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水清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777|回复: 27

[转贴] 清-潘德舆《养一斋诗话》卷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8-17 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司空表圣《诗品》,首列“雄浑”一门。然其五言如“草嫩侵沙长,冰轻着雨消”,“坡暖冬生笋,松凉夏健人”,“夜短猿悲减,风和鹊喜灵”,“马色经寒惨,雕声带晚饥”,“棋声花院闭,幡影石坛高”,“地凉清鹤梦,林静肃僧仪”,“暖景鸡声美,微风蝶影繁”,七言如“得剑乍如添健仆,亡书久似忆良朋”,“孤屿池痕春涨满,小栏花韵午晴初”,“五更惆怅回孤枕,犹自残灯照落花”,佳句累累,终无可当“雄浑”之目者。若其《漫题》、《偶题》、《杂题》诸小诗,亦多幽致。如“破巢看乳燕,留果待啼猿”,“鸟窥临槛镜,马过隔墙鞭”,“晒书因阅画,封药偶和丹”,“鸥和湖雁下,雪隔岭梅飘”,“溪涨渔家近,烟收鸟道高”,“陂痕侵牧马,云影带耕人”,“绿树连村暗,黄花入麦稀”,颇令人应接不暇,要於“雄浑”两字,概乎未有闻也。表圣以後善论诗者,首数沧浪严氏,平时以李、杜之金□擘海,香象渡河为法。而李西涯谓“沧浪所论,超离尘俗,反覆譬说,未尝有失。顾其所作,徒得唐人体面,少超拔警策处。凡识得十分,只做得八九分,其一二分,乃拘于才力,其沧浪之谓乎”。愚谓表圣善论诗,而自作不逮,亦犹是也。而自题其集云:“撑霆裂月,劫作者之肺肝,亦当吾言之无怍。”蹈恕己则昏之弊,不类善论诗者所云矣。虽然,表圣劲节清标,映蔚史乘,诗即未造稳境,後人犹谅之,况有进於此者哉!详本而略末,凡持论者所当知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阳明诗“江流天地变秋声”,宋荔裳诗“江流日夜变秋声”,此袭而善者也。袭而善者,意转而境深,否则意浮而调旧。毫厘之分,天地悬隔,作诗者仍以不相袭为审慎耳。汉人乐府“白露变为霜”,杜诗“马鸣风萧萧”,只添《风》、《雅》一字,而别成气格。此唯汉人、杜公可也,他人免效此捧心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子野《湖州西溪》诗:“浮萍断处见山影,野艇归时闻草声。”上句佳,却似词;下句不佳,尚是诗,个中消息当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袁简斋谓“唐、宋者,历代之国号,与诗无与;诗者,各人之性情,与唐、宋无与”。隽语解颐,一空□障。简斋诗可议,此论不可废也。明人诗大致学唐,惟吴文定作诗作字,皆学苏公。李文正主张唐人者,亦称其诗之□郁深厚,唐、宋原不分畛域也。第专学苏公,亦恐做病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前谓剑南闲居遣兴七律,时仿许丁卯之流,非冤之也。如“数点残灯沽酒市,一声柔橹采菱舟”,“高柳簇桥初转马,数家临水自成村”,“似盖微云才障日,如丝细雨不成泥”,“夜雨长深三尺水,晓寒留得一分花”,“童儿冲雨收渔网,婢子闻钟上佛香”,“绕庭数竹饶新笋,解带量松长旧园”,“钓收鹭下虚舟立,桥断僧寻别径归”,“瓶花力尽无风堕,炉火灰深到晓温”,“绿叶忽低知鸟立,青萍徐动觉鱼行”,如此更仆难尽,无句不工,无工句而非许丁卯之流也。陈訏曰:“放翁一生精力,尽於七律,故最多最佳。古诗稍有松处。”夫谓陆之律胜於古,已属一误。又谓七律乃一生精力全注,尤不识其用力处也。且放翁七律,佳者诚多,然亦佳句耳;若通体浑成,不愧南渡称首者,尝精求之矣。如“地连秦雍川原壮,水下荆扬日夜流”,“早岁君王记姓名,只今憔悴客边城”,“时平壮士无功老,乡远征人有梦归”,“少日壮心轻玉塞,暮年幽梦堕沧洲”,“诸公勉画平戎策,投老深思看太平”,“一点烽传散关信,两行雁带杜陵秋”,“三峡猿催清泪落,两京梅傍战尘开”,“只要闾阎宽吴楚,不须亭障肃弓刀”,“今皇神武是周宣,谁赋南征北伐篇”,“老子犹堪绝大漠,诸君何至泣新亭”,“十月风霜欺客枕,五更鼓角满江天”,“夷甫诸人骨作尘,至今黄屋尚东巡”,“细雨春芜上林苑,颓垣夜月洛阳宫”,“远戍十年昨的博,壮图万里战皋兰”,“绿沈金锁俱尘委,雪洒寒灯泪数行”,“荣河温洛帝王州,七十年来禾黍秋”。