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水清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隰桑叶

[转贴] 清-潘德舆《养一斋诗话》卷五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长吉“漆炬迎新人,幽圹萤扰扰”,“石马卧新烟,陵树风自起”,“旋风吹马马踏云”,“纸钱窸窣鸣旋风”,“秋坟鬼唱鲍家诗”,“嗷嗷鬼母秋郊哭”,“彭祖巫咸几回死”,“酒不到刘伶坟上土”,“柏陵飞燕埋香骨”等句,固鬼诗矣。即如“瘦马秣败草”,“冷花寒露姿”,“霜重鼓声寒不起”,“老兔寒蟾泣天色”,“空山凝云颓不流”,“九节菖蒲石上死”,“劫灰飞尽古今平”,“东关酸风射眸子”,“鲤鱼风起芙蓉老”,“家人折断门前柳”,“况是青春日将暮”,“秋风吹地百草乾”,“从君翠发芦花色”,“妾颜不久如花红”,随意拈出一语,皆夭亡徵也。人非与寿为仇,何苦效之哉!至如“画栏桂树悬秋香,三十六宫土花碧”,“漏催水咽玉蟾蜍,卫娘发薄不胜梳”,“兰风桂露洒幽翠,红弦袅云咽深思”,“寒入罘罳殿影昏,彩鸾帘额著霜痕”,“画弦素管声浅繁,花裙綷\縩步秋尘”,“麒麟背上石文裂,虬龙鳞下红肢折”,皆以极艳之辞,写极惨之色,宛如小说中古殿荒园,红妆女魅,冷气逼人,挑灯视之,毛发欲竖,吾不解世人何以爱好之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鲍溶诗云:“门前青山路,眼见归不得。”姚合诗则云:“门外青山路,因循自不归。”愤婉各尽其妙。合诗体气清整,人以为宋末四灵之开山,恐不尽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元微之目张承吉为“雕□小巧,奖藉之恐变风教”。此虽谗谮之词,不足为据,然如承吉所制《□王小管》、《李□笛》、《玉环琵琶》、《□娘羯鼓》、《耍娘歌》、《悖□儿舞》、《容儿钵头》、《宁歌来》、《阿保□汤》、《集灵台》诸绝句,专觅宫闱琐事,被之讽咏,扬其阙失,得不有妨名教?至於《病宫人》、《爱妾换马》诸律,以及“玉钗斜白燕,罗带弄青虫”,“镫金斜雁子,鞍帕嫩鹅儿”,“红粉美人擎酒劝,锦衣年少臂鹰随”,“鸳鸯钿带抛何处,孔雀罗衫付阿谁”诸律句,岂非纤俗害正之尤耶!吾独惜以承吉之才,能为“晴空一鸟渡,万里秋江碧”,“河流出郭静,山色对楼寒”,“海明先见日,江白迥闻风”,“地盘山入海,河绕国连天”,“仰砌池光动,登楼海气来”,“风帆彭蠡疾,?水洞庭宽”,“人行中路月生海,鹤语上方星满天”,“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洲”诸句,可以直跨元、白之上,而竟为微之所短,又为乐天所遗也。凡有才者,总须贵重其言。承吉不自慎惜,天耶?人耶?当自反矣。然乐天荐徐凝而抑承吉,心实不公。计敏夫乃谓乐天以实行取人,殆喜凝之仆略椎鲁,而以祜之宫体艳诗为轻薄。不知凝诗如“恃赖倾城人不及,檀妆惟约数条霞”,“一日新妆抛旧样,六宫争画黑烟眉”,“忆得倡门人送客,深红衫子影门时”,何尝非宫体,何尝非艳诗耶?且凝诗无语不拙,自夸“一条界破青山色”,坡公目为恶诗,而後人犹理其冤,可笑甚矣!□《古树》一绝云:“古树欹斜临古道,枝不生花腹生草。行人不见树生时,树见行人几回老。”历落有姿致。而此诗或谓僧伯皎作,编入宋诗中,亦未信其果为凝诗否也。考凝之诗,既无以过人,其所以得白公之推重者,白刺杭州,访求牡丹,开元寺僧植一本以待白至,凝不识白,而先有“含芳只待舍人来”句,殆捷于逢迎耶?中联云:“海燕解怜频睥睨,胡蜂未识更徘徊。虚生芍药徒劳妒,羞杀玫瑰不敢开。”以拙笔而为巧媒,犹夸於韩侍郎,云“一生所遇惟元白”,宜张承吉之滋不服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宋绝句尤不似唐,然王渔洋《池北偶谈》专录宋七绝之似唐者数十首,何尝不可与唐人匹!予又从近人严长明用晦所选《千首宋人绝句》中,反覆拣择,得其似唐者百数十首,承渔洋之风旨,广渔洋所未备,世之於唐、宋分左右袒者,喙亦可以息矣。第用晦此本,较之洪容斋《万首唐人绝句》,纂次颇核,所选诗皆有可观,亦较胜王渔洋《唐人万首绝句选》本,而宋人绝句之佳者,仍未尽於是也。如欧阳公《丰乐亭》云:“红树青山日欲斜,长郊草色绿无涯。游人不管春将老,来往亭前踏落花。”