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水清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淹歹匕的鱼

[原创] 飞越离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9.

    “8﹒28”事件中,共有71名人员死亡,263名人员受伤。死亡的71人,有2名是袭击的恐怖分子,有29名死于枪杀和爆炸, 39人死于火灾。只有2名恐怖分子,造成如此大的灾害,举国震惊,国家震怒!离尘省省长引咎辞职,离尘市市长以及一大批分管行政、安全工作的领导被隔离审查追究责任。国家派出了一个人数高达200人的工作组来到离尘收拾残局。巨额的丧葬费、抚慰金、补偿金很快平息了死伤家属们心中的怒火。民间的怒火平息了,事情处理起来自然一帆风顺。

    同时,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一个整装旅的职业军人,以及200名特种兵,包围了一个叫喀喀买提的小村子。在那个村子里,几乎每一家中都藏有枪支、炸药和管制刀具。第二天一早,这个村子无声无息地消失在离尘国的版图上。

    “8﹒28”事件中,也涌出现了一批英雄。

    宏光派出所所长费天,在火灾发生后,临危不乱,鸣枪制止了混乱,并组织群众撤掉窗帘,砸碎玻璃排烟。在歹徒行凶时,英勇同歹徒搏斗,身中3枪才重伤昏迷。被消防队员救出后,他醒来的第一句话是:“大家都安全撤离了吗?”公安部授予他“全国十佳警察”称号;省公安厅授予他“离尘勇士”称号;市委、市政府授予他“离尘最可爱的人”称号。他从一个副科级的派出所所长,破格提拨为副处级,任离尘市看守所所长。同时,9名英勇殉难的警察,都被授予“烈士”等一系列称号。

    离尘市铁路警察吴情游,面对危难,奋力击碎拍卖场西侧被封死的出口,使七八十名群众逃离火场。在与歹徒搏斗过程中,右胸多处骨折,但仍成功制服堵在西门处的歹徒,被铁道部授予“离尘守护神”称号。从一名普通民警,直接提拨为铁路派出所所长。

    此外,还涌现出一大批的英勇人物和自救模范。比如一个叫阳光情谊的人,努力冲向持枪行凶的歹徒,将她紧紧抱住,最后和歹徒同归于尽。还有一个叫星月的开发商,在身体中枪的情况下,仍然英勇地将一名女子背进洗手间,在那里避过了火灾和浓烟,成功自救。

    电视里天天播着这些英雄人物的故事,记者们更加深入采访,深入到各位英雄的家人、朋友、亲属。一刹时,离尘市仿佛经历了一场英雄风暴,那些英雄的身影,被无数人瞻仰、羡慕、学习。甚至有一名全国知名作家,专门来离尘市,准备为费天写一本传记,深入挖掘他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向世人展示一个英雄的成长经历。

    三个月后。

    胡飞扬带着病愈的黎尘月回到她的娘家。在豪车和金钱的攻势下,黎尘月娘家的亲戚以最快的速度接受了这个老得一塌糊涂的女婿,然后风风光光的为他们操办了一场晚了23年的婚礼。婚礼上,一对漂亮的双胞胎伴娘格外引人注目。据说,那竟然是新郎新娘的亲生女儿。(没有伴郎)婚后,两人携手开车走了,准备进行一场环绕全国的大旅行。

    曾柔不在派出所工作了。她因为提前就指出了喀喀买提村可能存在的危险,向上级作了非常细致汇报,并提出宝贵的建议。一位副部级的领导看中了她的才能,给她挂了个闲职,安排她可以在全国范围内自由走动,随时收集各地可能发生的暴力事件情报。她终于实现了在全国各地免费旅游的愿望。

    吴情游和白芷也结婚了。他们力求婚宴简单,可没想到,省铁路公安局竟然派人来参加了,离尘市政府也派出一名副秘书长前来祝贺,婚礼简朴而庄重。婚礼上,白芷的整个脸都笑成了一朵深秋的菊花。

    星月承揽到了一个巨有实惠的工程,那根本不是他的实力能够得到的。据说,是市委黄书记替他说了话。不过内幕却没人知道。

    胡闹委托拍卖的失泪镯丢失,按合同,应该得到至少5倍的起拍价补偿。但因为是不可抗拒原因造成,拍卖方最后只赔偿了起拍价100万元。胡闹还给了岳落30万,按妈妈的意思,给吴情游30万,吴情游却死活不要,气得一旁的白芷眼珠子都红了,却不敢吱声。她只好把剩下的70万存起来。

