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水清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柳烟儿

[分享] 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14 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九五)朱家宝赠人诗
滇池朱经田先生家宝历任疆吏,有声于时。甲辰夏,余应友人招小住保阳,杨莲甫方伯招饮,座中曾一识面,彼此通刺而已。丁未夏,余归自东瀛,治军辽沈,先生已自两司洧任吉抚,开府鸡林矣。未几移节吾皖,余亦作世界汗漫之游,未曾一通书问。及甫抵申江,友人见告,谓君名已登荐剡,余茫然无以对也。嗣知为先生专疏入告,以余与亡友陆萧山并列,旋函电再三,约返皖主军事,余坚辞乃得请,亦置不入觐,然先生维絷之切、期许之殷,今犹不能忘也。余北发前一夕,先生饮饯赋诗为赠云:“冒险精神作壮游,长风万里愿欣酬。从军骠骑忘家事,奉使延陵为国谋。战伐低徊罗马境,英雄凭吊阁龙洲。归来好展澄清志,树帜当推第一流。”推挹如此,甚愧之也。以“阁龙”入咏,知先生固亦留心时事者。先生以科第起家牧令,不以诗名,近先生老友虞山言仲远敦源以余方辑诗话,钞示其《送立花小一郎中佐归日本》长韵,且曰:“朱公诗不多见,可否采入以存其人?”实则先生为人,固有足存者。此诗却与国故有关也,录之:“立花中佐时之髦,湖海意气元龙豪。握奇金版富兵韬,勖襄军政何勤劳。临淮壁垒肃旌旄,连钱战骑腾于槽。将军好武兼风骚,新诗吟出谐琅墩。天长圣节喜初遭,莲池雅集玉馔叨。玻璃杯晕斟葡萄,菊天共评刘郎糕。酒酣耳热语嘈嘈,陈义直薄秋云高。日我友邦谊可褒,接壤如古滕与曹。协力御侮荡腥臊,卧榻漫许人酡酮。我闻君语增郁陶,痛痒恍被麻姑搔。慷慨长啸眺神皋,匣剑跃作龙虬号。图们畅绿卷惊涛,千年华表沦蓬蒿。豺狼无厌性桀骜,辽沈攫拿捷于猱。楚问九鼎吴百牢,非理要索恣贪饕。陇得讵有蜀口口,皮之不存安附毛。所冀邦交固漆胶,缠绵春茧同功缫。风轮火舰舣千艘,矛戟偕作吟同袍。矧复边衅非我挑,长短自有公法操。一割漫酒旧铅刀,执鞭愿属鞋与橐。横流东去障滔?舀,权利忍令侵秋毫。会须驱除虎狼嗥,旋干艮维扶柱鳌。呼乎天道本不谄,睡狮长睡徒訾警。相期努力脱其条,飞腾东亚参翔翱。嗟君行色上征篙,都门未饯中山醪。临别赠言愧叫嚣,芜词聊压芙蓉舟玎。”初立花任军事顾问,北洋常备军制多出其手,嗣以解约归国,仲远及军政诸公既为序赠行,先生则为诗送之,时方知保定府事,今忽忽廿馀年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5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九六)赵尔巽诗
襄平赵次珊先生尔巽,晚号无补老人,曩任基节,声施烂然。清末余治军吉林,先生适开府沈阳,为日无多,论事每契。比岁息影沽上,先生枉过,辄作半日谭。今年夏初一疾几殆,曾寄示《病后》四律,内有“假我数年完纂述,频年功罪费评量”之语,闻易箦时犹倦倦《清史》发刊事。余归自大连,以诗挽之云:“白头节度垂垂尽,海上归来又哭公。开府几人精吏事,藏山绝业托书丛。壮猷充国浑忘老,高躅彝斋倘可同。世乱更无谭走处,可堪腹痛过城东。”首句谓张安圃、冯蒿庵诸公,均年逾八十,咸于本年先后逝世,盖不胜殄瘁之哀也。