此十数章七律,著句既遒,全体亦警拔相称。盖忠愤所结,志至气从,非复寻常意兴。较之全集七律,数十之一耳。然论放翁七律者,必以此为根本,而以“数点残灯沽酒市”等诗附之,乃知诗之大主脑,翁之真力量,否则赞翁而翁不愿也。翁诗云“若心自古乏真赏”,其信然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放翁诗学所以绝胜者,固由忠义盘郁于心,亦缘其於文章高下之故,能有具眼,非後进辁才所能知也。《白鹤馆夜坐》云:“袖手哦新诗,清寒愧雄浑。屈宋死千载,谁能起九原?中间李与杜,独招湘水魂。自此竞摹藩。兰苕看翡翠,烟雨啼青猿。岂知云海中,九万击鹏鲲。”《书叹》云:“文章有废兴,盖与治乱符。庆历嘉佑间,和气扇大炉。诸公实主盟,浑灏配典谟。吾犹及故老,清夜陪坐隅。论文有脉络,千古著不诬。久幽士固有,速售理则无。”《感怀》云:“世儒凿户牖,道术将瓜分。孤陋守一说,百氏殆可焚。後来岂无人,鼻垩谁挥斤?巍巍贞观治,房魏出河汾。”《文章》云:“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粹然无疵瑕,岂复需人为?君看古彝器,巧拙两无施。汉最近先秦,固已殊淳漓。后夔不复作,千载谁与期!”此等议论,乃千古大匠嫡传,拙工淫巧,两无是处。能之者一代不过数人,即知之者亦未可多得。朱子论放翁诗曰:“近代惟见此人有诗人风致。”刘後村曰:“放翁学力似杜甫。”盖放翁固知之而几几乎能之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放翁诗择而玩之,能使人养气骨,长识见。如《题十八学士图》云:“但馀一事恨千载,高阳缪公来窜名。”《长门怨》云:“早知获谴速,悔不承恩迟。”《古意》云:“士生固欲达,又惧徒富贵。素愿有未伸,五鼎澹无味。”《灌口庙》云:“姓名未死终磊落,要与此江东注海”。《古离别》云:“死即万鬼邻,生当致虞唐。丹鸡不须盟,我非儿女肠。”《艾如张》云:“稻粱满野弃不啄,虽有奇祸无阶梯。”《书志》云:“肝心独不化,凝结变金铁。铸为上方剑,畔以佞臣血。”《古意》云:“夜泊武昌城,江流千丈清。宁为雁奴死,不作鹤媒生。”堆阜峥嵘,壁立千仞,所谓“字向纸上皆轩昂”也,彼岂以消遣景物为事者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放翁作梅诗,多用全力。如“山矾水仙晚角出,大是春秋吴楚僭。馀花岂无好颜色,病在一俗无由砭。朱栏玉砌渠有命,断桥流水君何欠”。又如“冰崖雪谷木未芽,造物破荒开此花。神全形枯近有道,意庄色正知无邪。高坚政要饱忧患,放弃何遽愁荒遐”。又如“精神最遇雪月见,气力苦战冰霜开。羁臣放士耿独立,淑姬静女知谁媒?摧伤虽多意愈厉,直与天地争春回”。笔力横绝,实能为此花写出性情气魄者,但不无著力太过。至如“平生不喜凡桃李,看了梅花睡过春”,“梅花自避新桃李,不为高楼一笛风”,语涉讥刺,亦非本色。若“坐收国士无双价,独立东皇太一前”,“相逢只怪影亦好,归去始知身染香”,又嫌好使事也。尝谓放翁咏梅七律至数十首,惟“孤城小驿初飞雪,断角残钟半掩门”一联,稍得神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梅诗最难工,即以千古名句论之,如鲍明远“霜中能作花”,朴质寡深情。庾子山“定有咏花人”,流动阙精理;“枝高出手寒”,高简不细入。阴铿“从风还共落,照日不俱消”,紧切乏馀蕴。陈君倩“草短犹通屟,梅香渐著人”,旖旎少真致。老杜“幸不折来伤岁暮,若为看去乱乡愁”,别致异中锋;“巡檐索共梅花笑,冷蕊疏枝半不禁”,□情未独造。崔道融“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刻挚无浑涵。王荆公“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亲切有稚气。坡公“数枝残绿风吹尽,一点芳心雀啅开”,精妙近琐屑;“海南仙云娇堕砌,月下缟衣来扣门”,绮思妨正骨。张文潜“清香侵砚水,寒影伴疏灯”,婉约亦侧面。谢叠山“天地寂寥山雨歇,几生修得到梅花”,悲郁非即景。即逋仙以梅诗擅名,而“池水倒窥疏影动,屋檐斜入一枝低”,亦雅淡嫌宽泛;“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犹韶秀乏远神也。