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水清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柳烟儿

[分享] 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12 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八0)冯煦绝句
中丞诗词稿均已刊行,余尤喜其集中绝句诸作。《久不得滋泉消息却寄》云:“峭帆去后柳成绵,早又霜欺病叶天。北雁未归书未到,丝丝离恨付空烟。”《寄井南》云:“西津烟水正微茫,万叠遥山晚更苍。清角无声寒雁尽,江楼一夜月如霜。”《瓜步》云:“瓜步荒烟上远墟,金焦南望赋归欤。乱鸦正掠斜帆过,寒柳黄于二月初。”《卞塘》云:“二月春寒峭似秋,卞塘初绿渐夷犹。断桥疏柳垂垂发,一抹青山入兖州。”《剑州闻蝉》云:“列柏西台寂不鸣,九天风露特凄清。剑南雨过延新爽,始得疏林第一声。”风神遒上,雅近渔洋。词学自石、玉田,工力亦胜,故诗中间用词意,韵味又自不同。并时如谭仲修复皆与君把臂入林者,中丞有《得仲修书却寄》云:“一卧空江晚,风前得子书。诗歌犹磊落,烟病未蠲除。雨过岚阴合,霜清木叶疏。荒园秋色老,日涉更何如?”仲修曾宰吾肥,所辑《合肥三家诗》皆有关乡国文献,异日当录其遗诗,以实吾诗话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2 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八一)龚鼎孳集
清初江左三大家,牧斋、梅村外,即吾邑龚端毅芝麓也,所著有《定山堂诗词集》及奏议文稿。清雍正间禁虞山文字,公之诗词集板片亦并入官。光绪初,公裔孙引生刑部于金陵得残本,刻于京师,李文忠公为之序,以公与梅村、牧斋身世各有不同,世人右太仓而拟端毅于虞山,非知言也,并谓端毅登第早,殁曾不及下寿,使天意稍迟回之,其文采物望当非昆山、新城所能及,可谓知公者矣。民国甲子,公之六世裔孙怀西太史心钊校印公集,参以三韩吴刻,并江左香严诸选,勘正精详,允推善本,其有裨于乡邦文献者实大,固不仅远绍清芬已也。仙舟诒我一部,敢不宝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4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八二) 龚鼎孳惜才爱士
端毅本不专以诗名,清顺康间公历任枢要,于易代扰攘之际,苦心调护,士类赖之。公去位不逾年,而南山诸狱起矣。梅村序公集,称先生之功,于斯世甚大,固无俟借诗以传,盖非梅村亦不尽喻公之生平也。公清操雅量,领袖人文,通籍四十年,宦囊如洗,惜才爱士,常典贷结客。马章民未达时,留京佗傺,以文投质,公阅之,中有“河山方以贿终,而功名复以贿始”句,为之延誉,翌年辛丑遂大魁。公殁后,门生故吏遍天下,独吴园次任治其丧,朱竹姹挽诗云:“寄声逢掖贱,休作帝京游。”李笠翁诗云“官居八座有簟瓢”,皆深慨之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4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八三)龚鼎孳绝句