次老起家芸馆,却不以吟事自见,蒙古延子澄清所刊《清逸遗音》录其数诗,中有《高台道中即事》云:“颇惮征途苦,今朝待响辰。河冰凝晓日,霜缬敛微尘。古堠常惊马,流沙欲陷轮。未昏临水住,谁信是劳人。”写行役况味甚肖,亦见早岁诗力之深。正道居主丙寅春有《赋答修慧长老》一篇,先生依韵奉答云:“古昔大豪杰,世出世多缘。乘愿拯浩劫,其来必佛仙。潜运金刚力,旁参伏虎禅。悟道心惟一,那管棒与鞭。自关钟毓厚,而非造化偏。苦海浩无际,仗此波若船。今也其谁居,国亦有人焉。翳维文忠李,归神将卅年。中兴炳伟业,铭颂高祁连。晚岁魔障丛,忧时殉焚煎。柱石忽崩摧,苍生孰矜怜。灞岳遗灵气,磅礴绝复延。大泽隐蛰龙,空山泣子鹃。芝公独崛起,艰巨一身肩。秉钺奋威震,握镜含仁干。公理战则胜,交邻寡尤愆。折冲谋国利,懔若朽索悬。友邦虽乐助,互网自丧权。西越波斯海,东望扶桑颠。日南暨斗,戾气弥绵绵。虫沙恒河数,猿鹤不计员。嗟哉众生苦,何以策安全。持诵万德名,冀广莲宗传。内外两感馀,丁宁砭世篇。慧舌动顽石,神手排狂泉。莫谓千金坠,一发不可牵。积诚驱风云,踔厉直无前。儒释辨异同,树义真卓然。语浅理尤显,蜜味该中边。因果罔或爽,嘉禾著良田。宏愿度娑婆,同升清净天。华严倏弹指,普照亿万干。”诗中推挹合肥甚至,前辈襟度,固自不同,然非合肥亦不足当之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5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九七)何雯咏庐山诸作
怀宁何宇尘雯,晚岁栖心禅悦,自号澄照居士,人多以在家僧目之,遭时多故,幽忧为疾,遂以不起。所著《澄园诗集》,余为斥金印行,南湖任勘校,稿则君生前自定者也。君与余为乡试同年,盛年博学,喜谈时事,民国初遂以文字忤当道系狱,余时方巡按吉林,抗言争之,乃得解。君集中有《累词》一卷,即狱中作也。余留学东瀛时,君过从颇勤,其丁未《月夜寄怀》一首云:“春风匹马入京华,官柳轻烟淡影斜。去国三年嗟鬓发,深情一往问桃花。治安未有长沙策,慷慨无闻易水笳。独使月明寄清兴,教人回首忆天涯。”自是少年骋才之作,烬馀偶存,只此而已。余最喜君《庐山吟》诸作,吐纳烟霞,兼饶妙悟,未可以寻常纪游视之。《万杉寺罗汉》一首云:“入门一见曾相识,菩萨殷勤笑眼开。此是灵山真法意,千岩踏遍认归来。”盖君曾以录示者。其《宿东林寺》诗云:“远公卓锡开真面,净土东南第一宗。莲社风流今已矣,还将华竺证玄同。一、渊明不入高贤传,旷世犹传三笑图。今日山僧为供酒,陶然清梦满江湖。”自注:“远公为佛图澄再传弟子,卓锡东林,与十八高贤结莲社,倡净土宗,此为最盛。今则兰若倾圮,东西莲池亦夷为稻田,崇祯间江西某官名有声者捐造金刚经七级铜塔,民国二年日人胁僧夺塔,浮屠慧禅请九江军府发兵护持,卒无恙。”此亦莲社一段掌故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5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九八)何雯集中变体
《澄园集》中多长篇,如《燕尘前集》之《述怀》一首及《累辞》中之《感幽赋》,均网罗故实,原本风骚,尤见刻意。其《香山见心斋听泉》云:“苍龙夜叫万马舞,前村后村击铜鼓。云流海破天为忧,赤灵张空来怒雨。铁板银筝梦未成,青娥颦泪说秋情。金盘掷碎朝漏歇,众星肃肃天江鸣。”余居东时,君曾写寄,气象极似长吉,在君集中为变体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5 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一九九)何雯姬人妙禅