苏子美《夏意》云:“别院沈沈夏簟清,石榴开遍透帘明。树阴满地日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苏长公《澄迈驿通潮阁》云:“倦客愁闻归路遥,眼明飞阁俯长桥。贪看白鹭横秋浦,不觉青林没晚潮。”《南堂》云:“扫地焚香闭阁眠,簟纹如水帐如烟。客来梦觉知何处,挂起西窗浪接天。”韩子苍《代葛亚卿作》云:“君住江滨起画楼,妾居海角送潮头。潮中有妾相思泪,流到楼前更不流。”陈简斋《清明》云:“卷地风抛市井声,病夫危坐了清明。一帘晚日看收尽,杨柳微风百媚生。”范至能《横塘》云:“南浦春来绿一川,石桥朱塔两依然。年来送客横塘路,细雨垂杨系画船。”陆务观《读晋书》云:“诸公日饮万钱厨,人乳蒸豚玉食无。谁信秋风雒城里,有人归棹为莼鲈。”《闻雁》云:“过尽梅花把酒稀,薰笼香冷换春衣。秦关汉苑无消息,又在江南送雁归。”《游寒岩钓矶》云:“竹里茅茨竹外溪,粼粼白石护苔矶。想应日日来垂钓,石上蓑衣不带归。”严坦叔《兵火後还乡》云:“万屋烟销馀塔身,还家何处访情亲?旧时巷陌今难认,却问新移来住人。”严沧浪《酬友人》云:“湘江南去少人行,瘴雨蛮烟白草生。谁念梁园旧词客,桄榔树下独闻莺?”释道潜《临平道中》云:“风蒲猎猎弄轻柔,欲立蜻蜓不自由。五月临平山下路,藕花无数满汀洲”。戴复古《江村晚眺》云:“江头落日照平沙,潮退渔船阁岸斜。白鸟一双临水立,见人飞起入芦花。”此十数绝句,与唐人声情气息,不隔累黍,何故遗之?且无论唐、宋,即以诗论,亦明珠美玉,千人皆见,近在眼前,而严氏置若无睹,故操选柄为至难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宋人绝句亦有不似唐人,而万万不可废者,如陆放翁《读范至能揽辔录》云:“公卿有党排宗泽,帷幄无人用岳飞。遗老不应知此恨,亦逢汉即解沾衣。”《追感往事》云:“诸公可叹善谋身,误国当时岂一秦?不望夷吾出江左,新亭对泣亦无人。”朱继芳《淮客》云:“长怀万里北风客,独上高楼望秋色。说与南人未必听,神州只在阑干北。”吴则礼《绝句》云:“华馆相望接使星,长淮南北已休兵。便须买酒催行乐,更觅何时是太平?”路德章《盱眙旅舍》云:“道傍草屋两三家,见客擂麻旋点茶。渐近中原语音好,不知淮水是天涯。”郑汝谐《题盱眙第一山》云:“忍耻包羞事北庭,爰奴得意管逢迎。燕山有石无人勒,却向都梁记姓名。”此类纯以劲直激昂为主,然忠义之色,使人起敬,未尝非诗之正声矣。至如元吉《夜坐》云:“忽忆梅花不成语,梦中风雪在江南。”宋无《杭州》云:“内前尚有中官在,却听西番寺里钟。”张琰《官柳》云:“袅袅亭亭忒无赖,又将春色误江南。”亡国之馀,尤为痛绝,读之今人欲涕,是亦性情之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文潜以鲁直“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为奇语,鲁直自以“人得交游是风月,天开图画即江山”为奇语,均未奇也。鲁直“山围燕坐图画出,水作夜窗风雨来”,“落木千山天远大,澄江一道月分明”,奇语矣。鲁直“水作夜窗风雨来”,履常“客有可人期不来”,均得唐人句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文潜、秦少游并称,而秦之风骨不逮张也。秦之得意句,如“雨砌堕危芳,风轩纳飞絮”,“菰蒲深处疑无地,忽有人家笑语声”,“林峭一抹青如画,知是淮流转处山”,婉宕有姿矣。较文潜之“新月已生飞鸟外,落霞更在夕阳西”,“斜日两竿眠犊晚,春波一顷去凫寒”,“欲指吴淞何处是,一行征雁海山头”,“芰荷声里孤舟雨,卧入江南第一州”,“川明半夜雨,卧冷五更秋”,“漱井消午醉,扫花坐晚凉”,力量似逊一筹。盖秦七自是词曲宗工,诗未专门也。“漱井”一联,尤为山谷所赏,杨诚斋所谓“山谷前头敢说诗,绝称漱井扫花词”是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瞿宗吉《归田诗话》颇多扬扢(jié),所作《天魔舞》乐府,声调殊不尽合。至《义士行》:“陋矣哉乌江八千军,壮矣哉海岛五百人!”尤不成诗句。《看灯词》:“官府榜文初出了,今宵喜得晚来晴。村里儿童暂入城,随群齐上大街行。”此与村歌何别?吾惟爱“白莲桥下暂停舟,垂柳阴阴拂水流。