梅村序公诗之工,称其选词缛丽,使事精切,遣调嵩逸,取意超诣,所以推服者甚至。余最喜其集中绝句,以为丰神明秀,突过渔洋,至虞山、太仓,非其比矣。《上巳将过金陵作》云:“倚槛春愁玉树飘,空江铁锁野烟销。兴怀何限兰亭感,流水青山送六朝。”一时传诵大江南北。《三月朔过秋浦》云:“饱经万壑并千岩,三月风花到客衫。霁后澄江真似练,白鸥秋浦送春帆。”置之唐贤集中,亦佳构也。《祀灶口号》云:“不因人热又经春,索米频看釜有尘。上帝若询功过事,勿言口语忤平津。一、积薪终日上头居,汉殿人犹忌子虚。今夕一杯聊媚灶,十年误信解嘲书。”两诗均有肮脏之意,疑即公为郎官时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4 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八四)李氏济美
龚氏为吾邑望族,声华之盛,甲于淮南,今县城西尚有端毅故宅。李丈郊云经达尝有过公故宅诗云:“城西楼阁何逦迤,崇祠甲第连云起。羯来怀旧金斗门,惟问先朝尚书里。里前秋础渍苔黄,禾黍高低旧址荒。石兽有神依故土,铜锻无迹闭斜阳。声华早岁荣簪笏,指顾层霄夸世阀。政迹先行江汉风,壮怀曾醉秦淮月。蕲春寇警传烽发,猛将连城徒拥钺。百里才难困士龙,衙兵步卒张征伐。万家生佛宰官身,惆怅棠阴树未成。入侍柏台除佞相,烽烟三月蔽神京。鼎湖龙去贤臣死,首阳薇蕨风高矣。未解杨雄投阁嘲,却弹冯道污朝耻。公孤养望际承明,百粤还持使节清。荆彝总联吴祭酒,花封新授顾眉生。岂无门生与故吏,嘘枯植朽生平志。少陵广厦香山裘,好覆乡园形胜地。主人别墅坛平泉,堂构经营不记年。画栋晓明春郭雨,迷楼秋拥碧溪烟。珠颜玉貌藏金屋,闺房风雅推贞淑。妙腕工图九畹兰,生绡戏展同心幅。献酒重帘事有无,锦冠豸服耀氍毹。争传门第名司马,天遣才人典内枢。宦游梦滞京华路,故林猿鹤思归误。沧桑变态宛浮云,朱门草没伤零露。今日重经瓦砾馀,定山堂刻已无书。芳郊莫问佳人冢,古木寒鸦绕故居。”读之岂胜华屋山丘之感。郊云为文忠公犹子,盛年博学,尤耽吟事,曾官刑部郎中,庚子乱作,改官江西未赴,旋卒,年只三十五。所著有《滋树室诗集》二卷,生平与吴北山、江潜之友善,北山言事被谴,君寄诗云:“江表威仪列戟门,西华葛帔旧承恩。少年便作溪山计,京洛应留泥雪痕。客底茱萸聊解醉,归程松菊白成村。寻秋记上新亭望,流涕征南故垒存。”晚卜居庐江西郭外绣溪上,有终焉之志,事详陈子言诗序中。君有子三人,长国榛字晓耘,仲国檀字彦舆,季从衍字莼季,均从子言游,采藻横逸,耆旧嗟异,新建夏剑丞敬观题君集云:“令子雏凤凰,清诗声琅琅。子美师必简,成就未可量。”于此见君之遗泽远矣。子言新辑《庐州诗苑》,录君诗并及晓耘兄弟之作,一门济美,士论荣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4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八五)汪荣宝诗宗玉溪
老友吴县汪衮甫荣宝,覃精国故,诗宗玉溪,沉博绝丽,殆出天才。其《魏武一首和旭初》云:“邺台遗恨付衣裘,铜雀风高妓吹休。贤子极宜知舜禹,君王微惜过伊周。至今龙战当涂骇,终古乌啼绕树愁。异日多情吴客至,空将清泪注漳流。”此诗似为洹上作者,民国初元,君亦梁园宾客之一也。又《留滞》云:“艰危留滞欲何成,镜里朱颜惜渐更。对月略能推汉历,看花苦为译秦名。刘桢未遂漳滨卧,郑朴难忘谷口耕。自信雄心湔祓尽,夜阑匣剑为谁鸣?”《故国》云:“故国烟尘首重回,风廊愁对夜帘开。天临大野星辰远,秋入空山草木哀。一夕商歌催鬓改,万方羽檄阻书来。龙孥蚁斗知何限,同付残僧话劫灰。”皆君持节比京所作,时正欧战甚烈也。君与余共事议席,投契夙深,使欧数年,法语精进,有如素习,侪辈中壮年勤学、旁通西文者,同年章蓝生祖申外,未见有第三人也。