾见到陌生女子?”大佬自从与姐姐结为伉俪,渐已淡了江湖,不料仍是火爆脾性,笛语未及回答,那大佬早嚷开了,“青天白日,哪来什么妖狐!陌生女子,倒有一位,受伤正住敝府!”彼时,笛语观和尚慈眉善目,一本正经,眼神却是稍有游移,心下迟疑,又不便责怪大佬:

    未解来人意,先掏一片心。
    须知和尚庙,也有恶跟淫。


  笛语本欲询问详细了,方见机回答,未防着大佬如此,也就不好隐瞒,想来玫影楚楚可怜、洁美如斯,与妖狐何曾有半丝联系?便如实相告。和尚闻言,心中已明白了几分,也不露声色,“既然有人受伤,老衲早年曾习得些粗浅医术,不妨跟随施主前往诊治。”笛语诺然。

  三人来到笛府客厅,笛语请和尚坐于上座,吩咐上了茶水,待寒暄几句,和尚便欲为玫影治伤,笛语遂引和尚走向客房。此时玫影已醒,正和薛涛聊天解闷呢。

  玫影听得有人入室,便生了诧异,待觑见了和尚,“呀”的一声惊叫,说时迟,那时快,玫影顾不得肩头疼痛,跳起床,便欲夺门而逃。“阿弥多佛!”和尚不容分说,宣一声佛号,便禅杖当胸,向前封住玫影去路,玫影手中一抖,竟亮出一柄明晃晃的宝剑,因身形受滞,遂持剑避开禅杖,径往和尚胸口刺去。这一番变故,却惊得大佬和笛语目瞪口呆,不及反应,只见好一场厮杀,有词鹊桥仙为证:

    杖声剑影,红衫白袂,蓦地飞鸡走狗。你招中剑法无形,我杖下连声狮吼。
    你来我往,龙争虎斗,各逞平生身手。休言那往日纠纷,先教你阴间寻首。


  饶是玫影负伤在身,两人却斗得难分难解,忽听和尚大喝一声“着!”,大佬看时,只见和尚手中,已多了一块浑圆宝镜,玫影之剑刺在宝镜上,火花四溅。宝镜登时发出一道雪白光芒,射向玫影,玫影如触电一般,持剑之手顿时无力,身子也软倒当场,手脚扑腾几下,身上却变幻出雪白的毛发来,笛语视之,却是一只浑身雪白的狐狸,长尾巴、三角头,一双丹凤目,正可怜兮兮地望向笛语。

  笛语一惊非同小可,望见那狐狸眼中,还蕴了些泪水,似有千年的哀怨,只这一点,却与玫影有些神似。大佬则怔在一旁,回思玫影,暗自庆幸尚未花心又种。

  “阿弥陀佛,各位施主受惊了!且容老衲稍后再详细道来。”和尚收起禅杖,对大家双手合十,一如此前般的慈眉善目,波澜不惊。说罢,手中抛出一物,飞向玫影,却是一环,牢牢套在玫影脖子上,和尚收了宝镜,喝道:“魅影!还不速速起来,皈依我佛!”此时,大家方知玫影实名为“魅影”,又循声望去,魅影刹时已变回了女儿身,白衣飘飘,却有几处划破,几分憔悴,眸中盈着满满的泪花。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和尚念念有词,良久方罢。之后,轻开法口,说出一段孽缘来。这正是:

    天姿国色,一场恶斗原狐女。
    杖影禅声,千里穷追为孽缘。


【众位看官,欲知玫影/魅影此前尚有如何故事,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回:孽缘如梦,名僧忍绝莫愁 【仿文言版】2014.02.22

  且说上回,和尚力降魅影,为解众惑,道出一段孽缘。

  千余年前,有禅师与六祖齐名者,曰神秀。某夏,秀于横塘讲法,夜宿郁金寺,常以筝遣怀。时横塘有女,名莫愁,少入卢家,受虐早逝,其怨弗散,身化白狐,游居于冢畔。

  狐偶闻筝音,感之甚深,遂化身以往,遇秀,央为弟子,秀然之,诺以一年为期。狐每夜潜会秀,又以歌舞相和,逾月,两人渐生情愫,秀痴于歌舞,狐慕秀尤甚,痴心深种。

  久之,方丈侦知此事,乘狐无备,降之,并以杖责,逼现原形,秀大惊,怯而绝之,狐悲索筝,弹一曲,哀甚,泣血而亡。秀悔之莫及,遂潜心佛法,不复弹筝。至秋,湖面有筝音隐约,秀闻之戚然,默记其谱,入夜难眠,然云海延绵,不复遇狐,又数年,秀郁郁而终。

