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水清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264|回复: 98

[原创] 飞越离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佳人如玉

蓬莱院闭天台女,画堂昼寝无人语。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香。
潜来珠锁动,惊觉鸳鸯梦。慢脸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唐,李煜

1.
        胡闹站在流年玉器店门前已经有一会儿了,终于还是决定走进去。


    流年玉器店在离尘市玉器行业中不算最大,但也绝不算小,大约有400平方米左右,上下二层。一楼林林散散摆放着许多未经雕刻的璞玉原石,因为原石通常都比较大,只在门口懒洋洋坐着一个小伙计,屋里有七八个人,默默看着石头。胡闹绕过乱七八糟的原石,顺楼梯走上二楼。二楼本来和一楼面积一样大,可老板却在里面间壁出一间卧室和餐厅,剩余面积比一楼显得略小了三分之一。沿墙壁四周摆着十来节柜台,柜台里摆着琳琳总总的玉器,却不见服务员,只有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人坐在柜台后看报纸。还有一个穿一身黑色西服的男子,在柜台前随意看着玉器。看得出,这里生意并不好。

    “请问,你们这里收玉器吗?”

    “喔?”老人抬起头来,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胡闹。见她大约二十三四岁,穿着一件白衬衣,一件蓝色的长裤,街上卖那种10块钱一双的白色平底凉鞋。背着一个土黄色女式包。虽然不太相信眼前这小姑娘会有拿出什么上等玉器,不过长久的经商经验,让寇流年知道人不可貌相的道理。

    “收!当然收!姑娘,你有什么玉器?”

    “你看看这个。”胡闹把包放在柜台上打开,从里面小心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胡闹小心翼翼地打开盒盖,顿时,一股绿油油的光泽就从盒子里面发出来。

    “这?”寇流年心下一惊,以和他年龄极不相称的速度蹭地站起,把手扶在盒子上,把一只绿荧荧的玉镯子从盒中小心取出拿在左手,另一手却不知从哪摸出一只放大镜,对着镯子细细看了起来。看一会,叹口气;又看一会,又叹口气。末了,把镯子轻轻放回盒里,仍忍不住叹息出声。

    “老板,您看这镯子?”

    “姑娘,你这是传家的东西吧?”

    “是,您怎么知道?”

    “我经营玉器行业30多年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玉质。这绝对是最好的和田玉。如果这镯子通体都是绿色,我愿意卖掉我这店子,出一千万买下它。可惜的是,在这镯子外面,有这么一块眼睛一样的黑斑,大大影响了美感。俗话说,黄金有价玉无价,不是说真的无价,而是玉看买家,有愿意买的人,它才无价。这么一块好玉,有了这个黑斑,还有谁会买它?所以它一钱不值。”

    “老板,您好歹给细看看,给它估估价,我。。。。。我家里着急用钱。”