必求名句,惟老杜“山意冲寒欲放梅”,坡公“竹外一枝斜更好”,释齐己“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逋仙“雪後园林才半树,水边篱落忽横枝”,及放翁“孤城小驿”一联耳。晚宋张泽民有“才放一花天地香”句,似夺胎於晦翁“数点梅花天地心”句,而脱去道学门面,语便可诵,然韵味终未深也。梅诗虽工如此,而方虚谷所选多至二百篇,佳句不能三五联,冗滥无识,一何可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宋人萧德藻梅诗,有“江妃危立冻蛟背,海月冷挂珊瑚枝”,看似崛强,实与“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一太熟,一太生,同是诗家左道。凡学诗者,入手即避此二种,方有根基可望,勿认萧君二语胜于季迪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宋人梅花诗,如戴复古“水边山际频凝顾,怕有寒梅昨夜花”,杜小山“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张良臣“梅花到得吹成雪,尽是清愁不似香”,史文卿“夜半和风到窗纸,不知是雪是梅花”,严月涧“昨夜瓦瓶冰冻破,梅花无水自精神”,徐元杰母“不知帘外溶溶月,上到梅花第几枝”,皆舌尖上言语,非诗蕴也。惟黄谷城“一夜霜清不成梦,起来春意满人间”,略可与逋仙亚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子苍“倦鹊绕枝翻冻影,飞鸿摩月堕孤音”,俞秀老“有时俗事不称意,无限好山都上心”,纯是筋骨。然皆语尽意中,唐人不肯为者。或曰唐、宋真有分乎?曰否。胡少汲“同是行人更分手,不甚风树作离声”,此即唐人语矣。胡犹宋之不甚著名者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贺方回《定林寺》诗:“破冰泉脉漱篱根,坏衲遥疑挂树猿。蜡屐旧痕寻不见,东风先为我开门。”荆公见之,大加称赏。僧显忠《闲居》诗云:“竹里编茅倚石根,竹茎疏处见前村。闲眠尽日无人到,自有春风为扫门。”荆公亦常诵不去口。二诗风味甚似,然方回虽名手,犹未逮僧诗之清绝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杜紫薇谓李长吉诗“少加以理,奴仆命《骚》可也”。夫“奴仆命《骚》”者,惟《三百篇》耳,长吉为《骚》之奴仆而不足者也。长吉古诗,吾惟取其“星尽四方高,万物知天曙”,“买丝绣作平原君,有酒惟浇赵州土”,“二十八宿罗心胸,元精耿耿贯当中”,“雄鸡一声天下白”,“凉风雁啼天在水”诸句,及“长卿寥落悲空舍,曼倩诙谐取自容。见买若耶溪上剑,明朝归去事猿公”一绝耳。馀非鬼语,则词曲语,皆不得以诗目之。严沧浪云:“玉川之怪,长吉之诡,天地间自欠此体不得。”立论已属支离。刘後村并谓“古乐府惟李贺最工”,直反易东西,倒乱黑白之言也。後村颇学长吉,如《赵昭仪春浴行》:“小莲夹拥真天人,红梅犯雪欹一朵。”《东阿王妃梦行》:“软香蕙雨裙衩湿,紫云三尺生红靴。”此类成何言语?诗之妖而已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长吉“天若有情天亦老”,秦少游以之入词,缘此句本似词也。至如“黑云压城城欲摧”,“酒酣喝月使倒行”,“石破天惊逗秋雨”,“酒中倒卧南山绿”,“卷起黄河向身泻”,凡有意作奇语者,皆易为之。何也?无理之奇,本不奇也。变险而媚,则又如“一双瞳人翦秋水”,“小槽酒滴真珠红”,“玉钗落处无声腻”,“高楼唱月敲悬珰”,“春营骑将如红玉”等句,此尤词场骋妍之惯技,即之可喜,久之生厌者。然钓名之士,欲人一见惊喜,刻意造句,必险必媚,而後易於动目。呕出心肝者,竟为後世声气用矣。悲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水清浏   

GMT+8, 2019-3-23 00:59 , Processed in 0.191964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