澄照姬人妙禅赁庑僧寮,久持五戒,今之善持君也。南湖题君进句云:“最忆朝云能爱客,拈花寺里菜根香。”盖咏其事。君殁后,妙禅益刻苦自持,余室人育季与处相善,每道其美行苦节,心益敬之,阐幽之谊,所不敢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5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二OO) 日本诗人赖襄
曩读海藏《居东杂诗》云:“此都号文士,浮噪多不实。盛名如赖襄,语助未究悉。黎公昔在兹,求士惟恐失。芝山岁再会,赋咏积篇帙。求其粗可者,百十未得一。”按襄字子成,所著有《山阳集》,卜居西京三十六峰下,又号三十六峰外史,固日本旧时代之有名诗人也。近由渠园处得借其集读之,古体颇有作意,然气力未逮,亦见东人本色;近体要以绝句为胜,《杂诗》云:“新尹东来旧尹还,过门车马日喧阗。诸公鞅掌勤王事,成就吾侪企足眠。”《送百谷东行用在萨别诗韵》云:“离亭把酒对樱洲,曾是深秋欲尽头。今日京城春又去,一杯送汝入东州。”《客恨》云:“客恨逢春不解消,平芜断霭路迢迢。铜驼桥外千丝柳,五见东风上旧条。”皆饶有神韵。《中秋无月侍母》云:“不同此夜十三四,重得秋风奉一卮。不恨尊前无月色,免看儿子鬓边丝。”则性情语也。山阳微时曾至长崎,为客店主计,适中国人士侨居其地者甚多,故得习闻汉学,生平服膺阳明之学,内行尤修谨。相传山阳某年在家塾讲《左传》,适闻其母病耗,即辍讲,归已不及,自是终其身不再读左氏书。集中趋庭之作颇多,东人尤重其行谊,且山阳之得盛名,缘于所著《日本外史》及《日本政记》各书,日本尊王倒幕,山阳实为鼓吹最力之一人,固不仅以诗工见称已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6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二O一)汪宗沂诗
汪宗沂仲伊号瞍庐,吾皖之歙人,自幼博览群书,习其乡先辈江慎修、戴东原之学,善礼乐,通六艺,旁及卜筮、遁甲、堪舆等术,以儒生游曾文正之门,居江宁幕府,交遍一时巨公名士。所著书刻于金陵者仅种,馀遭乱失去,民国初年自京师归里,卒年八十馀。孙仲容、樊樊山、李木斋均与订交,诗不求工,亦往往可诵。其子立本、孙采白皆以文学书画闻于时。余友邵次公与立本善,为余述君学行,且以《驶庐诗略》见示,盖遗稿之仅存者。《题袁氏随园图》云:“不住西湖亦别才,白门秋柳手亲裁。寓公名大因师重,吏隐心清奉母来。北郭云山空断瓦,南朝文物冷苍苔。曾传权贵描图去,鱼鸟忘机莫浪猜。”《题合肥张氏泗溪别墅》云:“新涨溶溶绕宅圆,此间大好放春船。频支略约通花外,时听钩辖度竹边。营造自关经济学,啸歌欣有水云缘。瞍庐卜筑从今健,还望归营十顷田。”君家于黄山下,曾买地三十二峰佳处,有“桃花峰下著书人”之句,可以见其高致。集中为黄山作者均甚佳,其《杂诗十八首》可作游记读也。《瞍庐诗略》乐府诸篇,刻意摹古,多可诵者。君论作诗以音节为归宿,每云老杜之不如李白者,正由音节之不入乐府也,可谓精评。同年许际唐太史承尧,为君门下士,君之遗诗乃其所手录者,有《重游瞍庐》诗云:“瞍庐旧来客,重至已头白。坐对辑易堂,丛篁引凄碧。抱冲(亭名)无片瓦,梅坪剩残石。洗砚对黟山,斯人遽成昔。