    胡俐没有跟着胡飞扬两口子走,她不愿意当那个电灯炮。她和胡闹两人,被国土局聘为文职雇员,工资虽然不高,却乐得轻闲,也就是干些跑腿学舌、勒表画格的事。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两个人相处极为溶恰。胡闹经常唱歌给胡俐听。胡俐则每天带着那只叫卡宝的狗,没事就到白芷家吓唬吓唬她。

    萧剑最后还是被定了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被关进了离尘看守所。

    一定都很平静和谐,除了岳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10.

    岳落早就还清了120万的借款,还替父母重新买了100亩好田,并为他们在农村盖了新房。他自己,也在市区繁华地段,以胡俐的名义,买了一栋150平方米的复式住宅。他做事极其谨慎小心,也再不为钱发愁。但他确实在犯愁。

    新来的岳离尘市长,(注:冰雨的丈夫是岳光,岳光是前任市长的小舅子,前任市长并不姓岳)为了政绩,准备在离尘市东郊,建一个全国数一数二的工业园区。可市财政根本没有这笔钱。岳离尘就想用国家贷款。可贷款需要抵押。离尘这地方,不说一穷二白也差不多。岳市长思来想去,就把主意打到了和他同姓的岳落身上。

    经过三个多月,岳落早已经查清了萧剑更多的违法犯罪证据,足够萧剑在监狱中呆一辈子。他没有现在就把这些证据拿出来,因为省国土厅已经在怀疑萧剑视频事件和自己有关。他需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再拿出这些证据。反正萧剑已经入狱,不过一只待宰的羔羊而已,他并不着急。现在首要的,是坐稳这个位置。

    岳落在办公室里已经转了一上午了。最后还是觉得这件事必须得做。岳市长据说是靠黑道起家,甫一上任就显示出极大魄力。他以种种理由撤换了近百名科级以上干部,这样的人,实在不是岳落能得罪得起的。其实,岳离尘市长交待给他的事很简单,就是伪造地契。这种事,每个地市都在做,实在并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岳市长需要伪造的数额大了些。那是600个亿。

    岳落直接给管章的内勤打电话,从她那里要来了公章、审批章,这种事也常有,内勤早就司空见惯了,不以为意。之后,岳落把胡闹叫来,告诉她今晚陪自己在这里加班。到了晚上,岳落发现胡俐也被带来了。他不好意思直接赶胡俐走,那必竟是他名义上的小姨子,而且无论胡闹还是胡俐,都绝无出卖自己的可能。他们三个人,在灯下奋战了半宿,终于完成了这项浩大的工程。他又千叮咛万叮嘱,告诉2人千万不能和任何人说起这件事。

    数日后,离尘市政府通过伪造的地契,向国家发改委成功贷到400亿的巨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章   玉落谁家

1.

    吴情游和白芷两口子正在家里研究买房子的事。白芷这几天感觉不舒服,一检查,原来是有喜了。吴情游这间破房子,离火车道太近,天天噪音太子,将来孩子生下来,三口人也没法住。她的夜总会因为兑得急,只兑了32万,加上原来的积蓄,只有70万。吴情游一辈子没攒啥钱,前一段黎尘月住处院,他把仅有的3万块钱也拿出来交给医院了。在市中心买是没戏了。再说,吴情游工资不高,马上又要准备退休了,两个人总得留点本钱干点啥。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着什么地点好时,胡俐抱着卡宝、胡闹抱着阿B就进来了。白芷一看,果断地上了炕,离卡宝远远的。

    “说啥呢,这么热乎?”胡俐大大咧咧在椅子上坐了。胡闹抱着阿B则上了炕。当初哈妹随手给了阿B一下,看它不动,以为死了。不过猫有九命,阿B虽然受了点伤,却又活过来了。吴情游家阿B是常来的,是它的地盘,看见卡宝个头小,朝卡宝喵喵直叫。卡宝虽然是条狗,胆子却小,一个劲往胡俐身后躲。