    “姑娘,这确实是块好玉,如果非要卖,买家也只能把这玉镯割开,做成几个小吊坠,能卖一万块钱都是一大关。去了加工费,利润不会超过2千块钱。你这东西不错,玉质绝对一流。姑娘,别为了一千两千的卖了这东西,可惜了。还是拿回家做个传家宝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24 | 显示全部楼层
2.
     胡闹一脸失意地从流年玉器店走出。她已经走了七八家玉器店了,她知道,这玉真的是好玉,可因为那一处黑色的眼状斑纹,真的卖不上价钱。而胡闹需要一大笔钱,至少30万。
     胡闹是单亲家庭,从记事起,从没见过父亲。妈妈一手把她拉址大,吃的苦不必说了。读到高二,她学习并不出众,考大学眼看无望,于是提前缀学了。胡闹自小喜欢唱歌,她的梦想是将来当个歌手,在一个很大很大的舞台上唱歌。最好还能开演唱会,成为一个名星。可她根本没有钱学唱歌,妈妈在一家宾馆洗床单,每月工资才1500块钱。而她16岁缀学后,先是学理发,又到餐厅当服务员,又学医学按摩,可都挣钱不到什么钱。后来还是妈妈托人,在自己工作的宾馆,给她找了个收银员的工作,干24小时休24小时,工资2000,娘俩才算安定下来。
     可人有旦夕祸福,一向身体康健的妈妈,那天洗衣服时突然晕倒,被送到医院后,诊断为急性髓细胞白血病。医院大夫说,这病现在能治,但需要换骨髓。骨髓移植除了将近30万元的费用,还需要找到合适的配对骨髓才行。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最多也就能挺2个月。胡闹花光了家中所有存款,卖掉了家里所有能卖的东西,可仅仅支撑妈妈在医院呆了10天。今天早上,医院通知她,再不交款,将停药。停药,可我上哪里弄钱呢?就是这镯子,还是胡闹背着妈妈从妈妈的箱子底偷出来的。胡闹并不喜欢这镯子,她从小看妈妈拿这镯子看,看着看着就流眼泪。因此,胡闹当时幼小的心灵中已经把这玉镯和不详画上了等号。即便妈妈病成这样子,可仍叮嘱自己千万不要动这镯子。
     我也不想卖它,胡闹想着,可我上哪弄钱去?真没想到妈妈视若珍宝的玉镯,竟然连两千块钱也卖不上,不知道妈妈知道会怎么想。妈妈,妈妈。。。。。。想到病床上妈妈的憔悴模样,眼泪便如断线便地顺着脸颊流下来。
     “这位姑娘请等下,能让我看看你的镯子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24 | 显示全部楼层
3.
     岳落心情很好。自己这个代理国土局长,终于去掉代理两个字了。而自己,也将从副处升为正处。岳落出身农村,没好爹没好妈没海外侨胞关系。能走到今天,靠的是比别人辛苦十倍的打拼,也靠的是机运使然。34岁的正处级,绝对是全市最年轻的。按理说,这个职务是无论如何也轮不到自己,虽然岳落认为自己是最适合的。可上周,国家国土资源部一个副部长来市里检查工作,他在交流会上说:“离尘市的国土工作搞得不错,特别是大胆启用一些35岁以下的年轻干部,我看很好。对,就是小岳。小岳主持离尘的国土工作才不到半年,却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我觉得我们系统,就是要大胆启用这些年轻,有冲劲,有干劲的干部,我觉得离尘市的经验,可以在全省、甚至全国推广!”
     交流会上,陪同的市委书记,市长,以及一帮厅局级干部们立即听出了信号。在这位副部长走后第2天,就以市委市政府的名义联合向省国土资源厅打报告,推荐任命岳落为离尘市国土局局长。得到消息的国土资源厅以前所未有速度,在3天内对此事上会研究,以全票通过了《关于任命岳落同志为离尘市国土局局长的决定》。今天,《决定》传到离尘市,市政府出面在红尘大酒店订了间,为岳落庆功。届时,市里四大班子领导都将出席。这样规格的庆祝,绝对开了离尘市的先河。
     岳落心里很高兴,他觉得值了,一切都值了。虽然他卖了父母在农村的60亩祖田,卖了自己在离尘市唯一的一所房子,甚至于还欠下一个朋友120万的巨款,只换来一副南唐后主李煜的真迹。可当那位副部长大人看到那副字时的表情,岳落觉得值了,太他妈的值了!可笑那些市里领导,还以为自己和那位副部长有什么特殊关系呢?太可笑了!这年头,除了硬头货,还有什么算特殊关系!
     凭心而论,岳落觉得自己是个清官。他极少收受贿赂,为人正直,待人诚恳,精通业务。也因此并没有攒下什么钱。这一次,他在一位朋友的劝说下,终于决定出手,而出手的结果显然远远超乎他的预期。
     或许,我是一个有大气运的人,岳落心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24 | 显示全部楼层
4.
     离晚上赴宴时间还早,岳落坐不住了。他没有开车,就那么一路随便向红尘大酒店走去。因为时间充裕,顺便拐进了一家玉器店随便瞅瞅,然后,他就看见了胡闹和那副玉镯。起初他并没有在意,慢慢的,他忽然想起一件事了,不觉心中有些动容。等胡闹从流年玉器店出来,他就快步跟了出来,并叫住了她。
     “你?你有什么事?”胡闹一边回头警惕地看着岳落,一边伸手快速擦着脸上的泪水。由于天气炎热,泪水又太多,竟一下子弄成了一个小花脸。岳落见了,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从装手机的手包中掏出一条洁白的真丝手工苏绣手帕递了过去。那手帕是去年一个科长去杭州旅游带回的土特产,价值人民币3800元。那帕上绣着一朵淡淡的白莲,岳落因为喜欢那莲花,时常带在身边。
     “姑娘,我不是坏人。啂,这是我身份证,这是工作证。我刚才在店里看到你那镯子似乎很特别,能让我细看看么?”看到胡闹紧张的样子,岳落赶紧又笑着拿出工作证和身份证递了过去。
     “离尘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好大官呀!可我怎么知道你不是造假证的呢?”胡闹用那价值3800元的手帕胡乱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又对着街边的橱窗看了看,感觉脸已经干净了,心情也好了起来。她刚想把手帕还给岳落,却发现白白的手帕已经变得乌七八糟,不禁有些讪然。想了想,一只手帕也不值什么钱,顺手就揣兜里了。
     “看来,我脸上一定是写着造假证三个字吧?”岳落哈哈大笑。这小姑娘还真有意思。
     “可是,你脸上也没写着不造假证四个字吧?比你还多一个字!”胡闹也跟着笑。
     “那你怎么相信我不是造假证的呢?”岳落不觉莞尔。
     “除非,除非你能让离尘市长在那里请你吃饭!你不要骗我,我就在那里前台收银,什么事也瞒不过我的哟。”
     胡闹用手一指200米外的红尘大酒店,狡黠地坏笑。
     “是么?那可还真不容易。不过,咱们试试怎么样?”
     “真要试么?”不知道为什么,胡闹心情突然很好。她准备把这小子带进红尘大酒店大厅,然后叫保安把他轰出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窃玉家族

