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水清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柳烟儿

[分享] 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11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六五) 管世铭耻于标榜声气
武进管缄若先生世铭,文章风节,为一时重,所著有《韫山堂诗文集》。君少时读史,慕汲黯、朱云之为人,官京朝日,不阿权贵,时相亦严惮之。生平尤耻标榜声气,寓江宁日,客有劝谒袁简斋者,诗以谢之云:“耆旧风流属此翁,一时月旦擅江东。寸心自与康成异,不肯轻身事马融。”毕秋帆尚书抚陕时,雅好延纳,四方士多归之,洪北江、程鱼门诸人,其最著也。君客关中日,毕致千金聘,不往。集中有《遥别弁山中丞》诗云:“慕府招延东阁宾,扫门怀刺日逡巡。要知玉貌风尘外,原有横鞭径过人。”即此可以见君之所守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1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六六)管世铭论诗
君有《论诗》二则,最惬鄙意,附录于下。一云:“王阮亭士祯《文潞公》诗:‘天遣不同韩富没,姓名留冠党人碑。’沈宗伯确士以潞公名列司马光之次,易‘冠’为‘重’;崔华不雕‘丹枫江冷人初去,黄叶声多酒不辞’,极为渔洋激赏,所谓神韵天然、不可凑泊也,沈病其合掌,易‘丹枫’为‘白蓣’,遂使昔贤名句索索无生气矣。”又云:“近日北方诗人多宗蒲城屈征君悔翁,南方诗人多宗长洲沈宗伯确士。屈豪而俚,沈谨而庸,施、朱、王、宋之风于兹邈矣。按悔翁以布衣荐博学鸿词,傲岸自喜,出必高杖,四童扶持,在京师见客,南面坐,公侯学诗者,入拜床下。专改削少陵、訾诋太白,以自夸身分,耳食者奉若神明。山左颜懋伦心不平,独往求见,坐定即问曰:‘足下诗有《书中干蝴蝶》二十首,此委巷小家子题目,李杜集中可曾有否?’屈默然惭,人以为快事,见《随园诗话》,随园亦于屈之论诗有微词也。沈归愚《别裁集》仅录屈《王母庙》一首云:‘秦地山河留落日,汉家宫阙见孤灯。如今应是蟠桃熟,寂寞何人荐茂陵。’盖能入唐贤之室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1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六七)黎简诗画兼工
有清中叶后之诗家,吾友梁任公盛称郑子尹珍、金亚匏和及顺德黎简。简字二樵,所著有《五百四峰堂诗钞》,李越缦日记谓其诗“幽折瘦秀,迥不犹人”,又云“二樵以绘事名,诗中皆画境也”,可以想见其诗矣。顾其集世不多见,诗名遂为绘事所掩。老友辛苴园闻余辑诗话,录君诗若干首示余,尝鼎一脔,已知全味。《古意赠友》云:“海水枯桑各自知,劳迟燕疾不能齐。长卿自首怀琴阱,小杜青春付竹西。傍地雄雌迷顾兔,怀人风雨有鸣鸡。痴云萧索窗间晓,冷月尖纤柳外低。”《夜色独步》云:“四更天海静,月露阔难看。独立人如梦,孤心影未安。岸阴鱼板白,潮大水村寒。不寐吾无谓,徘徊辄夜阑。”《绝句》云:“春潮春草绿满野,桃花李花明压檐。高楼远色冷于水,细雨斜风入下帘。”皆能不愧“幽折瘦秀”四字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1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六八)黎简自道作诗甘苦
诗之甘苦,惟作者自道,始能真实。二樵有《答同学问仆诗》云:“简也于为诗,刻意轧新响。当其跨阔步,语亦颇倜傥。试复虚自举,得失如指掌。霜警钟候明,悲壮秋清爽。草暖虫细吟,幽咽春骀荡。劳我蚕抽心,辍食入罗网。静或女\\怀\\春,有怨言惝恍。以兹撄其生,作苦时技痒。一世取自毕,千秋敢延想。方寸抱冰雪,万里在俯仰。吾希御风返,谁与恃源往。自非骏马骨,焉得蒙上赏。倘诚琥虎姿,老死气腾上。”竟体无一浅语,佳构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1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六九)黎简文如其诗
二樵文亦奥折,如其为诗。集中《自序》云:“简自龆龀,先君子即教之为诗,既得其意而喜为之。其间存而惭、惭而焚者屡矣,既又复存,存又复惭,于二十馀年中,若有未可尽焚者,自乾隆辛卯至于乙卯所得诗,分廿五卷梓之。少而壮其渐以老,可概其心力之利钝也,体格之仍变也。诗人之殊途,医门之多病也,药之虽偏,痰乎近之者,又其性也。且彼风气者方置吾于其枢,吾不能挠其柄也。昔所非而今是,今所是而后非,吾乌乎知其鹄之正也哉。”其时适当嘉庆初元,士夫治诗学,率为宗派所囿,无能自开户牖者。二樵崛起岭南,清言见骨,若论转移风气,又在子尹、亚匏之先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1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七0)意似气异