重寻沿径诗,不见杖藜迹。(瞍庐诗云:“安排笔砚对黟山。”又云:“杖藜沿径自寻诗。”)酒酣说剑处,凝尘水栖壁。吾师晚岁饥,谁夺凤凰食。牵萝亲补屋,半壁应自惜。况乃凿楹书,牛腰空委积。抉髓遍九流,贯串汇真得。固知生有涯,岂谓名亦啬。薪尽火不传,馀子各喧寂。咫尺不疏园 (江慎修先生尝读书于此。),颓垣百年隔。愀然人间世,夕照寒林色。”即此诗亦可知许君之能传师学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6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二O二)许承尧诗哀乐过人
歙多学人,亦多诗人,以余所知,际唐即其一也,所著《疑盒诗》已印行,陈瞍庵先生为之序。君自谓于宋取陈与义、梅尧臣,诗格亦似近之。吾友磨僧开府陇上,君五度往还,故集中多关陇行役之作,哀乐过人,自成馨逸,较之瞍庐,更为精专。录其《悼吾友陆亮臣》云:“忍泪挥声耗,殊惊并一呼。去皮怜豹死,无命怨麟屠。白马前胥在(自注:亮臣兄静山前年愤国事悼吴淞死。),青蝇吊客无。盛衰真转瞩,世难几人逋。”《甲辰同年公宴征诗》云:“登科馀故记,头自忍重论。有梦忧天坠,无言看海翻。臣精疲壮岁,世态付春痕。廿载堂堂去,惟应倒酒尊。”贞元朝士之感,余固与君共之也。断句如《华州道中》云:“宦味飒如秋后叶,酒悲惊点鬓边霜。”《寄鲍蔚次甘州》云:“生涩山川难造梦,瞢腾岁月尽镌疑。”《飞檄》云:“朝露人如鸡犬贱,秋霜天助虎狼威。”《宁夏》云:“风沙搏霸气,楼橹壮雄边。”《江胡》云:“将家作旅舍,暂如梁上燕。如燕亦复佳,岁岁常相见。”《游城南园》云:“名理斋心得,风花倦眼看。”《堕甑》云:“胜情因别减,苦语为秋多。”皆能以哀乐过人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6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二O三) 题《楸阴感旧图》
京师白纸坊崇效寺,本唐之枣花寺,盖刘济舍宅所建,元至正始改名崇效,明清因之。朱竹坨、王渔洋手种丁香,闻在西来阁下,今久非故物,惟春时牡丹盛开,游赏如织,龚定盒诗所谓“词流百辈花问尽,此是宣南掌放花”者也。寺内楸花二株,干可十围,浓阴满院,信为巨观。吾乡太湖徐芷帆侍御与其弟养吾主政及番禺沈太侔宗畸游,常徘徊楸阴下,养吾逝世,芷帆为绘《楸阴感旧图》,海内名流,多有题识,未久芷帆图卷不知流落何所。清季太侔乃倩陈松山给谏长女陈佩彤补绘征诗,计题诗达四十馀人,洵为枣花寺中一段掌故,当与《青松红杏图》及《训鸡图》卷子并传矣。陈简持中丞与太侔善,有《题楸阴感旧图》一律云:“宣南掌故费追寻,梵寺重来涕不禁。转眼沧桑沦浩劫,盛时花木损秋心。茫茫人海风骚歇,衮衮名流岁月侵。检点旧题成隔世,东阳消瘦怨同深。”易实甫云:“为看芍药屡停车,几度楸阴听煮茶。寻梦更寻寻梦地,送春先送送春花。闲思棋局都成劫,小坐琴床便当家。感旧却怜君似我,鬓丝禅榻共生涯。”简持、实甫均余故人,邻笛之哀,无间岁月。太侔曩客鸡林,亦余旧识,风流文采,饶有典型。官祠部日,于宣南创煮灞吟社,并刊行《国学萃编》,表彰丛佚,沾溉艺林。晚年自署繁霜阁主,身世佗傺,人以沈聋呼之。丙寅秋病殁都下,遗稿飘零,殊可念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6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二O四)桂赤习佛