1.
     有的人生来是帝王将相,也有的人生来就是凡夫走卒,这本没得选择,也无可厚非。可绝没有人生来就愿意当一个小偷。朱剑峰很不幸,他生来就是一个小偷。而且是传承了两千余年的职业小偷家族中的未来族长。
     朱家先祖据传是朱亥。战国时魏国人,隐居于市井之中,有勇力,早年在大梁(今河南开封)当屠夫。魏安嫠王十九年(前258年),因侯赢的推荐,成了信陵君的上宾。朱亥以四十斤铁锤椎杀晋鄙。晚年隐居朱仙镇。李白作《侠客行》歌咏朱亥。
     朱亥平生无他好,但好玉石。他死后,他的后人亦不入仕,却满天下搜罗上等玉石,以此告慰朱亥在天之灵。久而久之,不知从哪一代起,这个家族转变成了一个专门偷盗玉石的职业盗贼家族。但朱家先人也立下祖训,让后人必须遵守。祖训很简单,只有三条:
     一,除玉石及玉石制品外,绝不可偷盗任何其它物品。而且只可偷盗,绝不许强取豪夺。违者死。
     二,不可入仕(也就是不许从政当官)。违者死。
     三,不可偷盗穷困人家赖以救命之物,且每年之内,无论成败,全家族出手一次。违者死。
     朱家人才辈出,家族兴旺。到了这一代,最出色的却只有两人,朱剑峰和堂妹朱芸。朱芸虽然是女儿家,可机智功夫,样样不在朱剑峰之下。上周,离尘市突然传出一则惊天消息,一只据说是唐李煜送给小周后的玉镯面世,并于8月28日进行公开拍卖。那玉镯一看就是绿色的极品和田玉制成,上面还有着一只眼睛状黑色图案。名曰:眼儿媚。图片家族几位长老研究了整整一夜,又翻开无数古书和前人笔记查阅,最后的结论是:真品!于是,长老会下令朱剑峰立即起程盗取这只玉镯,并许诺盗取成功后,朱剑峰立即接任本族族长。同时,派出现任执法堂堂主的朱芸前来监督。可凭朱剑峰和朱芸的关系,明眼人都知道,这监督其实应该是协助才是。
     朱剑峰因为离得近,先朱芸一步到了离尘市。可在这里他举目无亲,一点可借用的关系也没有。从哪里入手呢?朱剑峰摸摸下巴沉吟起来。