  笛语闻斯,感伤无限,或僧或妖,孰对孰错?悄观魅影,则已清泪涟涟,红颜命薄,茫茫尘世,又谁解其心?有诗云:

    流光如水夜如诗,别恨堆云谁又知?春尽已无花妩媚,情殇长有泪凄迷。
    高僧杖下青锋灭,往事丛中旧爱移。最是横塘风雨路,时时梦里起悲思。


  和尚语毕,指魅影曰:“此即莫愁复生,上怜其身世,又感痴情,乃复渡为狐仙。”众闻此,扼腕慨之,于魅影前事,一并释怀。魅影泪如绵雨,跪道:“盼法师指点迷津!”

  和尚颔首,“阿弥陀佛!魅影不必伤心,此间有诸穿越者,半载将归,君可随之,其处有国名忘忧,国主即乃当年神秀,君可事之。”魅影感激涕零,连声称谢。后人阅此,每每叹息,中有一诗,即言此事:

    曾是横塘女莫愁,那年佛下惑清修。
    孽缘千载未能了,早向屏前觅忘忧。


  和尚事毕,便欲辞行,众人挽留不得,谢恩再三。那和尚取了禅杖,“哈哈哈”大笑三声,径自离去,众皆讶然,思禅机深不可测,乃各行其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回:孽缘如梦,名僧忍绝莫愁 【白话文版】2014.02.22

  且说上回,和尚收服了魅影,为解众人心中疑惑,便说出一段孽缘来。

  原来,一千多年前,有位与六祖齐名的禅师,名为“神秀”。某年夏天,神秀在横塘旁的郁金寺讲法,夜晚独居,喜欢弹筝以排遣心情。当时,在横塘有位女子叫莫愁,很小时便入卢家作童养媳,却受尽虐待早逝,她的怨气不散,身化白狐,时常游住于冢畔。

  一天,莫愁听到隐约筝音,如歌如诉,深为打动,便化成生前音容,循着筝音走去,得与神秀相识,又央求神秀收为弟子,神秀应允,并诺以一年为期教筝。一连月余,莫愁每天夜晚潜来学筝,渐渐地,又载歌载舞相和,两人沉醉于筝与歌舞,渐生出缱绻之情,莫愁更是倾慕神秀的儒雅与筝技,痴心深种。

  天下岂有不透风的墙?久之,神秀与莫愁约会之事,被寺庙方丈察知,一天半夜,趁莫愁醉心于筝,方丈用法宝收服了她,以杖责之,让其现出原形。神秀一见大惊,仓促与不知所措中,怯弱地与莫愁断绝关系,莫愁伤心之至,让神秀拿来古筝,弹奏一曲哀歌,凄绝之极,吐血而亡。

  神秀后悔不已,此后潜心佛法,不再弹筝。暑去寒来,湖面隐隐传来筝音,神秀闻之戚然,默记其谱,洒泪凭栏,夜晚云海延绵,却再也见不到他心爱的莫愁了,此后数年,竟郁郁而终。

  笛语闻至此,感伤无限,狐与神秀、与方丈,孰对孰错?悄观魅影,则已清泪涟涟,红颜命薄,茫茫尘世,又谁解其心事?有诗云:

    流光如水夜如诗,别恨堆云谁又知?春尽已无花妩媚,情殇长有泪凄迷。
    高僧杖下青锋灭,往事丛中旧爱移。最是横塘风雨路,时时梦里起悲思。


  和尚说完一席话,指向地上的魅影,“她就是当年的莫愁,因菩萨怜其身世,感其与神秀的痴情,便仍渡其为狐仙。”大家听此,扼腕叹惜,对魅影之前假名玫影、假言遇恶人等事,一并释怀,不作计较。而魅影此时,早已忍不住泪水簌簌而下,道:“求法师指点一条生路!”