老友罗瘿公负诗名三十年,其《香山雨香岩杂诗》云:“清辰自课踏清峦,小住能令腰脚顽。莫笑老夫忘世事,爱将朝局当云看。”余最喜诵之。又林暾谷《江亭》诗有句云:“六月长安无一事,借人亭馆看西山。”诗中隐寓傲兀之气,与瘿公之托兴闲适不同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1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七一)王安石诗中本事
荆公诗有云:“穰侯老擅关中事,尝恐诸侯客子来。我亦暮年专一壑,每闻车马便惊猜。”向疑此诗必有所谓,偶读《侯鲭录》诗话,载元丰末有以王介甫罢相归金陵后资用不足达裕陵睿听者,上即遣使以黄金二百两就赐之,介甫初喜,意召已,既知赐金,不悦,即不受,举送蒋山修寺,为朝廷祈福,裕陵闻之不喜云云。此诗即当日所作,荆公忧谗畏讥,情见乎词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2 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七二)纪钜维诗法盛唐
“忆昔烧灯倒瓦盆,老来襟抱接清温。劫馀名辈犹能数,物外畸踪未可论。读画评诗有家法,登楼弹泪看中原。白头都讲何人识,此是通儒五世孙。”此散原赠纪香骢诗也。香骢,直隶河间人,名钜维,一字伯驹,号悔轩,晚署泊居老人。广雅督粤鄂时,均延君校艺,并迭主经心、江汉、两湖三书院,得士最多,遗著由其女夫桂林汪巩庵鸾翔为之刊行,即所谓《泊居剩稿》者是也。君诗不多作,《湖楼望雨,陈伯严、杨钝叔、梁节厂、张圣可、江孝通同作》云:“楼外云阴幂女墙,半天飞雨湿湖光。江城落木寒初重,酒坐开襟话易长。彭泽醉馀容谬误,乐游归处感苍茫。移镫却照疏阑畔,几点秋英尚傲霜。”又《丁酉秋末陪广雅尚书师宴集胡祠北楼,送杨舍人入都》云:“离筵高敞俯城头,凉雨骚骚晚未收。风急雁鸿飘断羽,波回江汉迅双流。登车慷慨怀前路,运甓勤劬此上游。为抉浮云开白日,阑干极北望神州。”又《题<江潭话别图>,送杨舍人北上》云:“髡柳萧疏霜意酣,长条攀折怆江潭。分飞客子同秋叶,一夕西风别汉南。一苍烟一点楚帆轻,击楫中流壮此行。见说风波渡不得,见人东指海云生。”数诗皆能宗法盛唐,屏绝浮响,片羽吉光,弥可珍贵。君学有家法,蚤岁师事同邑崔次龙士元,崔固朴学,能诗善画,寓都下十年,无所遇而归。广雅赠旬云:“浩然去国裹双滕,惜别城南剪夜镫。短剑长辞碣石馆,疲驴独拜献王陵。半梳白发随年短,盈尺新诗计日增。我愧退之无气力,不教东野共飞腾。”即此亦可想其为人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2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七三) 张之洞辑《思旧集》
广雅晚岁有《思旧集》之辑,初只十家,陆眉生给事、李芊仙大令、韩果靖公(文襄之师)、刘伯洵明经(君立京卿夫人之父)、张睇生、谢麟伯两先生、严缁生比部外,即崔次龙、刘仙石、杨叔峤也。后在都续增数家,则为唐鄂生中丞、李稚和太史、朱眉君舍人及袁爽秋、黄再同数人,乃易箦前所定。就芊日眉君、叔峤均蜀人,以见广雅与蜀贤缘分不浅。选校之责,广雅以属泊居,而属吾友天津高苍桧任剞劂,闻杀青近将蒇事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2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七四)张之洞集外诗
广雅集外诗殊不多见,临桂汪巩厂写示广雅《题李次星蓝笔画梅》一绝云:“喜神旧谱与翻新,的蝶双枝解作春。识得孙卿怀抱在,门墙祝望胜蓝人。”原注:“是科君所得有学之士至多。”次星名吉寿,广西永福人,以画梅有声于时,字学金冬心,官四川知县,此诗乃同治癸酉九月琐院作。计其时广雅方督川学,次星亦在闱中任分校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2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七五)邓镕寄赠诗