    “啊,没说啥,正琢磨买房子呢。现在这房价呀,真是太贵了,市区一般地点房价都涨到一万五了,这还让不让老百姓活了。”白芷开始发牢骚。

    “这房价确实太贵了,真心买不起呢。老娘滴宝马王子也不知道啥时候来接俺呀。”胡俐也跟着发牢骚。

    “不光房价,就说看病、将来孩子上学,哪一样不得钱呐。你妈前段住院也没少花吧?”白芷对胡闹说道。

    “可不是嘛,花了25万,也没看见医院干啥,成天就是化验点滴。”胡闹说道。

    “要说现在国家精简体制,惩治腐败就对了,一个政府,把老百姓住房、看病、教育都当作牟利手段,唉!”吴情游叹了口气。

    “吴叔叔,其实,你们可以在东郊附近买房子的。”胡闹忽然说。

    “东郊?那是贫民区呀,房子将来不住了,只能烂手里。”白芷搭茬了。

    “真的,你们在那里买吧,那里房子明年一开春就会增值的。”胡闹接着说。

    “闹闹咋知道那房子会增值?”吴情游也好奇了。

    “厄。。。。”闹闹想起岳落的嘱托,犹豫起来。“反正你们信我的,保证没错的。”

    “切,白姐和吴叔又不是外人。”胡俐的称呼一向乱七八糟,好在白芷和吴情游也不以为意。"咱们市里要在东郊建一座全国第三大的工业园区,配套的,还要建一座生活区呢。东郊明年开春肯定要动迁。到时候以旧换新,旧房立马就变新房了。最好买门市房,那才赚大了。”

    “真的?”白芷的眼睛瞪得象铃铛。

    “可离尘市哪有那么多钱?”吴情游也觉得不太靠谱。

    “不骗你们,真的。市政府通过抵押土地,向国家贷款好几百亿呢,不过,你们可千万别对任何人说呀。”胡俐信口说着,全然没看见胡闹在对面朝她一个劲儿使眼色。

    “这是当然,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乱说。”
---------------------------------------------

    白芷觉得机会来了。胡闹和胡俐的消息,明显来自岳落,那可是市国土局长,离尘之星!岳落的消息如果不准,那这世界上就没准信了。她必须做点什么,让手里这70万至少翻一倍,甚至翻几倍。以70万作本钱,还是太少了些。白芷想来想去,决定去找冰雨。冰雨的红尘酒店,因为保了险,刚获得大量的赔金。政府也给予了酒店一笔不小的补偿。

    “冰雨,不好意思,我还得管你借些钱。”

    “咱姐妹就别外了,你要借多少?”

    “最多越好,最少80万吧。”

    “那么多?你要干什么呀?”

    “我想买房子。”

    “啊,你现在住那地方条件确实差了点。你要在哪买房?”

    “东郊。”

    “东郊?你疯了!那里房子你买来干啥呀?”

    “冰雨,我和你说,你千万别和任何人说,咱们姐妹一场,我就告诉你一个人。这可是绝密。。。。。。。。”

--------------------------------

    冰雨晚上约了几个公安口的朋友,专门请费天吃饭。费天现在可是全离尘炙手可热的人物。看守所所长,副处级,职务虽然不高,油水也不多,但冰雨在火灾时,亲眼见了费天的表现,她对费天非常有好感,觉得他必定有大发展。交一个人,一定要趁他还没发达的时候就交好他,这样将来才可能派上大用场。

    费天最近那真叫春风得意,酒席间,挥洒自如,谈笑风声。惹得冰雨一阵侧目。

    “费哥年纪轻轻,就身居要职,这将来,真是前途无量哈!来,小妹敬你一杯!”冰雨举起了酒杯。冰雨虽然早知道白芷和费天从前关系不错,但以前一直没朝过相,此刻更是装作对费天一无所知。

    “冰总客气了,我就是一个穷警察,连现在住的房子都是租的,怎么比得上冰总开着那么大买卖,日进斗金?这杯,还是算我敬冰总吧。”费天哈哈笑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他没房子?”冰雨心里一动。白芷告诉冰雨那消息时,她并没有太往心里去。因为,冰雨的理念是,只经营自己熟悉的东西,对不熟悉的事,千万不要看到有利就冒然尝试。也正因为她的谨慎,红尘大酒店才有了现在的规模。“其实,我到听说一件事,没准对你有用。”

    “喔?什么事?”