  和尚搁了禅杖,扶起魅影,双手合十:“阿弥多佛!魅影不必伤心过甚,此间正有诸多穿越来大唐的才子佳人,半年之后,你可随他们返回现代,去到忘忧公国,那里的国主红尘一僧,便是当年神秀再世,你与之续缘!”魅影感激涕零,连连谢恩不已。后人读了此孽缘,每每叹息,中有一诗,便记此事:

    曾是横塘女莫愁,那年佛下惑清修。
    孽缘千载未能了,早向屏前觅忘忧。


  且说和尚给魅影指点了一条明路,功德圆满,便要辞行,众人挽留再三,终是托辞以谢。和尚言罢,取了禅杖,迈出大门,哈哈大笑三声而去。众人皆大为讶然,又想着禅机深不可测,便各行其事,不复猜思。

  【欲知和尚因何大笑而去,魅影何处栖身,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回:笛语怀愁,闲云议倡诗社 2014.05.13

  众位看官,上回说到和尚降复魅影,竟自哈哈大笑离去。却说光阴冉冉,流水匆匆,魅影住在西厢房中,经常练练十字绣打发时间,偶尔到笛母房间,陪笛母唠叨家常琐事,或聆听些佛教感悟。笛语却是百无聊赖,连日来闷闷不乐。薛涛姐姐心细,早已窥知笛语心事,因一时忙碌,并无良策,只恨大佬帮不上忙,却使枪耍棒,兀自开心。笛语数日来已疏了练武,无聊之时,也只是偶作诗词遣闷:

    华山一梦近如何?独步风中惆怅多。岭上闲云眠绿海,桥边流水任欢歌。
    伊人系下千千结,隔岸游来对对鹅。最是柔情藏笔底,无题写尽渐蹉跎。


  某日,同郡好友桃源琴音携一水闲云来访,大家琴棋书画、嬉笑打闹,不亦乐乎,桃源见笛语似有些心不在焉,却不知何故,遂给闲云暗使眼色,闲云已早瞧出了端倪,她素来鬼点子多,便试探着倡议结个诗社,添些气氛。薛涛正下心怀,对笛语笑道:“笛语,上次那位可人儿诗联俱佳,这诗社可少不了她哎!”大佬闻言,也是兴奋异常,极力怂恿笛语赶紧去请婀娜。笛语俊脸微红,心中如获至宝,当即整整衣衫,牵了骏马,便朝太医府方向飞驰而去。这正是:

    柔情数日隔天涯,我是风儿你是花。
    一马踏临欢喜路,此心只在太医家。


  笛语快马加鞭,不多时已到太医府滴水檐前,给了小厮三十文钱,那小厮见来人不俗,出手也大方,一路小跑依言通报了婀娜,婀娜此时正在书房练字,闻言迅步而出,将笛语延入厅内,并吩咐小厮:“这位公子就如自家人,以后直接请入,可用心记住啦!”笛语一边细品新茶,说起结诗社之事,婀娜正觉练字沉闷,闻言顿时喜形于色,又拉上兄长幽篁听风,一起央得了爹爹的应许,便和笛语相约次日至笛府共聚,笛语心中欣喜,和婀娜兄妹俩闲聊一会,拱手告辞而归。

  翌日,婀娜早起,描眉簪发,作了一番精心打扮,并催促兄长快快起程,幽篁亲自驾车,找准了方向,半盏茶工夫,两人已近笛府。桃源与闲云昨日先得了消息,早早候在大厅,听得传报,一齐走出来迎接。幽篁当先走进,却是闲云眼尖,早瞧见了幽篁后面的羞涩佳人,忙趋步上前,牵住婀娜玉手,“哎,天上掉下来好一位林妹妹,竟长的如此标致!”啧啧称赞不已,时人有词称赞婀娜,调寄《临江仙》:

    谁在庭前却步?娇羞一袭红妆。盈盈玉体散幽香,有霞生脸蛋,裙带却鹅黄。
    望处秋波眨眨,柳眉尽染春光,樱桃小嘴正微张,一双脂玉手,不断捻云裳。


  薛涛见了婀娜,赶紧上前抱住,“妹妹,你可想煞姐姐了,数日不见,又妩媚漂亮了许多!”婀娜见到薛涛,始放松了不少,逢笛语,轻低了头盈盈一笑,便莲莲碎步,转身与薛涛牵手步向客厅。

  【欲知诗社如何热闹,各人笔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03: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回:桃源提议,采薇众友咏唐 2014.05.14

  且说幽篁与婀娜来到客厅,大佬笑道:“婀娜数日不见,可是苦了我们家笛语呵!”婀娜大窘,薛涛掐了下大佬,笑骂:“你这粗人,不好好做家务,却净多胡言乱语,可恶之极!”又转身安慰婀娜,婀娜兄妹与大家各各寒暄一番,众人都值青春年华,也不讲诸多礼仪,分头坐下,只是魅影不肯平坐,便侧立于薛涛身后。侍女端上新茶,一水闲云道:“岁月如梭,青春易逝,我们不能上阵杀敌,不能庙堂议政,趁荷风渐暖,莫若共立一诗社,不图留芳后世,且供闲暇消遣,大家吟诗作对,不亦乐乎?”大家心照不宣,自然叫好,接着议论诗社名字,有言“春晖”者,有云“逍遥、竹林、……忘尘”者,莫衷一是。

