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水清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隰桑叶

[转贴] 清-潘德舆《养一斋诗话》卷九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赵周臣诗多效古人,除拟和陶、韦数十首外,又有《杂拟》十首,《仿摩诘独坐幽篁里》一首,《仿严武临边》一首,《仿太白登览》一首,《仿李长吉击球行》一首,《仿张志和西塞》二首,《仿玉川子为吕唐卿作》一首,《仿乐天新宅》一首,《仿郎士元宝刀塞下儿》一首,《拟东坡谪居三适》三首,《仿梅圣俞月出断崖口》二首,何其好摹古人,一至於此?姜白石云:“一家之语,自有一家之风味。模仿者语虽似之,韵亦无矣。”诚哉是言也。且无论赵周臣辈,即如《文选杂拟》上、《杂拟》下,凡六十首,惟陶公“日暮天无云”一首,得自然之趣,然亦浑言拟古,故能自尽所怀。若陆士衡专取一题而拟之,共十二首,谢康乐、江文通专取一人而拟之,谢共八首,江共三十首,舍自己之性情,肖他人之笑貌,连篇累牍,夫何取哉!然则浑言拟古、效古,犹之太白之《古风》,诚作者所不废。若专效一题一人之作,惟全集中偶见一二,可为排闷遣日具,多至数十首,断非通达诗本者也。严沧浪谓“拟古惟江文通最长,拟渊明似渊明,拟康乐似康乐,拟左思似左思,拟郭璞拟郭璞,独拟李都尉一首,不似西汉”。吾取江诗,反覆细读,如《拟左记室》诗,只是数史中典故,《拟郭弘农》诗,只是砌道书景物,《拟谢临川》诗,只是状山水奇奥,此为神似,吾亦能之,何必五色笔也?若《拟陶徵君》诗,气味去之亦远,惟刺取陶集“东皋舒啸”、“稚子候门”、“或巾柴车”、“种豆南山下”、“带月荷锄归”、“浊酒聊自持”、“但道桑麻长”、“闻多素心人”诸字句,能为貌似而已,岂独不似李都尉哉?文通一世隽才,何不自抒怀抱,乃为赝古之作,以供後人嗤点。沧浪回护,仍是为古人大名所压。如谓“谢灵运诗,无一首不佳”。无论灵运他诗,芜冗实多,即《拟邺中集》诗,岂非索索无真气者?摘其累句,如“忝此钦贤性,由来常怀仁”,“既作长夜饮,岂顾乘日养”,“哀哇动梁埃,急觞荡幽默”,“清论事究万,美话信非一”,“朝游牛羊下,暮坐括揭鸣”,“求凉弱水湄,违寒长沙渚”,“自从食蓱来,唯见今日美”,“良游非昼夜,岂云晚与早”,用事抒词,凑补支绌,乃儿童装字为诗者耳。以此为美,直是怪事。《沧浪诗话》吾所最喜,然大体精切,微疵所在,亦误後人,不可不与抉出,匪敢云好而知其恶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洪容斋考订他书极详,於唐、宋诗证据亦核;独其所录同时人诗,不尽得风旨。如以蔡天任《漆塘村》四绝、刘彦冲《游丝书》七古,为题咏绝唱。予读之,但见其多议论耳。又录童敏德《题颜鲁公祠》七古、叶晦叔《和容斋》七古,《送客斋别》二七律,皆赞之不容口。然多用虚字折转,筋骨尽露,沿西江派之末流,而自云得老杜之秘要者也。又录郭明复《琵琶亭》诗云:“贾胡老妇儿女语,泪湿青衫如著雨。”此妓自言其夫浮梁为商,未尝云“贾胡”也。惟录僧圆复二绝云:“烧灯过了客思家,独立衡门数暝鸦。燕子未归梅落尽,小窗明月属梨花。”“滩声嘈嘈杂雨声,舍北舍南春水平。拄杖穿花出门去,五湖风浪白鸥轻。”真可耐人咀嚼。然此僧《竹轩》七古、《和韩子苍三马图》七古,又平率不必录。他如陈简斋《池上避暑》诗:“长安车辙边,有此万荷柄。谈馀日亭午,树影一时正。清风不负客,意重百金赠。微波喜摇人,小立待其定。”词意新峭可喜,虽西江风格,而能药俗,录之可也。若其《水墨梅》诗云:“粲粲江南万玉妃,别来几度见春归。相逢京洛浑依旧,惟见缁尘染素衣。”猝乍阅之,几不省为何题,而亦喜而录之,此殆由宋诗习气蒸染至深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权文公《严子陵钓台》诗:“潜驱东汉风,日使薄者醇。焉用佐天下,持此报故人。则知大贤心,不独私其身。奈何清风後,扰扰论屈伸。交情同世道,利欲相纷纶。人世自今古,清辉照无垠。”此诗议论风格俱到,当为钓台诗压卷,即范文正《严先生祠堂记》所本也。容斋谓文正本作“先生之德,山高水长”,李泰伯改“德”字作“风”字,文正殆欲下拜。不知此字亦权文公诗句所及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坡诗“中郎解摸金”,“仓公饮上池”,□于李冶,先□于严有翼,此皆无可辞之责备。