    “是这样的。。。。”冰雨凑到费天耳边,轻轻嘀咕了几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57 | 显示全部楼层
2.

    费天最近已经因为钱的事愁疯了。

    他虽然因为表现突出,被破格提拨,但他可绝不想一辈子呆在这个位置上。人总是要往前看的,他想换一个更有油水的地方,更想提到正处,到哪个分局混个局长当当。现在自己被提拨,但可千万不要以为是自己真的表现有多突出,能力有多出色,那只是领导抬举你罢了!现在如果两眼一闭,装闭目哈,不但以后没前途,没准啥时候,领导心里不爽,就把你调到市局哪个地方,挂个办公室主任之类的闲职,让你一辈子窝在一个闲出屁,淡出鸟的地方。他必须马上对有关领导有所表示,以证明自己懂事,知道感恩,识大体,顾大局。

    可费天真心没钱。前一段自己在住院治疗,还有个推托。现在出院也有半个多月了,再不表示怕晚了。已经有个别领导在谈话中暗示他,要先做人,后作事,这已经是红果果的勒索和威胁。费天表面风光,内地里却急得如火烧腚。

    现在,他觉得机会来了。他是公安出身,对低买高卖的事不感兴趣。关键他认为任何买卖都有风险。不过,他这一段听了一些风言风语,说前国土局副局长萧剑,是被现任局长岳落整下马的。而萧剑,正关在他这里!
-------------------------
     
    萧剑在狱中,和一个普通犯人一样,没有任何异常。甚至当他听到悠悠牺牲,组织全灭的时候,他的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他只想,有一天能出去,干掉岳落,报仇!他只有这一个信念。他没有坐以待毙。市里传出的岳落指使胡闹发视频,岳落以权谋私,故意整自己的传言,都是他通过外面关系放的风。他现在没有更大的能力,但也绝不会让岳落好过。

    当费天连夜把自己带到他的办公室时,他实在不知道什么原因。

    “萧局长,坐!”费天很客气。

    “我是个犯人,不是局长。”萧剑打心眼里看不起费天,小人得志而已。他冷冷地打量了一下费天,在费天对面的沙发坐了。

    “萧局客气了。想当初,你也是叱咤离尘的风云人物。这声局长,还是要叫滴。。。”

    “有什么话请直说,你找我来,应该不是和我聊天的吧?”萧剑直接打断了费天。

    “哈哈!爽快!我就喜难萧局的爽快劲!我也不绕弯子了,我听说,你有个仇人?”

    “费所长见笑了,我萧剑只是个犯人,哪来的仇人?”

    “萧局先别着急否认嘛。我有一个消息,可以让那人三天之内下课,一辈子呆在监狱,甚至是。。。。”费天用右手做了手枪的姿式,在自己太阳穴上比了一下。“不知道萧局愿不愿意听?”

    “真的?什么消息?”萧剑激动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萧局别激动嘛,哈哈,坐下,坐下慢慢谈。”费天掏出一根烟,点着吸了一口,身子向老板椅上一靠,开始吞云吐雾。

    “费所长,明人不说暗话,你的消息如果有用,我萧剑买了,不管什么代价。”

    “爽快!我想先知道,你的仇人是不是姓岳?”

    “不错,很多人都知道。”

    “我也从朋友那里打听了一下,不过,我还是想亲口问一下萧局,不知道,咱们市里还有多少闲置土地,总价值是多少?”

    “现在还有多少我不清楚,必竟我进来有一段时间了。不过,二三十个亿还是有的。你问这是什么意思?”

    “现在,我想和你谈笔交易。”

    “请说。”

    “我要的不多,只要200万。我知道,对于萧局这样的领导,200万实在不算什么。而且,我要先收到钱,才能把消息告诉你。”

    “我可以给你200万,可是我怎么知道你的消息一定有用?”

    “你可以不信。我不强求。”

    “好!我答应你!给我个电话,我现在就安排人。是打卡还是现金?”