今年君亦届五十,余寄诗有云:“城南宪草共商量,弹指流光过十霜。要使天骄识麟凤,可堪国论误蜩螗。”首句乃述天坛宪法会议事,君亦有《癸亥清明后游天坛,观两院诸公手植树,次陈汉园韵》云:“沧海鸱夷未许逃,凤城春色正如潮。芳林试策愁尘上,曲水凭阑怯酒消。大厦故难资一木,轻阴先与护初条。舞雩初服都无改,风咏惟当共此朝。”铜狄摩挲,信有同感矣。又《瞿希马出示先德文慎公止盒诗集即题》云:“十载长安看弈棋,津桥两听杜鹃悲。”自注:“戊戌四月常熟罢相,及丁未五月公去位,并余游京时所见事,录之以谂治国闻者。”衮甫致力樊南,深得神似,并世殆少与抗颜行者。近见其《和黄黎雍丙寅除夕诗》云:“客里流光尽可怜,偶逢残腊重凄然。风飘泉冽知何世,天动星回复此年。半亩荒园容小住,一庭积雪照无眠。朝来试和阳春咏,极目飞鸿到朔边。”君居东日久,殆又不无留滞之感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4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八六)集句浑成
梅郎畹华生日,名流宠以诗者甚多,以言杰构,要推衮甫集义山句四律,诗云:“想象咸池日欲光,今朝歌管属檀郎。庄生晓梦迷胡蝶,侍女吹笙弄凤凰。检与神方教驻景,久留金勒为回肠。章台街里芳菲伴,一曲清尘绕画梁。一、芝香三代继清风,心有灵犀一点通。总却春山扫眉黛,直教银汉堕怀中。妲娥捣药无时已,子晋吹笙此日同。赊取松醪一斗酒,绿衣称庆桂香浓。一、忆向天阶问紫芝,披香新殿斗腰肢。荔枝庐橘沾恩幸,紫凤青鸾共羽仪。汉苑风烟吹客梦,蒿阳松雪有心期。前身应是梁江总,自有仙才自不知。一、家近红蕖曲水滨,罗窗不识绕街尘。从来此地黄昏散,并觉今朝粉黛新。萼绿华来无定所,毛延寿尽欲通神。浣花笺纸桃花色,一一莲花现佛身。”集句如此浑成,洵不易矣。玉霜移主新婚,吾友江都闵葆之尔昌集牧斋句为花烛词云:“蕙质兰心桃李年,探珠拾翠小神仙。红绡夜静香为界,曲转箫声并月圆。一、欧骨虞筋写硬黄,馀干传得口脂香。银缸照壁还双影,是处栖鸾尽笔床。一、霓裳拍序漫回波,小谢宾朋珠履多。最是风流歌舞地,雷琴晋帖手摩挲。一、诗里芙蓉亦并头,天生标极擅温柔。重帘劝酒鹦哥语,长护芳心度九秋。”附录于此,亦他日明僮录中一段掌故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4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八七)民国诗史
庚申以后,外重之局遂成,中央特守府耳。忍堪有《和樊山感事》二律云:“正谲桓文孰是非,婚姻权备又相违。洛驼背向铜街卧,辽鹤行从华表飞。诸贵此时毋竞出,王人序次本来微。他年史笔论功罪,此局全输责有归。一、箭雨刀风劫未过,低眉菩萨对修罗。九官谁更遵《尧典》,四面真成困楚歌。左纛仍乘佗帝越,侵田不返洙盟柯。二分水与三分竹,迟尔淇泉理钓蓑。”语颇切至,未知当日执政者读之作何感想也。樊山原作亦佳,题为《感事叠前韵》云:“汉官满目旧仪非,世事悠悠意每违。一榻兼容十国卧,千金能购几人飞。灰坑自昔伤秦暴,发衽于今恨管微。南北眼光注江汉,寄言春鸟莫催归。一、五季烟尘不啻过,四方郊垒尚星罗。妇人仲达平生辱,壮士僧超忧慨歌。旧姓金刀谁灭火,中朝玉斧久无柯。紫垣尽撤方砖卖,从此王城不复蓑。”此亦可作民国诗史读者,但前作未见,当续觅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4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八八)赵氏风雅