    (以下为朱亥简介,可略去不看。公元前257年,秦昭王派大军围攻赵国,赵国危在旦夕,派信使来魏国求援,魏国便派晋鄙率十万大军前去增援。秦王知道消息后,开始威胁魏王。魏王害怕了,急命走到中途的晋鄙停止前进。信陵君深知唇亡齿寒的道理,几次促请魏王坚持出兵救赵,魏王就是按兵不动。信陵君不愿坐以待毙,就自己筹集了车马,带着门客们前去援赵。经过城门的时候,侯嬴把他止住, 面授机宜:公子切勿鲁莽行事,我有妙计一策。信陵君依计而行,从魏王的宠姬如姬那里窃来了虎符,把朱亥带着到晋鄙那里夺取兵权,朱亥当场把不听调遣的晋鄙一铁锤锤死。于是信陵君顺利夺取了兵权,指挥大军前往救赵,终于击退了秦军,保全了赵国。整个计划环环相扣,缜密有序,是一个绝佳的策划案。这件事情成就了战国四公子之一的信陵君的盖世英名,这是与他发现和任用朱亥分不开的。后来,信陵君派遣朱亥出使秦国,秦王不让朱亥返回,要求他为秦国效力,高官厚禄,应有尽有。朱亥不同意。秦王就把朱亥关进一个装有老虎的大铁笼子里,考验朱亥,威胁朱亥。老虎看见有人被投进笼子,就猛扑过来。朱亥大叫一声“畜生,你敢!”那老虎吓得趴在朱亥的脚下,动也不敢动。秦王无法,只好将朱亥囚禁起来。朱亥见回去无望,就用头撞柱子,柱断而不死,于是用手扼喉,喉断而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2.
     “大哥,再喝点嘛,要不我喂你喝?”
     “他妈的,不喝了,老子现在要吃你了!”
     “大哥,大哥,别!人家还没喝够嘛”
     胡俐正不耐烦地应付着眼前这个并不算太丑的中年男人,心里却把老板娘白芷的祖宗骂了无数遍。定好的事,怎么还没有人来?难道要老娘真陪这个老男人过夜?老娘才20岁好勿好?老娘虽然是舞女,可还是处女好勿好?话说,让白芷陪这老男人倒门当户对。胡俐一边恶毒地想着把眼前男人和老板娘白芷的相片放在一个证书里会是什么样,一边推开中年男人的禄山之爪。
     “大哥,来,咱俩划拳吧。你不会?没关系,要不咱俩石头剪子布怎么样?”
     “嗯,好!”
     “石头!”、“布!”
     “大哥你输了,来,罚你一杯哟!”
     “大哥,你摸哪里呀,你可真坏!”
     看着中年男人脱了上衣,又脱掉裤子,只剩一条内裤,胡俐不禁有点紧张。而就在这时,等待多时的她忽然听到房门传来“砰砰”的响声。紧接着就听见钥匙旋动房门的声音,门就咣的一声被用力推开。胡俐赶紧躲进墙角,假装惊慌地拉紧自己略有些凌乱的衣服,和那个中年男人一同望向门口。
     “警察!。。。。啊!。。。。。。。。。。。”刚冲进来的两个身着警装的警察见此香艳场面不禁一愣。可却不得不一边高喊着“快穿上衣服”,一边退出门口等待。
     看到那中年男子不紧不慢地穿着衣服,胡俐不禁有点钦佩。说实在的,这种场面胡俐虽没见过,却听姐妹们多次绘声绘色讲过,早就见怪不怪。而且一般来讲,光着身子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时,男人的神经是远远弱于女人的。
     “我去年买了个表”。那男人一边穿衣服,一边胡乱骂着。然后那男人忽然转过身来,冲胡俐诡秘地一笑:
     “我早就知道你是钩子了,不过这么香艳的钩子,俺老朱还第一次见到。怎么样小妞,留个电话吧?以后联系?”
     “我。。。。”
     胡俐被人揭了底,一时有些失措。可还是乖乖地报了自己的手机号。只不过她故意报错了最后一位数,把8886报成了8887。
     “138****8887”
     中年男人已经穿好了衣服,走向房间门口,却突然回过头来说道。“好,这回算了,不过下次你再敢引条子来,老子一定弄死你!”
     “大哥,这回真对不起,不过,真的不是我叫的警察,是。。。。”胡俐刚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算了,理解。”中年男人打开房门,面向警察走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3.
     胡俐有些抑郁。是真的抑郁。
     本来昨晚那个中年男人来离尘夜总会的时候,自己根本就不想陪他。可老板娘偏偏让自己陪,而且暗中告诉自己,勿必引他去开房。胡俐知道白芷的相好是红光派出所的所长,叫费天,也知道那个费天大所长目前正在为晋升分局副局长努力。这世道什么地方都要钱的,派出所所长直接晋到分局副局长,这在全市也不多见。而一个派出所弄钱的事无非两件:黄和赌。话说,现在的大赌都是大领导在玩,借白芷那相好的费所长八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抓。于是只有扫黄。可扫黄哪有那么容易扫到?没办法,只有钓鱼。而胡俐昨天晚上,很不幸地被老板娘当成了那鱼钩。
     说来,这还是胡俐第一次当钩子。虽然很多姐妹都因为当钩子赚了不少钱,可胡俐一直没干过。至于出台,胡俐更是从来也没想过。虽然现在只是个伴舞小姐,可胡俐心中却仍固执地有着一个白马王子梦。她希望有一天,有一个白衣翩翩的王子,迎着满天的彩霞,骑着白马,喔,不,现在应该是开着宝马来把自己接走,从此王子和舞女过着快乐的生活。
     可老板娘白芷真心对自己不错,昨晚又赶巧平时惯当勾子的几个姐妹都没来。其实这种事很简单的,只要开了房,进了屋,五分钟后警察赶到,闯进去,就万事大吉。据姐妹们讲,很多时候连外衣都来不及脱的。可昨天那个中年男人,偏偏带她去了红尘大酒店——那可是全市唯一一家准五星级酒店。酒店老板是某市领导的小舅子,后台无比强硬。从开业以来,还没有警察敢去骚扰的。也因为如此,费天大所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了无数请示,最后还是找哥们的哥们的哥们,才终于联系上那位酒店老板,把胡俐从水深火热中救了出来。想起来,还真后怕。
     这种事,打死老娘以后也再不做了!
     该死的白芷!天杀的费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26 | 显示全部楼层
4.
     “姓名?”
     “朱见峰。”
     “猪见疯?”曾柔一口茶水忍不住“扑”地一下喷了出来,直喷得朱见峰一头一脸。
     “爹妈起的名字,俺也改不得。”朱见峰淡定地用手擦了下脸,然后把手指凑到嘴边用舌头舔了一下。“真香”。
     曾柔的脸腾地一下子就红了。也不知道朱见峰说的是什么香。刚刚大学毕业的她,现在还只是见习警察。虽然问过几次笔录,但对付这种老江湖,确实还嫩了点。
     “性别?”
     “嗯,我说我是女扮男装你信不?”
     “年龄?”
     “大姐!身份证给都给你了,你自己不会看?”
     “你!你!你老实点,我们这是在依法向你进行询问,你必须如实回答我们所有的提问,明白?”
     “妞,这样吧,你去把你们所长叫来,我和他说。”
     “我们所长不在。”
     “那就找个能管事的人来,老朱时间紧,还有事呢。”
     “你!你什么态度?”
     “小妞,老朱是为你好喽,还是快去找管事的来吧。”
     “那你等等,我看所长回没回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26 | 显示全部楼层
5.
     费天叼着烟卷用眼上下打量着朱见峰,第一感觉就是这人必定是个老江湖,绝对难对付。据说这家伙在被抓时,竟然说出那舞女是勾子,而且还有闲心问那个舞女的电话。按理说这种人,以前应该有案底才是。可通过身份证查询系统,竟然没发现这小子有过任何违法记录,甚至连他登记在案的车辆都没违过一次章!这小子一年之内乘坐飞机次数高达52次,平均每周坐一次飞机。所住的地方,最次也是四星级宾馆。这种人绝对不正常,也不好惹,必须小心应付。之所以一开始派所里最嫩的民警曾柔去问,只是想试探下这小子是不是一个真正的色鬼。话说,曾柔那小妞可是全市公安系统的警花。追她的公子们用车载斗量形容也不为过。
     “怎么?有什么话不能和我的民警谈,非要找我?”费天使劲往老板椅后背上靠了靠,一边用右手小指抠着耳边,一边看似貌不经心地问道。
     “哈哈,这位兄弟,我有些话想咱们单独谈谈,你让她回避一下怎么样?”朱见峰用手一指站在所长室门口的曾柔。
     曾柔虽然刚从一个纯真的学生变成一个警察,可却绝不傻,闻言赶紧说:“所长,那边还有一个案子,我去处理一下。”转身出了所长室,并把门轻轻带上。
     “要我说,现在这警察呀,也真不容易当。”朱见峰从费天大所长的桌子上很自然地拿起那盒中华烟,抽出一根给自己点上。“你说这工资也不给按时开,罚款也不让罚,上边任务还一个接一个,今天建标准化,明天征订杂志,后天卖报纸,也真难为了你们。”
     “看不出来,你到对我们这行挺了解的。”
     “谈不上了解,有个朋友也在公安系统,经常听他说起你们的难处。我呢,这个人平生最好交朋友,这样吧,我的案子呢,只是个治安案件,怎么处理呢,当然请费所长高抬贵手,老朱是讲感情的人,以后绝不会忘了你这位朋友的。我知道这放人也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总得给手下兄弟们个交待。这一点小意思,拿着给兄弟们买点酒喝。”朱见峰一边说着,一边从背着的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塞进费天桌面的文件下面。
     “唉。。。。你看你这就太客气了,咱们虽然初次见面,可却是一见如故,我怎么可能要你的钱,赶快拿回去。”费天目测了一下信封的厚度,发现竟有100张那么多,不禁吓了一跳。因为嫖娼的最高处罚也不过五千而已。当然也有公务员或者怕老婆的人,怕派出所通知单位和家里多交的,可必竟个把月也难得见到一次。
     “兄弟,俺老朱可说了,这不是给你的,这是给你兄弟们的!你可以不要,但不能让兄弟们喝西北风吧?你再推,就是拿我老朱不当兄弟喽!”
     “这不成,这不成,你还是赶快拿回去,咱们兄弟一样是朋友。”费天一边推辞一边考虑着这小子的背景。他不会录音吧?
     “好,那我不客气,就拿走了。”朱见峰嘴上说着,却仍用力把钱塞进文件下边。
     “晚上我在红尘大酒店订一桌酒席,专请费所长和弟兄们,到时一定赏光啊!”
     说完,朱剑峰快步走向房门,打开门就走。却在走廊里冷不妨和一个小女子撞了个满怀。
     “你?你要干什么?”曾柔怒目而视望着朱见峰。
     “啊,你们所长是我舅妈的前夫的外甥的表哥的小舅子的侄女婿的老丈人,他说让我走,我就走了。”
     曾柔一愣,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已经不见了朱见峰的人影。然后他就看见尽头的所长室,费天大所长探出头来对自己说:“局领导刚才打电话给他说情,让他走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26 | 显示全部楼层
6.