    “现金。”

-------------------------------------------

    第二天中午,离尘市发生了一个大事件。

    前国土局副局长萧剑,在狱中,实名在新浪、腾讯等多家网站发布了一条微博。微博的题目是:

    “离尘市政府以伪造地契的非法手段,骗取国家贷款数百亿”

    贴子很长,但一句也没提到岳落,甚至很少提到国土局。而是处处指责市政府。萧剑故意不提岳落,是因为他明白这种事根本不是岳落自己能干的。将来即使定罪,岳落也是被人指使,判个几年了事。他要让岳落死!他要逼指使岳落的人,将岳落灭口!

    贴子发出后,因为是实名,一时跟贴无数。浏览量在短短2个小时内已经破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57 | 显示全部楼层
3.

    岳落心急火燎地将胡闹和胡俐叫进办公室,关上了门。

    “你们俩说,那件事,你们是不是对外人说了!”

    “没有哇”胡俐还想狡辩。

    “是这样的,吴叔叔家要买房子,我建议他在东郊买。然后就提了几句。我们只跟吴叔叔和白芷说过。而且嘱咐他们一定不要和别人说的。”胡闹接口了。

    “你们俩干的好事!”岳落用力一捶桌子,发出“啪”地一声大响。“你们自己看!”岳落把电脑屏幕转过去,那条微博回贴量已经达到数百。

    “也没啥大不了的呀,这里不全是说市政府嘛,又没提你。”胡俐又开始捌嘴了。

    “岳落,这事是不是很严重?”胡闹开始担心了。

    “不算严重,这事查起来,没个半年都查不清。即使查清了,我也只是受人指使,伪造证据,判几年罢了。”岳落无奈地苦笑起来。

    “这还不严重?要判刑?”胡闹眼泪开始在眼圈里转了。

    “如果只是判刑,我认了。可这篇微博,处处指责市政府,你知道新来的岳离尘市长是个什么角色?他是靠黑社会起家的!他一定会弄死我灭口!”

    “天呐!那咋办?”胡俐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小俐,你先出去一下,我和闹闹单独说两句话。”
--------------------------------

    “闹闹,我必须立刻就走。在这里,我可能活不到明天。只要我消失,这件案子就是个死案,谁也查不清是怎么回事。我在这,不但我会死,将来查出你和胡俐参与了这件事,你们俩也必死无疑!我只有走。我走了,他们就是查出你和小俐参与这件事,也不敢轻举妄动,他们要顾忌我在外面揭他们的底。他们只会拼命保护你们。这件案子数额实在太大,我必须走。”

    “岳落,我害了你,呜呜。。。。我陪你一起走行吗?”

    “不行。两个人在一起目标太大,关键是,你根本没有假身份证。你必须呆在离尘,哪也不要去。用小俐名字买的那套房子,发票在你那,先不要着急办房照。至少两年以后才能办房照。这里,有两张银行卡,每张里面有50万,名字卡上有,密码是你的生日。你把一张转交给我父母,另一张你留着。我走以后,你和小俐立即辞职,这个月工资也不要领了。”

    “岳落,呜呜。。。。。。我不想让你走,对不起。。。。”

    “宝贝,没事的,过几年这事平息了,我就回来找你,别哭,木么,我得赶快走了。”

    “岳落。。。。。。。。”
-------------------------
     岳落出了门,打车去了一个车库,从里面提出一台车。那是他以别人名义买的一台奥迪A6L,车里,有两部新手机,还有两个假身份证。后备箱中,还有20万现金,那是他现在的全部财产。他发动了车,出了车库。

    他没有和胡闹说实话,他的案子,根本不是几年内就能平息的,无论是国家,还是市里那位领导,都会不停寻找他,直到天涯海角!

    他从手抠中拿出一个小瓶子,那里面是剧毒氰化钾(就是英菽吃的那种药)。他把瓶子小心翼翼揣进了上衣兜里。他决定,只要一被找到,就立刻死去。

    一个月后。岳落被全国上网通缉。

    胡俐自从那天离开岳落办公室,就神秘消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57 | 显示全部楼层
4.