吾邑风雅,盛于嘉道,而赵氏一门能诗者尤多。野航先生对潋所著有《小罗浮馆诗词集》及《别录》四卷,已刊行。其女兄筠湄名景淑,工诗,有《延秋阁剩稿》,亦采入《安徽通志》。弟掌宣字对纶,似无专集,仅《延秋阁剩稿》中载其《七夕绝命诗》云:“黄粱梦醒十三年,回首云深第几天。珍重芒鞋收拾好,闲来还踏赤霞巅。”盖先野航、筠湄下世者。野航集中首列《史》、《汉》咏古诸什,次即桐华屋八韵。诗皆典实华赡,不及备录。录其《题汤节母杨太夫人<吟钗图>》云:“玉石销沉劫火飞,一钗珍重记于归。再传手泽遗残迹,万事沧桑悟化机。出入鲸波曾不舍,从容璇阁忍相违。图成七字征题遍,留得春堂寸寸晖。”先生以明经历官亳州训导、广德州学正,咸丰十年,粤寇陷广德,殉难。《尊瓠室诗话》称其诗学明七子,坚卓不同凡响,吉光片羽,弥可珍惜。所刊《野航十三种》多载邑人遗集,久烬兵燹,他日如能访求,当续刊以永其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4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八九)才媛赵景淑
筠湄幼有夙慧,喜读史,尝集古今名媛百数十人为小集,各为小传,题曰《壶史》。又有《香奁杂考》一卷,征引详博,韵语其馀事也。于清人诗颇推重王渔洋、李丹壑,所居妆阁,书史纵横,几榻皆遍。野航于吴门得唐孝女画,筠湄爱之,取悬壁间,因所画为菊,遂以“延秋”名其阁焉。有《题唐孝女画》一律云:“生绢一幅泪痕新,午夜熏香展玩频。妙笔独支盐米计,伤心都现女儿身。应怜慧业修来早,自写秋花澹入神。忙杀才人空卖赋,年年望断白头亲。(时仲弟客冀北。)”盖纪之也。《舟过露筋祠》二绝句云:“白芡红蕖出水香,一枝柔橹送轻航。船头满梢忽飞起,冲破浪花入野塘。一、一叶扁舟趁好风,水天空阔始飞鸿。篷窗闲坐浑无事,细数秋花两岸红。”风神澹秀,雅近渔洋。所著诗旧名《云湄小稿》,后被毁,仅存剩稿。以道光辛巳五月卒,年二十五岁,其《庚辰初度》云:“料应夙世多诗债,罚住人间廿四年。”又不啻诗谶矣,事见野航所为前、后序中。吾肥多才媛,如筠湄者,固应首屈一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4 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九0)江云龙诗
宝融闻余方辑诗话,以《师二明斋集》见寄,盖吾邑江潜之太史云龙之遗著也。潜之初字润生,一字叔潜,为父执蔡云仙丈及门中高才生,与同邑张君子开运同负盛名。寿州孙子湘先生振沅,超悟士也,尝遇异人苏州,授以姚汪学说,精思数月,涣若有得,君与子开均折节事之,所诣益邃。犹忆不肖授书后,诸父执每集吾家谭艺,屈指后来之秀,必及潜之、子开、惠宇诸人,未几而三君名并噪矣。先益阳兄夙治考据之学,以博洽为侪辈所重,戊子江南秋试,先兄以额满见遗,潜之即以是科举于乡,旋成进士,科举时代,亦有幸不幸也。潜之授编修后,居京师,以不能造请贵势,乞外改江苏知府,常一榷通州厘税,署徐州府事,未一年,以病乞休,卒年四十七耳。君与通州范肯堂、武陵王梦湘、江宁顾石公友善,翰林寿伯弗富、主事王伯唐铁珊交尤莫逆,两君殉节,君凄感身世,遂陨天年。诗多佳者,《饮张楚宝同年嫂楼》云:“归田几日出门去,输子闲闲隐一丘。学圣欲穿沧海过,承明误作赤松游。冶山幽秀熔材地,沽水荒寒落木秋。不废文章千古事,眼中南北两嫂楼。”《赠李仲仙布政》有句云:“巢湖如洗镜,孤山如点黛。就中生二女,容貌婉恋对。年纪颇相若,幼者弱一岁。闾里既相接,性情复相爱。初七及下九,出入每联袂。同守不字贞,各抱知希贵。毕竟幼者美,光华难久闼。空谷发幽香,幽飓飘兰蕙。朝扫蛾眉月,夕解湘江佩。”时仲丈方授湘藩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4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九一)生死一东坡