    “兄弟,干杯!”
     “干!谁不干那么大个的!”
     “你我兄弟一见如故,干他妈的!”
     “咱哥们以后就是兄弟!兄弟!谁他妈的对不住你,老子一枪崩了他!”
     红尘大酒店208贵宾房,此刻一片乌烟障气。说真的,酒席费天吃得多了,可还没经历过这样的大场面。
     当费天带着包括曾柔在内的四个人进到包房时,朱剑峰随便地穿着一身阿迪运动服坐在那里倒也没什么,可六位模特一样水灵的女子,一水的十七八岁,一律的叉几乎开到胳吱窝的红旗袍笔直站在那里。这是什么阵势?
     “来来来,这些都是离尘大学的学生,都是大一的,老朱今天请来,借她们些书卷气,来款待我费兄弟和诸位朋友,请进,进来呀!”
     而当菜一上桌,刺身龙虾、海参、象拨蚌、鲍鱼、鱼翅这些菜端上来时,费天彻底傻了。这一桌怕得一万五六吧?这是。。。要上天堂的节奏么?
     我勒外去!那一刹那,费天好后悔。他后悔不应该带曾柔来。他后悔,应该一个人来!
     酒宴过后,12个人(朱剑峰及大学生7人,费天等5人)又去了一家夜总会狂嗨。当然,他们没去离尘夜总会,费天实在怕白芷见到会把醋坛子砸自己脑袋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尘年玉事

1.

    说实在的,胡闹对岳落是有想法的。当那天胡闹看着岳落从容走进离尘大酒店8888包房,那是传说中只有市领导才能进去的包房,并同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市委书记、市长一一握手时,她就开始有想法了。胡闹绝不承认自己是个拜金女,更不是一个见了大官就花痴的女人。可她现在需要钱,需要30万来救自己的妈妈。如果为了自己,她宁肯死也不会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可为了妈妈,就是死了又能怎样?

    于是胡闹那天晚上在不当班的情况下,一直在酒店等到岳落送别诸位领导后,又返回吧台,来看那玉镯。她还把那玉镯主动借给岳落,让他带回去研究,并顺带要了岳落的手机号码。而第二天一大早,胡闹就主动给岳落打电话,理由也很充分,还他的手帕。尽管岳落一再声称那手帕不要了,就送给她了,胡闹仍坚持必须亲自还他。于是,胡闹在那天清晨6点,出现在岳落临时租的小房里。从不化妆的胡闹甚至临时向吧台的小姐妹们借了一个化妆盒,描了眼线,并涂了一个自认为很漂亮的红嘴唇。其结果自然是手帕物归原主,但那玉镯,却忽然摇身一变从落荡鸡变成了凤凰。

    “你说,这是古董?而且是李什么来着?对了,是李煜。李煜送给小周后的玉镯?”