舞榭歌楼俱寂寞,满天梅雨过苏州”一绝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亭亭画舸系春潭,只待行人酒半酣。不管烟波与风雨,载将离恨过江南。”张文潜绝句也。渔洋《池北偶谈》取宋七绝之似唐者数十首,此亦与焉。《宋人千首绝句》则以为郑文宝诗,系於寇莱公前,误矣。又改“春潭”为“寒潭”,与下三句意尤不洽。予考文潜此题诗又有一首云:“风棹浮烟匝地回,雨将浓翠扑山来。晚凉鼓角三吹罢,夕照江天万里开。”前诗以情致胜,此诗以气格胜,皆唐人佳境,渔洋遗之何也?予又考文潜所诣,在北宋当属大家,无论非少游、无咎所能,即山谷、後山,亦当放出一头地。盖劲于少游,婉於山谷,腴于後山,精於无咎,苏公以为超逸绝群,山谷以为“笔端可以回万牛”,诚非虚誉。其《离黄州》七古,酷摹老杜,洪容斋赏之,然犹非其至者。予最爱其《昭陵六马》五古、《孙彦古画风雨山水歌》七古,真得老杜神理。其《输麦行》、《牧牛儿》两诗,摹写情态,质而愈文,虽使文昌、仲初为之,宁复过此?佳句如“星低春野路,月淡夜淮风”,“江城过风雨,花木近清明”,“风江客帆疾,晴野雁行迟”,“云露窗前日,秋明树外天”,“浅山寒带水,旱日白吹风”,“川平双桨上,天阔一帆西”,“春云藏泽国,夜雨啸山城”,“溪田雨足禾先熟,海树风高叶易秋”,“愁如明月长随客,身似飞鸿不记家”,是皆中唐以上风格,不堕晚唐门径。即其下者,如“幽花冠晓露,高柳旆和风”,“花须娇带粉,树角老封苔”,“涧泉分代井,山叶扫供厨”,“蝶衣晒粉花枝午,蛛网牵丝星角晴”,“幽花避日房房敛,翠树含风叶叶凉”,“柳色渐经秋雨暗,荷香时为好风来”,“绿野染成延昼永,乱红吹尽放春归”,犹堪与赵倚楼争席矣。历代以来,推崇称述,不止一人,然以为出山谷、少游之右者无之,盖均为成见所蒙,大名所压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按:
张文潜

张耒(1054-1114)宋代诗人. 字文潜, 号柯山. 楚州淮阴(今属江苏)人. 祖籍亳州谯县(今安徽亳州). 苏门四学士之一. 熙宁六年(1073)举进士, 历任临淮主簿、寿安尉、咸平县丞等职. 张耒13岁能文,曾游学陈州, 受到学官苏辙爱重,因得从学于苏轼. 苏轼称其文甚似苏辙, “汪洋淡泊, 有一唱三叹之声”(《答张文潜书》). 自苏轼、苏辙、黄庭坚、晁补之相继去世,张耒独存,士人都向他问学. 张耒论文, 渊源于三苏,主张文理并重,平易自然. 创作以诗歌成就最高,集中有乐府诗、古律诗30余卷,近1700首, 除个人抒情遣怀之作外, 写田野风光、稼穑艰难和民生疾苦的作品较多,颇有白居易、张籍、王建之风. 张耒诗风以平易、流丽、晓畅见长, 很少用硬语僻典,晁补之曾赞称说:“君诗容易不著意,忽似春风开百花”, 颇能道出张诗的妙处. 张耒之作对南宋诗人学习唐调, 开了风气. 他的写景抒怀诗, 真醇自然, 清新圆润, 耐人寻味. 不过, 张耒写诗, 长于锻造佳句, 而短于谋篇布局, 有时琢炼不够, 部分作品不免流于平直粗疏. 张耒有《柯山集》50卷,《拾遗》12卷,《续拾遗》1卷. 《张右史文集》60卷. 《宛丘集》76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
或问六言诗法,予曰:王右丞“花落家童未扫,鸟鸣山客犹眠”,康伯可“啼鸟一声村晚,落花满地人归”,此六言之式也。必如此自在谐协方妙,若稍有安排,只是减字七言绝耳,不如无作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卷完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许棠有《洞庭》诗,号为“许洞庭”。然“四顾疑无地,中流忽有山”,语意平弱。“鸟飞应畏堕”,尤涉痕迹。惟“帆远却如闲”五字佳,然亦不必是洞庭诗。少陵、襄阳後,何为动此笔耶!棠又有《洞庭湖》七律“空江浩荡景萧然,尽日菰蒲泊钓船”云云,然别本又作张泌诗,要之皆不称题。惟“赏步易远,野吟声自高”十字可诵耳。尝云:“自得一第,筋骨轻健,愈于少年。”咸通十哲,议论可笑如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水清浏   

GMT+8, 2019-3-27 07:16 , Processed in 0.176213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