而容斋以为“坡诗抉云汉,分天章,万斛泉源,不择在而出。如用五十本葱为薤五十本,郑馀庆蒸胡芦为卢怀慎,及仓公、中郎等,皆不失为名语。有翼《艺苑雌黄》历诋坡公用事之误,意见甚浅。”余谓未免左袒太过也。容斋论坡公《二疏赞》云:“作议论文字,须考引事实无差忒,乃可传信。”今诗句之失,原非文比,然必一一文饰之,恐亦非坡公意。如玉川子《月蚀诗》之董秦,自是李忠臣耳,坡公以忠臣为非无功而食禄者,见□于严有翼,而容斋又以为不然。後来李冶所□,较之有翼尤详,则容斋之曲护非也。且容斋以董秦为董贤、秦宫,无论贤、宫自古未尝并称,即可以类及,而玉川子诗“岁星主福德,官爵奉董秦”,贤为大司马矣,宫第为梁冀夫妇所宠,其宫爵未显奕也,何能与董贤并哉!又坡公《有美堂》诗“天外黑风吹海立”,用杜公《三大礼赋》“四海之水皆立”可也。若和陶《停云》诗“雪立三江”,容斋又以为用此赋,此恐系苏公自造字句,容斋臆断用杜可乎?又《唐书》载李密从杨玄感起兵被获,以计得脱,变姓名教授诸生自给,郁郁不得志,哀吟泣下。而刘仁轨《行年河洛记》载密往来诸贼帅间,说以举大计,莫肯从者,因作诗言志曰:“金风荡初节,玉露垂晚林”云云,诸将见诗渐敬之。容斋曰:“吾意此诗正其哀吟中所作也。”愚按《隋书李密传》明云:“密诣淮阳,舍于村中,变姓名聚徒教授,郁郁不得志,为五言诗云云,因泣下数行。时人有怪之者,以告太守捕之,密乃亡去。”容斋不引《隋书》而徒以意断之何耶?信乎论古之难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容斋极尊坡公而曲护之。然坡公以徐凝“一条界破青山色”为恶诗,容斋曰:“家藏凝集,观其馀诗,亦有佳处。”因录数绝云:“水色帘前流玉霜,赵家飞燕侍昭阳。掌中舞罢箫声绝,三十六宫秋夜长。”“萧娘脸下难胜泪,桃叶眉头易得愁。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游客远游新过岭,每逢芳树问芳名。长林遍是相思树,争遣愁人独自行?”“一树梨花春向暮,雪枝残处怨风来。明朝渐校无多去,看到黄昏不欲回。”“一生所遇惟元白,天下无人重布衣。欲别朱门泪先尽,白头游子白身归。”予反覆读之,究不省其佳处。惟“天下三分”二句,至今传诵,然“明月夜”何以“三分”,创意造语,奇而未确。至“游客远游”、“一树梨花”两首,直是学究常言。“明朝渐校无多去”,弥拙滞不成文也。“一生所遇”一首,夸鄙可笑,“白身归”三字尤俗。惟“水色帘前”一首,略有清机,然末二句以飞燕之宠形後宫之寂,则“箫声绝”“绝”字尚不甚工致耳。容斋云:“皆有情致,宜其见知於微之、乐天。”意与坡反,殆又为元、白所误。容斋尝谓“薛能诗格调不能高,而妄自尊大”,何於徐凝则曲恕之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余二十馀岁时,尝作《重阳坐雨述怀》诗,押尽十一轸一韵,自以为前此未有。後观《容斋随笔》谓“向作《汪庄敏铭》诗八十句,惟萧敏中读之曰:‘押尽二肿一韵。’今考之,犹有十字越用一董内韵”。按此皆好奇,非诗法也。诗尚不可,况铭也哉?容斋取张文潜爱诵杜公“溪回松风长”五古,坡公“梨花淡白柳深青”七绝,以为美谈。二诗何尝有一字求奇,何尝有一字不奇?仆少年不学,卤莽於诗,不谓容斋钜手,久已为此。必知容斋述文潜之意,方于诗学有少分相应耳。予又考坡公七绝甚多,而合作颇少。其高才博学,纵横驰骤,自难为弦外音。“梨花淡白”一章,允属杰出,文潜所赏,足称只眼。然坡之七绝高唱,犹有数章,漫识於此,供爱者之讽诵焉。“江东贾客木绵裘,会散金山月满楼。夜半潮来风又熟,卧吹箫管到扬州。”“青山断处塔层层,隔岸人家唤欲应。江上秋风晚来急,为传钟鼓到西兴。”“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野水参差落涨痕,疏林欹倒出霜根。扁舟一棹归何处,家在江南黄叶村。”“溶溶晴港漾春晖,芦笋生时柳絮飞。还有江南风物否?桃花流水鮆鱼肥。”“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文潜爱诵坡公“梨花淡白柳深青”一绝,而放翁讥之曰:“杜牧之有句云:‘砌下梨花一堆雪,明年谁此凭阑干?’东坡固非窃人诗者,然竟是前人已道之句,何文潜爱之深也?岂别有所谓乎?”