    “对,我猜至少有五成是。”

    “你怎么猜的?快告诉我呗!”

    “南唐后主李煜,说起来是个挺悲催的皇帝。他一辈子干的最得意的事,就是得到小周后。他对小周后宠爱之极,言听计从。据《资治通鉴•后唐记》记载,小周后生性好洁,从不佩戴任何金银器物,唯好戴玉镯。李煜曾经填过一首著名的菩萨蛮送给小周后。我们来看这首词:”

“蓬莱院闭天台女,画堂昼寝无人语。
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香。
潜来珠锁动,恨觉银屏梦。
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这当然是写两个人情意绵绵的词,却有疑点。这疑点就在第三句:抛枕翠云光上。你想,在画堂之中,哪里来的翠云光茫?即使是小周后的锦帐,喔,也就是被和帘子什么的是绿色的,可绝不会用翠云光来形容。而且抛枕也可疑,既然前两句已经说了画堂无人语,静悄悄的,为什么要扔枕头?其实这应该是一个把玉镯放在枕头上的动作。而最后一句相看无限情就更耐人寻味了。要知道,当时小周后还不到15岁,而李煜已经34岁。写这词时,李煜还没有和小周后好呢。我们可以试想,一个不到15岁的少女,是怎么会春心萌动到爱上一个34岁的中年人?又怎么会午睡时看见姐夫来,就相看无限情?

    我个人觉得,李煜应该是投小周后所好,送给她一对玉镯,对,是一对,不是一只。这对玉镯,玉质极佳,且每只上面都有一只眼睛,就象这只玉镯那样。小周后受了喜爱之物的吸引,这才满脸笑容。而相看无限情,却不是说小周后看李煜,而是说小周后看那一对玉镯,四目相对,极是喜爱。而潜来珠锁动,是说玉镯上的眼珠如被锁一般,一动不动;恨觉银屏梦,却是说这玉质如屏,但却被这一块眼睛状黑斑给遮挡了”。

    “你一说,我倒好象还真有点觉得挺象那么回事的。不过,如果这真就是李煜送给小周后的镯子,一定能卖不少钱吧?”

    “这镯子要找个专家鉴定一下年代,只要它是唐朝的制品的话,一宣传炒作,拍卖的话,我估计保守也能卖得500万以上。如果有两只一模一样的玉镯,我分析拍卖额会过亿。”

    “真的?可你为什么说这镯子一定是一对呢?”

    “一是因为相看无限情那句词,另一个则是因为,这么好一块玉,当初玉工雕琢它时,决不会无缘无故把一块黑斑故意留在镯子最显眼的外圈。单只的话,绝显不出它的价值,因此我猜测,这镯子一定还有另外一只。”

    “你好象什么都懂,真了不起!”胡闹尽管一知半解,但仍把一脸崇拜最大程度地挂在脸上。

    “只是碰巧知道李煜的一些事罢了。”岳落脸有些红。他当然不好意思说,为了送那位副部长一副李煜的真迹,他研究李煜长达一个半月之久。

    “可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你明明可以花很便宜的价钱就从我手里把它买走,你甚至只要给我5000块钱,我也会卖给你,不会觉得吃亏,还会很感谢你的。”

    “你还小,不明白,事有所为,有所不为。”

    “你。。。。一个领导,竟然是好人?”

    “这么快从造假证的升级到好人了吗?哈哈!”

    之后,那只玉镯被几个专家进行了鉴定,一致认为是后唐五代十国期间制品。

    再之后,一场盛大的拍卖会即将诞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27 | 显示全部楼层
2.
     “你请我在这里吃饭,不怕别人看见?”

    “这有什么害怕的?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可你是领导哇!”

    “领导也是人呀!”

    “那干杯!”

    “干杯!”

    四海大酒店的雅间内,胡闹和岳落已经喝干了两瓶红酒。胡闹酒量并不好,她其实只喝了半瓶,其余的都进了岳落肚子里。可她仍然有点醉了。

    “岳。。。那个领导,我想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尽管说,我能办到一定帮你。”

    “我想跟你借30万块钱。”

    “什么?多少?”

    “30万。本来我不想跟你借的,可是,可我。。。。”胡闹忽然想起医院的妈妈,已经停药2天了,眼泪忍不住断线珍珠一样流出来。

    “你看你,怎么说着说着就哭了?乖,不哭不哭。”岳落赶紧从包里取出那条苏绣白莲手帕,想递过去,忽然心中有些不忍。于是他站起来离座走到胡闹身侧,用手帕轻轻擦试胡闹的面颊。胡闹身子僵了一下,就不再动,任凭岳落擦拭。忽然,胡闹一把连岳落的袖子和手帕一起拽到自己的脸前,呜呜地嚎啕大哭起来。

    “胡闹,闹闹,别哭了,有什么伤心事讲出来我听听,没准我能帮上你呢。”岳落也有些醉,用手轻轻抚摸着胡闹的头发。

    “呜。。。。我不是好人。其实,我第一次到你家见你,是想和你睡觉,我听说男人早上刚起来都想和女人睡觉。等睡完觉就管你借钱,你要不借我钱,我就告你强奸。我知道你们当领导的最怕这些事”。