  大佬粗眼一眨,“吾等穿越来唐,就叫学唐诗社呗!”众人有赞者,亦有言宜低调者。婀娜婷婷站起,语出如莺:“‘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虽为小雅,亦心忧天下,不知何如?”薛涛姐姐赞道,“采薇不错,虽是柔了些,却是寓志于朴实之中,就依此了吧!”大家欢呼赞成,笛语亦微笑,赞许地望向婀娜,唯有大佬抓耳挠腮,稍有委屈状,终是少数服从多数,略下不提。诗社既立,有联赞曰:

    心怀天下闲听雁,步至溪边漫采薇。

  桃源见笛语精神较好,且昨晚与闲云经了私下计议,此刻朗声道:“我们穿越来唐,对唐代历史典故已略有所知,或试以唐代物事为题,大家以为何如?”“桃源兄提议甚好,我们此刻在唐咏唐,况且题材广泛,就依此吧!”笛语自知昨日稍有失态,此刻正好积极响应,说罢,稍作沉思,吟出感怀一首:

    巍巍唐韵压胡音,盛极八荒谁入侵?提笔犹思边塞曲,铁蹄踏处冷貂衾。

  闲云拍手大赞,“哥哥好感怀,唐朝威名远扬,臣服四方,边塞曲亦是历代以来独门绝唱!”复又笑道:“桃源,你出的题目,不妨先接笛语的,嘻嘻!”桃源闻言,扑哧失笑,“你个小妮子,伶牙利齿,这自然难不倒我!”起身踱步间,徐徐叹道:

    边塞诗人何处寻?盛唐之后杳无音。耳旁听厌靡靡曲,独对长空发浩吟!

  薛涛姐姐熟读历史,平时所写咏史诗亦是不少:“盛唐文治武功,威震天下,边疆胜利不断,却忽视了民生疾苦,小病不治,终经不起安史之乱,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耳!”遂不慌不忙地接道:

    一代雄唐三百年,却因安史起狼烟。为君若继开元志,何致朱温白马边?

  婀娜接言:“姐姐所言,可谓一针见血,只是当局者审,往往好大喜功,被胜利冲晕了头脑啊!大家珠玉在前,婀娜每诵《滕王阁序》,亦是感慨不已,借此吟一首!”

    滕王阁下笔风流,一赋吟成万古讴。天道缘何妒才子,空余赣水逝悠悠。

  大佬见已吟诗数首,生怕落了后头,有失大佬风范,之前老实了许久,想必在冥思诗作。此刻,已按捺不住,长身而立,“大家所咏都好,只是字里行间,太多伤感,未免损了我男儿志气,且听大佬吟来!”说罢,未待余人答话,便已有诗:

    匈奴南下屡滋边,誓破胡人腊月天。黑夜轻骑穿瀚海,单于帐里过新年。

  “咱们大佬精通刀枪棍棒,现在吟诗也精进如此,想必薛涛姐姐私下调教了不少!”那闲云听得大佬吟诗,竟能像模像样,也不由得青眼有加,“只是大佬一身武艺,却在此间埋没了!”大佬正沾沾自喜,又听得闲云调笑,故作老成道:“吾男儿胸襟,岂是妹子女流之辈可比的,单说诗中气度,便已不凡!未能报国,将些阳刚之气振作诗坛,也是好事一桩。”说罢,将那张飞脸转向薛涛,薛涛好气又好笑,恨他骂闲云女流之辈,乘其不意,跺了一下大佬脚趾,只疼得大佬哇哇怪叫,众人哄堂大笑。此时,闲云脸浮晴色,“大佬句里铿锵,甚有出塞曲的气度,俺女流之辈,就只好学学宫女了!”

【欲知闲云如何学吟宫女,幽篁会有何等大作,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不知道猴年马月再续写完。。占多三五楼吧。13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不知道猴年马月再续写完。。占多三五楼吧。14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不知道猴年马月再续写完。。占多三五楼吧。15楼。。以下不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水清浏   

GMT+8, 2019-6-18 13:52 , Processed in 0.201443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