    离尘江边,多了一个流浪歌手。她拿着一把吉它,每天坐在江边孤独地唱着歌。没人给钱,她也不恼,有人给钱,她也不谢。她遗传了她父亲性格中的倔强和骄傲。她把那两张卡全给了他的父母,连带自己那张70万的银行卡。

    她的歌声空旷、低沉,嗓音略微有些嘶哑。她一般下午三四点钟出来,唱到天黑回家。每天,她的最后一首歌一定是《人在旅途洒泪时》。歌词似乎被她改动了几句,那歌声中,有着和她年龄绝不相称的沧桑和悲凉。

    明白世途多么险阻
    令你此时孤独离去
    看远路 正漫漫
    谁谓抉择不容易
    前路渺茫请君三思
    问你可曾心生悔意
    要退路 也恨迟
     人在旅途洒泪时
    泪已流
     正为你重情义
    泪干了
     在怀念往事
    心中有约誓 永难移
    期望有日相会时
     是我害苦了你
    万语千言怎表悔意

--------------------------------------

    千里之外的一个城市,一个削瘦的男人站在一家玉器店门口已经好久了。这家玉器店生意极好,不停有人进进出出。他拎着一个方便袋,那里面,装着她最爱吃的草苺和樱桃。他想像着,有一个美丽的女孩会从那玉器店中走出来,她一定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不知什么时候天黑了,玉器店开始打佯。他叹了口气,缓步走开了。

    路灯下,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

    她还住在吴叔叔那个小屋子里。

    认识他时,她住在这里,现在,还住在这里。

    认识他时,她兜里只有几十块钱。现在,还是一样。

    认识她时,她有一只玉镯,现在,她有一只绣着白莲的苏绣手帕。

。。。。。。。。。。。。。。。。

    翻起那些回忆,重演着某天的好戏,今非昔比,那怕是去年今日,也悄悄的在变......

    从前随手也可搞个笑,幽个默,诙个谐,拍个图,文个字,串个烧...为什么今天感觉随手不了?

    我真发现找不到可以娱己及人的题材,细胞流失?思维缺失?幽默丢失?都是我的损失!

   一个心已死去的人,还有什么可以闹?胡闹也得坚持下去吗?

    不管什么 都会慢慢老去 思念与孤独  加速着这个过程

    (注,此段抄自胡闹本人贴子)
------------------------------------

    两年后,某城市发生了一场车祸,一辆奥迪A6L忽然失控,在路上翻了几个跟头,冲出道路燃烧起火,最后落到江中,并发生爆炸。司机被炸的肢离破碎,当地警方只找到一只完整的烧焦了的右腿和一些碎肉。车上发现了司机的身份证件,竟然是全国上网的通缉犯岳落。经DNA比对,证明司机确属岳落无疑。

    离尘日报第一时间,刊登了这则消息。离尘电视台也做了报导。至此,一起离尘国土局局长利用职务之便,伪造地契骗取国家巨额贷款的案件告破。

    离尘日报登出的当晚,离尘看守所中,一个叫萧剑的犯人自杀在狱中。他用一块碎玻璃割断了自己的静脉,流尽了他生命中所有的鲜血和苦痛。

-----------------------------

     一个叫胡闹的流浪的女歌手,在看到新闻后,拎着一把吉它,徒步走出了离尘。她的身上,只有一百块钱,还有一只白色手帕。

    她想起了他曾经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我要为你搭个大大的台子,让你在上面歌唱。我要让全离尘市,甚至全国的人听到你的歌声!”

    没有人再见过那个流浪歌手,她再也没有回来。

    (正文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4:57 | 显示全部楼层
5.

    这其实已经是后记了。为了大家心情,这个后记看来必须得写的,否则估计我会S滴粉惨。

-----------------------------

    黄山之巅。

    “真想不到,你岁数不小,还蛮有劲儿的,竟然能一直爬上来。”

    “当然,我二十几年前就爬过这里。怎么样,这里挺漂亮吧?”

    “确实漂亮!”曾柔由衷感叹。

    “漂亮就好,别说俺老朱骗你就成。”朱剑峰哈哈笑着。

    “我一直不明白,你当初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还通过我除掉了那个叫喀喀买提的村子。”

    “其实很简单。小芸带你回来,已经发现你的不一般了。她特意让我过去,就是为了查你的底。”

    “芸姐实在太坏了!可你怎么就确定我是干什么的?”