    “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27 | 显示全部楼层
3.
     我从记事起,就没见过爸爸,一直和妈妈一起过。小时候,我和妈妈在姥姥家住,我的两个舅舅和大姨都看不起妈妈,我的表兄弟和表姐都欺侮我,他们骂我是野种,是我妈妈和野汉子生的。有一回我真生气了,象疯了一样拿起灶堂边的炉钩子一下打过去,把我大表哥的脸勾出一道半尺长的口子,缝了60多针,据说将来肯定会破相了。

    我记得,当时妈妈跪在姥爷和大舅跟前,求他们原谅,头都磕出了血。可换来的,只有“你们给我滚”这一句话。当天晚上,妈妈收拾了一个小包,带着我坐火车来到了离尘市。妈妈说,这是她和爸爸相好的地方,她要在这里等爸爸。

    妈妈那时候没有钱,在离尘,也不认识任何人。白天的时候还好,我和妈妈到处讨饭。晚上的时候只好睡在火车站里,我记得那时已经11月了,车站里冷得好象把骨头都冻酥了。妈妈把一个拣来的破棉袱抱着我,然后紧紧抱着我靠在车站的暖气上。可就那样,车站里的警察却来赶我们走。妈妈就叫我跪下给那些警察磕头。后来,一个姓吴的警察说,这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就让她们在这呆着吧,我们才能在车站呆着,没被冻死。那个姓吴的警察还经常端杯热水或拿些吃的来给我们,我和妈妈都非常感激他,妈妈让我管他叫吴叔叔。后来吴叔叔对妈妈说,他有一所旧房子空着,虽然破了点,可总好过在车站里呆着,再说呆几天没事,可时间长了,怕站长说呢。我和妈妈走投无路,搬到了吴叔叔家的旧房子。那是一个平房,只有一铺炕,一个灶台。而且紧挨火车道,每天有很多火车经过,有的还呜呜鸣着汽笛,让人睡不上一个浑囵觉。不过比起车站来,确实已经到了天堂了。吴叔叔又托人帮妈妈在红尘宾馆找了一个洗衣服的活,我和妈妈才侥幸活下来。我那时虽然小,可却明白很多事,我知道吴叔叔喜欢妈妈,就跟妈妈说让妈妈嫁给吴叔叔,可妈妈说什么也不同意。她说,爸爸一定会回来接咱们娘俩儿的,到时候咱们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那时候,我经常一个人沿着火车道走,一走就走好远。我想,爸爸可能就在铁轨的远处,我一直往前走,没准就能碰到爸爸,把爸爸带回家,那样我和妈妈就能过上好日子了。有一次,我不知不觉走到深夜也没发觉。妈妈第二天把我找回去的时候气坏了,用笤箒使劲儿打我,问我为什么不听话,告诉我多少回不让上铁道上玩还去。可我一句话也不说,我发誓,总有一天我会把爸爸带到妈妈身边。妈妈后来打累了,又抱着我哭。哭的好伤心。我就劝她,妈妈,爸爸一定会回来的。

    后来,还是在吴叔叔的帮助下,我才上了学。可我没有户口,只能当旁听生。上到高二那年,有一天我忽然发现本来那么漂亮的妈妈忽然就变老了。于是我休了学,开始打工挣钱。爸爸我估计是找不回来了,那么我要替爸爸养活妈妈。

   可是,妈妈,妈妈她12天前洗衣服时晕倒了,她得了白血病!大夫说换骨髓得30万,还得找配对骨髓。妈妈昨天下午就已经停药了。。。。。。我可以不吃不喝,不要脸皮,甚至不要贞操,就是不要命也无所谓。可我不能不要妈妈。

    妈妈。。。。我不要你死。。。。。。。。。
----------------------------------------------
     岳落眼圈红了。他把椅子拽过来,坐在胡闹旁边。用那只白莲手帕不时轻轻替胡闹擦去流下的泪水。他忽然觉得,心里面有块最柔软的地方,被什么狠狠地扎了进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27 | 显示全部楼层
4.
     我也给你讲个故事吧。

    有一个男孩,他出生在农村。三岁起,他就表现出了不同一般人的天赋。因为并没有人特意教他,他却认得许多字,还会简单的算术。他6岁就跟着大人上田里干活,插秧,打草。他最高兴的事,就是冬天时搬把梯子,到房檐后面用手电照家雀。抓到麻雀后,扔进灶炕里直接烧,那简直是天底下无上的美味。

    到上学后,他回回考试都是第一名。高中时,他考入了离尘最好的高中,走出了农村。之后又考上了大学,分配回离尘市国土局。他勤劳垦干,人又聪明,很快得到领导赏识。26岁那年,他认识了一位他认为是全天下最美丽最善良的女子,两年后,他们结婚了,并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他的愿望很简单,只想快快乐乐活着,让老人快乐,让妻女无忧。

    仕途上,他一帆风顺,31岁就干到了副处级,前途无量。生活上,他有贤妻爱女,人人羡慕。可他有一个竞争对手。那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叫萧剑,比他大3岁,却是同一年提的副处级。萧剑是从最底层一步一步,始终对他怀恨有加。可他却并不知道。