愚按坡公此诗之妙,自在气韵,不谓句意无人道及也。且玩其句意,正是从小杜诗脱化而出,又拓开境地,各有妙处,不能相掩,放翁所见亦拘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范至能《春晚》二绝云:“阴阴垂柳闭朱门,一曲阑干一断魂。手把青梅春已去,满城风雨怕黄昏。”“夕阳槐影上帘钩,一枕清风梦昔游,梦见钱塘春尽处,碧桃花谢水西流。”声情婉转,微嫌近於词耳。其《四时田园杂兴六十首》,予独爱其一首云:“梅子金黄杏子肥,麦花雪白菜花稀。日长篱落无人过,惟有蜻蜓蛱蝶飞。”可与坡公“溶溶晴港”一绝相配也。若其《州桥》诗云:“州桥南北是天街,父老年年等驾回。忍泪失声询使者,几时真有六军来?”沈痛不可多读。此则七绝至高之境,超大苏而配老杜者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崔珏以赋《鸳鸯》三诗得名,其诗实庸下。罗邺有《鸳鸯》诗云:“一种鸟怜名字好,尽缘人恨别离来。”风致清脱,胜崔作多矣,而人顾莫之传也。然邺末二句云:“相对若教秦女见,便须携向凤皇台。”亦粗鄙不成言语。何此题之难得佳诗耶?珏诗如“烟分顶上三层绿,剑截眸中一寸光。虽然不似王孙女,解爱临邛卖赋郎”,“心迷晓梦窗犹暗,粉落香肌汗未乾。两脸夭桃从镜发,一眸春水照人寒”诸句,粗鄙之态至矣。写美人如此,亦属文章一厄。而近之选唐诗者,犹谓崔珏诗极旖旎,惜不多见,人之好恶不同乃至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元微之《赠严童子诗》自注:“童子十岁能赋诗,诗题有成人风。”此注最有见。今人诗固不逮古人,即诗题已不堪入目矣。然微之诗,如《以州宅夸于乐天》、《初除浙东妻有沮色因以四韵晓之》之类,其制题犹未甚高雅简净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予论唐诗,小与人异。东野《独愁》诗云:“前日远别离,昨日生白发。欲知万里情,晓卧半床月。常恐百虫鸣,使我芳草歇。”《洛桥晚望》云:“天津桥下冰初结,洛阳陌上行人绝。榆柳萧疏楼阁闲,月明直见嵩山雪。”笔力高简至此,同时除退之之奥,子厚之淡,文昌之雅,可与匹者谁乎?而人犹以退之倾倒不置为疑。陆鲁望古风律体,不散漫则凑帖,佳诗甚寥寥;每览其诗,仓卒惟恐不尽。然有三绝句可喜,皮袭美不能为也。“陵阳佳地昔年游,谢脁青山李白楼。惟有日斜溪上思,酒旗风影落春流。”“且将丝[糸乍]系兰舟,醉下烟汀减去愁。江上有楼君莫上,落花随水正东流。”“素葩多蒙别艳欺,此花端合住瑶池。无情有恨何人见?月晓风清欲堕时。”而人以皮、陆为晚唐高手,且谓皮、陆为唱和劲敌。杜牧《题宣州开元寺》云:“南朝谢脁城,东吴最深处。亡国去如鸿,遗寺藏烟坞。楼飞九十尺,廊环四百柱。高高下下中,风绕松桂树。青苔照朱阁,白鸟两相语。溪声入僧梦,月色辉粉堵。阅景无旦夕,凭栏有今古。留我酒一尊,前山看春雨。”牧之雄直如此,而人第以艳丽尽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卷完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于鳞选唐诗,五古不取老杜《北征》,七古不取太白《蜀道难》、《远别离》,知其于此事所见甚左。然于鳞七律,当代首推,而所选七律,於老杜《诸将》、《咏怀古迹》等作,亦一概不录;若初唐人应制诸篇,则累累选之,不知有何意绪?于鳞七律,自是规无右丞、东川处多,非从初唐入手,何为滥收如许?然于鳞选右丞、东川七律,亦不尽如人意。如右丞“欲笑周文歌宴镐,还轻汉武乐横汾。岂知玉殿生三秀,讵有铜池出五?陌上尧尊倾北斗,楼前舜乐动南薰。共欢天意同人意,万岁千秋奉圣君”。东川“物在人亡无见期,庭系马不胜悲。窗前绿竹生空地,门外青山似旧时。怅望青天鸣坠叶,巑岏(cuán wán)枯柳宿寒鸱。忆君泪落东流水,岁岁花开知为谁。”调平意复,岂独非绝作而已,而于鳞皆选之。然则于鳞之於右丞、东川,犹未窥其精要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水清浏   

GMT+8, 2019-1-21 08:59 , Processed in 0.192018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