    “开始时我当然什么也不知道。所以我在偷了我包去洗手间的时候,在你鞋跟下面安了一个窃听器。”

    “你!你太卑陋了,哈哈!”曾柔笑得花枝招展。

    “彼此彼此喽。你当时不也一样。”朱剑峰一脸的不在乎。

    “可你为什么在包里留下我爸带着胡俐做的三次案子的时间地点,还有那个村子的名字呢?”

    “我其实也是在赌。首先,你肯定不是一个普通警察。你的手很嫩,但掌骨边缘,有一层硬茧,那是练习铁砂掌之类功夫留下的。这种硬气功,是国安局训练特工时经常采用的手段。当然,一些江湖门派和特警也会练这类功夫。不过,一个江湖门派,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故意交好朱芸,来套取我们的秘密的。因此,你只能是特务,或者特工。”

    “你要赌错了呢?”

    “赌错了也没什么呀,那三件案子,又不是我做的。”

    “可你什么时候确定我就是特工的?”

    “你鞋里的窃听器,在你走路时,我这边是听不清你在说什么的。不过静下来时就不一样了。在你回家用电脑前,你敲击了长达16位的开机密码。在使用电脑过程中,你多次快速输入长达32位数的密码,速度极快,远远超过了你打字的速度。据我所知,只有国安局才会用这么长的密码。”

    “你就凭敲击键盘的声音确定我的身份?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可你怎么找到我爸的,我不相信你会认出他。”

    “其实,你在红尘大酒店拣到飞扬师兄,噢,是你爸,我就怀疑他了。因为我知道你爸自膝盖以下是断了的。而你第二天出去时,恰好换了鞋。我听到他在你出去后,一直研究你的电脑,但没打开。我就明白他非同寻常,就找到了他。”

    “这么说,你那天晚上根本一直没睡,在占我便宜?”

    “我发誓,我睡着了,真的睡着了,啊。。。。。。”

-------------------------------

    “可是,你对我胡闹妹妹是不是太狠了,她现在还在不停流浪,心如死灰。我心里都会经常莫明其妙地疼呢。”

    “人做错了事,总要付出代价的。再说,小俐会一直暗中保护她的。”

    “你到底啥时候让她去见我妹夫哇。”

    “现在还不行,至少还要过一两年。因为,很可能还有人不相信岳落已经死了,在暗中跟踪胡闹。”

    “嗯,算你说的有理。”

-----------------------------------

    “这是?失泪镯?还是一对!”曾柔的眼睛瞪圆了。

    “喜欢吗?送给你。”

    “我知道我爸把一只镯子给你的,另一只,不是在拍卖会上丢失了吗?”

    “说来也巧。有一个叫星月的商人,他在混乱的会场上,偷走了那只镯子。他很傻,有一天,他竟然请胡俐吃饭,让胡俐戴了一次那只镯子。胡俐告诉了我,我就让小芸去星月家,用一只假镯子,将真的换了回来。好看么?”

    曾柔一对玉臂上,戴着一对碧绿的玉镯。每只镯子正上方,都有一块眼睛状的黑斑。两只手臂凑在一起,就象一个美人的双眸,悠悠地凝视着人世间的所有快乐悲伤。

-------------------------

    又是两年后。

    江南一个小城市的玉器店里,一个削瘦的男人,正趴在柜台上打盹。他是个残疾人,一条右腿几乎齐根没有了,柜台后面是一只他借以行走的拐杖。

    “喂!卖东西!”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

    “我们这里不收玉,到别处去吧。”男人并没有抬起头,继续睡觉。

    “我卖的不是玉,再说,我说卖你就必须收!”那女声似乎愤怒了。

    男人抬起头来,只看见一张白色的手帕在眼前飞舞。那是一只纯手工苏绣手帕,上面绣着一朵淡淡的莲花。

    (全剧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05: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东东一共写了20个晚上。今天才知道它一共97小节。
一共12万字,总字数和简本茶花女差不多。
因为是论坛人物小说,采用了剧本的写法,切换镜头,变幻视角。造成主角都显得不明显,这是没办法的事。
这里估计没人读的。不过,还是放这里比较安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荒堂布衣 发表于 2014-9-9 16:41
慢慢读

这个不是小说,是写论坛里人胡编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水清浏   

GMT+8, 2019-1-16 22:54 , Processed in 0.176908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