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水清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隰桑叶

[转贴] 清-潘德舆《养一斋诗话》卷八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宋人诗话,《沧浪》及《岁寒堂》两种外,足以鼎立者,殆惟《白石诗说》乎?其说极简极精,极平极远,此道中金绳宝筏也。独谓“诗有四种高妙:一曰理高妙,二曰意高妙,三曰想高妙,四曰自然高妙”。夫“理”即“意”之肇始,“想”即“意”之别名,既曰“高妙”,不“自然”者何以能之?吾惜其名目之琐而复也,虽自为疏解,庸可训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白石云:“句意欲深、欲远,句调欲清、欲古、欲和,是为作者。”予观储太祝古诗,“深”、“远”、“清”、“古”则有之矣,独於“和”字有缺。彼虽自有一种沈奥音节,然终不似陶、韦、王、孟之谐□入人心者,殆由强探力索而为之,非其本心所欲出欤?其诗云“为已存实际,忘形同化初”,又曰“松柏生深山,无心自贞直”,可谓极有见地者,而何以失节于禄山也?其非本心安之,亦可知矣。白石云:“思有窒碍,涵养未至也,当益以学。”又曰:“吟咏情性,如印印泥;止乎礼义,贵涵养也。”此可为强作高古语者良药,虽以之当论学之书也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严沧浪云:“孟襄阳学力下韩退之远甚,而其诗独出退之之上者,一味妙悟故也。”然则盛唐惟孟襄阳,乃可以一味妙悟目之。然襄阳诗如“东旭早光芒,浦翁已惊聒。卧闻渔浦口,桡声暗相拨。日出气象分,始知江湖阔”。“太虚生月晕,舟子知天风。挂席候明发,渺漫平湖中。中流见匡阜,势压九江雄。香炉初上日,瀑布喷成虹”。精力浑健,俯视一切,正不可徒以清言目之。则谓襄阳诗都属悟到,不关学力,亦微误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严沧浪谓崔郎中《黄鹤楼》诗为唐人七律第一,何仲默、薛君采则谓沈云卿“卢家少妇”诗为第一。人决之杨升庵,升庵两可之。愚谓沈诗纯是乐府,崔诗特参古调,皆非律诗之正。必取压卷,惟老杜“风急天高”一篇,气体浑雄,翦裁老到,此为弁冕无疑耳。王元美谓沈末句方是齐、梁乐府,“风急天高”篇结亦微弱。既不解沈诗起转风情,又不识杜诗煞笔深重,皆非确论。至沈、崔二诗,必求其最,则沈诗可以追摹,崔诗万难嗣响。崔诗之妙,殷璠所谓“神来气来情来”者也。升庵不置优劣,由其好六朝、初唐之意多耳。尤西堂乃谓崔诗佳处止五六一联,犹恨以“悠悠”、“历历”、“萋萋”三叠为病;太白不长於律,故赏之,若愚之美,恐遭小儿之呵。嘻!亦太妄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卷完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8-19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朱竹坨指摘陆放翁复句,累累盈纸。近赵瓯北又取元遗山复句而悉数之。然愚以为赵之所举犹未尽也。今除赵所已举者,如“百钱卜肆成都市,万古诗坛子美家”,已见於《寄辛老子》诗,又见於《过三乡望女几村追怀辛敬之》诗。“撑肠正有五千卷,下笔须论二百年”,已见於《赠郝经伯常》诗;“读书略破五千卷,下笔须论二百年”,又见於《赠徐威卿》诗;“书破三千牍,诗论二百年”,又见於《答李唐佐》诗。“泰山北斗千年在,和气春风四座倾”,已见於《别王使君丈从之》诗;“东南人物未凋零,和气春风四座倾”,又见於《徐威卿相过》诗。“藤垂绝壁云添润,涧落哀湍雪共流”,已见於《望嵩少》诗;“藤垂石磴云添润,泉漱山根玉有声”,又见於《挈家游龙泉》诗。“酒船早晚东行办,共举一杯持两螯”,已见於《寄希颜》诗;“西风先有龙门约,共举一杯持两螯”,又见於《曹寿之平水之行》诗。“见说常山好归隐,从公未觉十年迟”,已见於《赠冯内翰》诗;“万壑松声一壶酒,从公未觉去年迟”,又见於《赠李文伯》诗。至句字相类者更多,如“雷霆万万古”,“断鳌立极万万古”,“宇宙有此水,万古万万古”,“此山行人万万古”,“醉乡日月万万古”。“颍水嵩山又一年”,“颍水嵩山去住心”。“绿水红莲惭大府”,“绿水红莲见杲之”。“春风和气随诗到”,“和气春风在眼中”,“春风和气见眉宇”。“王後卢前尽故人”,“王後卢前旧往还”。“秋霜烈日凛如生”、“烈日秋霜今更新”。“灵椿丹桂偶相值”,“灵椿丹桂知难老”,“灵椿丹桂诗将应”。“玉润冰清德有邻”,“知水仁山德有邻”。“平地烟霄副公等”,“文章正脉须公等”。“老雁叫群江渚深”,“老雁叫群秋更哀”。何其太不检也?若以“了”字煞句尾者更多,如“人间只怨天公了”,“因君错怨天公了”,“一瓶一钵平生了”,“丹房药镜平生了”,“两椽茅屋平生了”,“一杯尽吸东风了”,“一龟早晚搘(zhī)床了”,“一拳秀碧烟霞了”,“瓦盆一醉糊涂了”,“只知大事因缘了”,“只愁更作浮萍了”,“人问只说乘风了”,“刘郎著手乾坤了”,“莫把青春等闲了”,“栽花种柳明年了”,“生子但持门户了”,“山林锺鼎无心了”,“心地待渠明白了”,“学似玉山樵客了”,“故山定已移文了”,“从今弟□通家了”,“书来且只平安了”,“但教杀鼠如丘了”,“不因脱兔投林了”,“枉教弃掷泥涂了”。有意为此,其法亦不甚新奇;无意为此,则又不应概行忘□也。放翁一生诗近万首,或者不易检寻,遗山未及十之二,而亦复沓如此,则断不可解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水清浏   

GMT+8, 2019-7-19 05:57 , Processed in 0.172082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