    半年前,老处长突然因为脑血管病突发住院,虽然经抢救命保住了,可人却成了半瘫。单位一时没有了头,需要一个人来暂时代理。当时的副处长有4个,可有2个人年底即将退休,根本不会争这个位置。能争的,只有那个男孩和萧剑。那个男孩虽然在仕途上一帆风顺,可却并不是一个官迷,其实他根本没有想过争那个位置。可萧剑并不知道。

    一天傍晚,他带着美丽的妻子和5岁的女儿准备去江边散步。走在人行道时,一辆道边停着的灰色捷达突然向他冲过来。他虽聪颖,但身体一直并不强壮灵敏,属于那种善于谋划,但缺于应变的那种人。那一刹那,他吓着了,竟不知道躲闪。他妻子从后猛扑过来,一把将他推开,他得救了,可那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却倒在血泊中,再也没能起来。
-----------------------------------
     不知什么时候,那块白莲手帕已经到了胡闹手中。她拿着手帕,轻轻擦去岳落脸上的泪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玉色生香

1.

    胡闹觉得自己恋爱了。虽然不是那种一见种情也不是那种绵如细雨的感觉,可她的确觉得自己恋爱了。她觉得不可思议,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上一个大自己12岁的男人,而且是结过婚,还有一个孩子的男人。胡闹觉得,这一定是因为岳落帮助了妈妈的原故。他只是为她打了一个电话,真的只是一个电话而已。已经停药的医院立刻恢复了对妈妈的用药,并且在3天内就找到了配对骨髓,定于10天后手术。胡闹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权力原来这么伟大,这么好用。那让她宁可去死也办不到的事,在所谓的领导眼中,原来只值一个电话。当然,医院方面也表示,钱还是要交的,但是可以减免一部分,大概有四分之一。最重要的是,可以20天后,也就是9月1日再交——在那个胡闹认为纯属岳落臆造出来的小周后玉镯拍卖之后的三天之内。
     
    自那次喝酒以后,胡闹感觉自己和岳落之间好象突然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她觉得岳落虽然年龄大些,但还算个好人,关键是显得很可靠。更让胡闹有些揪心又有些小幸福的感觉是,自己竟有了依赖他的感觉。岳落真的对他很好,尽管他每天很忙很忙,可不管胡闹提出什么无理要求,他几乎都会立刻赶过来陪自己,并且一丝不苟地照作。他送给过她一部最新款的苹果5S手机,可胡闹拒绝了。他又送给她一个金镶玉的挂坠,胡闹也拒绝了。并且义正严辞地警告他:从前没有他,自己活得很好;以后没有他,自己一样活得很好。如果他再送那么贵重的礼物,那么就当不认识好了。于是他不再送她任何礼物,只是一有时间就来陪她。即便两个人一起吃饭,闹闹也必定选那些街头小吃店,而且必须轮流花钱。自那次喝红酒后,他能请的最贵的一顿饭,是花60块钱,两个人吃了一顿麻辣烫。其实在闹闹心里,他早已经送给自己一件最珍贵的礼物——就是那条绣着白色莲花的手帕。当然,以闹闹的见识,永远也不可能知道那条手帕的真正价值。

    现在,那么大一个领导,竟然在坐公交车陪自己去医院看望妈妈,闹闹心中不禁有些小得意。虽然他是开车来接闹闹,可闹闹却坚决不坐他的车,也舍不得打车。闹闹只坐过公交车,她也只坐得起公交车。岳落手里正提着一个大大的食盒,那是闹闹亲手为妈妈炖的小笨鸡。而闹闹手中,则夹着他那个精致的男式手包。——虽然医院里有吴情游叔叔一直照顾着妈妈,可闹闹只要不当班,必定会去照顾妈妈的。

    闹闹觉得全世界的幸福现在一定都写在自己的脸上。只要自己在家,岳落必定去那个小狗窝一样的房子里陪自己,讲些她从来没听过的故事,说些她从来没听过的话。而闹闹的故事,无非是今天这个小姐妹染头发了,明后那个小姐妹准备攒钱割双眼皮,后天又一个小姐妹处对象被人甩了云云。就是这些小事,他也都听得非常认真。可闹闹实在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讲来讲去,两次也就讲完了。于是闹闹就唱歌给他听。没想到他第一次听到闹闹唱歌,竟然流泪了。那首歌的歌名叫《人在旅途洒泪时》。那是闹闹第二次见到岳落流泪,也是一生中见过的最后一次。他说,他将来一定要搭一个大大的台子,让闹闹在上面唱歌。他要让全离尘市,全省,甚至全国的人都听到闹闹的歌声。闹闹心里很感动,虽然她认为他在吹牛。

    当然,闹闹也有些小遗憾。因为不管走到哪里,总是要闹闹先挽着他的胳膊,他才貌似勉为其难的被挽住了。他也有些瘦,闹闹担心有一天,他会抱不动自己走向一个神圣的地方。当两个人独处一室,不管多晚,他必定会回到自己的住处。闹闹梦想中的浪漫的亲吻,亲密的耳厮鬓磨,还有动人的情话,海誓山盟,竟然一次也没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男人是不是岁数太大了,那方面有毛病吧?闹闹有些恶作剧地盯着岳落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水清浏   

GMT+8, 2019-6-17 15:16 , Processed in 0.192533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