余居东日,友朋枉诗,联翩而至,南冠异国,足慰寂寥。老友忍堪居士寄余四律云:“一曰:不谈时事止谈瀛,濯足蓬莱水浅清。馆客从亡工马槊,厨娘侍食荐鱼羹。传来宝鼎三逐藁,(承赐战后新宪法。)数到琼窗五见樱。(李白诗:“琼窗五见樱桃花。”)夜夜冲霄腾虎气,湛庐飞去化金精。一曰:甘陵两部党人魁,文武兼资众口推。雁塔题名新进士,鸡林开府大行台。山川所至皆能说,履屐之间各当才。空洞容君数十辈,何期鹰隼苦相猜。一曰:家居撞坏惜纤儿,征镇连兵各有辞。射羿逢蒙亲发矢,拒秦谢傅但围棋。河阴胡骑危朝士,元佑诸贤刻党碑。谁畏合肥有韦虎,角巾归第尽堪悲。一曰:三年零雨久居东,衮舄西归望我公,翦水吴淞前梦远,看花湖邸俊游空。(太平湖邸赏花,曾有拙诗记之,后奉沪函亦有“湖邸看花,俊游如昨”之语。)偶抛残骨争群犬,卧待惊霆起蛰龙。试到三神山上望,长安尘雾正漾漾。”忍堪诗沉博绝丽,耆宿倾服,此四首尤其刻意者。所著《荃察余斋诗文集》已刊行,今之瓶水斋、烟霞万古楼也。君有《柬宝沈盒侍郎诗》中旬云:“高帝子孙龙有种,旧时王谢燕无家。”颇为日下传诵。所居西城旧宅,即古西刘村地,故又号西刘村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2 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七六)松寥诗自有可传
东坡读松寥诗,爱其无蔬笋气,松寥用是得名。元遗山作《木庵诗集序》,称述东坡语,以为非定论,盖谓诗僧之所以自别于诗人者,正以其蔬笋气在也。余谓松寥诗自有可传,要未必专以坡语为重,然如《自姑苏归湖上经临平作》云:“风蒲猎猎弄轻柔,欲立青蜓不自由。六月临平山下路,藕花无数满汀洲。”此岂徒有蔬笋气者所能办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2 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七七)七夕诗
海藏盛称元僧木庵七夕感兴之作,余已录入诗话。木庵诗不多见,《七夕》诗见于遗山所为集序中,当时诗名藉甚。赵闲闲称其书如东晋名流,诗有晚唐风骨。遗山亦有诗寄之云:“爱君山堂句,深靖如幽兰。爱君梅花咏,入手如弹丸。诗僧第一代,无愧百年间。(木庵出世住宝应,有《山堂夜岑寂》及《梅花》等篇传之京师。)”其推服可谓至矣。偶阅周草窗《浩然斋雅谈》,有《七夕》诗云:“银河如练月如钩,照见千家乞巧楼。野老平生事事拙,蒲团又过一年秋。一银河清浅界烟霄,欲渡何须乌鹊桥。今我去家千里远,却怜牛女会今宵。”原本失载姓名,不知何时何人所作。其第一首,木庵《七夕》诗大体与之皆同,特略改字面耳。按草窗《雅谈》,千顷堂只载书目,藏庋之家,并无传本,《四库提要》谓从散见于《永乐大典》中者搜辑排纂,分为三卷。朱彝尊编《词综》、厉鹗编《宋诗纪事》,博采群书,独未及此本。其为晚出希觏无疑,宜遗山之不及见矣,附记于此,并质海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2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七八)冯煦寿高体健
金坛冯梦华中丞煦,晚年一字蒿庵,开府吾皖,去思独多。君以一甲第三人进士及第,年已四十,出守凤阳,征文考献,士论翕然。余曩滞南中,与之时有文酒往还、书问稠叠之雅,今箧中犹存手札多通,皆中丞遗墨,盖敬其为人也。中丞国变后栖心禅悦,从事振灾,输粟泛舟,无役不与,尤以义声著海内。年过八十,而强健如五十许人,钱塘吴子修提学庆砥以诗调之云:“不烦导引即神仙,气海长温法自然。晚契玄同从苦县,早闻词赋奏甘泉。礼堂旧业传经笥,冗籍欢声续命田。欲借涪皤诗句好,蚌珠明月祝来年。”自注:“归安张君精星命家言,尝言君八十二岁当得子,且贵寿也。”又长乐林贻书开谟寄中丞诗亦有“活人无算天应眷,明月珠光兆梦罴”之句,贻书夙精相人术,可谓不谋而合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2 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七九) 冯煦壮年诗多愁苦
中丞通籍最晚,故壮年诗多咽苦之音,而性情真挚,亦于诗可见。《将之建康与妹别,并寄仲兄吴中》云:“冷雨凄凄夜欲阑,荒鸡破梦太无端。百年易尽何堪别,十日相逢竟未欢。衰帽单车残驿暗,孤蓬短烛暮潮寒。只今两地同羁旅,莫更归云独自看。”又《句容晚望寄兄妹》云:“阴阴灌木泣饥鹗,野烧孤青晚未销。三岭东从勾曲合,百流西向建康朝。荒城斜日寒将暝,坏壁严风劲欲摇。为语故园莫相忆,疲驴破帽正飘萧。”天伦之爱,羁旅之情,并寓于诗,音节亦极似明七子谢李之作。中丞为全椒薛慰农先生时雨高足,久寓江宁,与上元顾石公云齐名,酬唱至夥。《辛亥七月二十八日独游城西诸山》云:“卅载西潭汗漫游,凌张(谓锼楼)铄邓(谓熙止)气横秋。狂歌痛饮惊山鬼,绝忆江东顾虎头。”自注:“石公旧宅在乌龙潭侧。”盖其时吾乡张搜楼丈犹健在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水清浏   

GMT+8, 2019-3-25 16:36 , Processed in 0.203639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