君以东坡死日生,厥配阮夫人为文达公曾孙女,亦能诗画,且以东坡生日生,亦天然佳话也。其《云龙山谒东坡像》云:“先生归去吾来日,七百年来特别逢。舞罢春衣添一笑,云龙山下见云龙。”又有“生死一东坡,请下一转语"句,亦与夫人同作者。君甫十二岁即解吟事,《咏蟹》云:“卫身自有甲胄,存心别无他肠。文章横行一世,岂在口舌雌黄。”颇见抱负。居京师日,吴仓石赠句云:“千金不受一金受,无怪人呼野翰林。”其狷介可见。晚主道南书院,以朴学诏后进,学风为之一变。天假之年,其成就必不止此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4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九二)梅尧臣诗
近来风气,崇尚宋诗,宛陵、后山,瓣香尤众。后山以格律谨严胜,若神味隽永,兼纡徐卓荦之长,则宛陵尚矣。余尤爱其《寄欧阳永叔》一首,如“君才比江海,浩浩观无涯。下笔如高帆,十幅美满吹。一举一千里,只在顷刻时”,又“慎勿思北来,我言非狂痴。洗虑当以净,洗垢当以脂。此语同饮食,远寄入君脾”。此等句法,颇耐咀嚼,若东坡为之,其才气或较雄肆,然便直泻无馀矣。“洗垢当以脂”,“脂”即今之肥皂类物品也,以之入诗,似为最早。海藏论诗云:“临川岂易到,宛陵何可追。凭君嘲老丑,终觉爱花枝。”自注:“石遗示诗云:‘著花老树初无几,试听从容长丑枝。’”今之以晦涩为宛陵病者,岂得谓善学都官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4 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九三)以诗得擢
清季有某君需次省,久居郁郁,除夕自题门联云:“十年宦比梅花冷,一夜春随爆竹来。”适为某方伯所见,极致延赏,遂立擢之。按宋胡恢坐法失官,困于京师,上韩魏公诗云:“建业江山千里远,长安风雪一家寒。”遂得复官。两事颇相类,亦爱才佳话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4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九四)日人诗风
明石海岸锦明馆,位锦江之滨,风景清佳,夜半海涛,声撼几席,旅客闻之,别饶兴味。庚申秋余寓此数日,馆人款客极殷,壁上悬画一帧,某君题句云:“幽栖碧在绿溪阴,无奈吟情犹未禁。苔色自兼苍石古,山光偏与白云深。一株枯木高仙骨,三碗苦茶清道心。不啻松风告般若,泉声鸟语亦知音。”日人作诗,极意摹古,毕竟自成一派,断句中时有隽语,如“一囊书画怡儿女,三盏屠苏慰老亲。一桃花深巷接深巷,杨柳一桥更一桥。”皆可入摘句图者。曩余曾购《随鸥集》数十册,客中多暇,辄喜读之。余尝戏谓读日本诗如吃日本料理,其鲜鱼汤等物,盖自有一种清香异味也,质之神山诗客,以为何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水清浏   

GMT+8, 2019-3-27 06:13 , Processed in 0.195051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