桂伯华名赤,原名念祖,精研内典,兼持五戒,意即古所谓在家僧也。余知君名甚久,东游时曾识面,诗则曩于报端见之。友人梅君撷云近以《净声诗选》见示,皆君学佛以后之作。君少专力攻诗,手抄杜、苏及其乡人蒋心馀集数过,每日吟讽各大家诗,寒暑不少辍。嗣从南海康更生游,戊戌党祸作,君匿迹山野学侠,似有所遇,然未竞其业。变而学佛,依杨仁山居士以居者累稔,刊行《大乘起信论科注》,沈子培深器之,为醵资助其东渡习真言宗,顾口吃不能操日本语,但研索经论,有时且聚朋俦讲习,似未及入坛受持密法也。民国五六问病肿,殁于东京,夏剑丞有题其遗墨后一律云:“一见杨居士,将持此道西。眼中布前境,梦里落恒蹊。著字须为偈,逢歧要不迷。平生果无漏,法喜与同栖。”君终身未娶,晚岁忽思置室,然亦无成议,“法喜”句盖谓此也,亦见多生习气捐除之难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6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二0五)桂赤和郑孝胥
伯华诗时有清言见骨处,《和人作》云:“客里风光劫外天,饮愁茹恨自年年。未成境夺还人夺,强说禅边胜侠边。何处须弥藏芥子,早知沧海有桑田。杜陵老子犹痴绝,苦向空山拜杜鹃。”自注:“偶于友人扇头见一诗,词旨悱恻,读之愀然。未署作者姓字,意其人必有黍离麦秀之感,闵而和之。”实则作者即海藏,当时伯华顾不识也。海藏诗题为《阅报》云:“槛外江涛风动天,梅酣阁暖又经年。长愁可复知闲味,不饮那堪近酒边。阅报终朝成抵几,收身上策只求田。善夫老去空摹杜,雪涕何从拜杜鹃。”自注:“上称疾罢元旦朝贺,并停筵宴。”时为己亥岁暮,海藏方在鄂中,其翌年遂有庚子之变,伯华所谓“黍离麦秀”云者,殆豫为之谶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6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二O六)桂赤旧作
赣诗人欧阳仲涛云:伯华为诗不多,而诵习甚博,评阅甚精,于时贤最服膺范伯子。中年殚精佛籍,所为诗生硬多梵语,然此在昔贤本有成例,以诗境论,未可以狂花客慧少之也。录其旧作《过吉安》云:“树光如沐水如油,绝好山川是吉州。三宿未偿鱼鸟约,再来思作贾胡留。不忧尘海无青眼,只恐饥寒累白头。何日山资许粗足,全家来续醉翁游。”《登关口台町最高处》云:“登临爽气新,愁客暂怡神。草木都遗世,川云解媚人。趣幽双蝶见,凉早一蝉闻。那识家园路,炎天莽寇氛。”在君集中,固为最妥帖者。《感怀》三首录一云:“老泪无多莫浪倾,倾多消息未分明。由来转绿回黄候,早竭河枯石烂情。大鸟集时天色改,蛰龙潜处海波平。凭渠起灭空花幻,一刹那问万劫更。”颇似谭复生《莽苍苍斋集》中之作。至《次韵酬杨昀谷》云:“诗心淡后无奇句,世事谈多有泪痕。”《一律平等阁诗话》已及之,不具录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6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二0七)送杨增荦出京入蜀
新建有二诗人,一为夏剑丞敬观,一即昀谷也。昀谷名增荦,久官刑曹,与赵香宋、胡漱唐齐名,唱酬至夥。清季改官知府,将筮仕蜀中,未及行而国变作矣。君题香宋图有“一官山色梦嘉州”之语,其出京时,辇下诗流多有投赠。漱唐云:“极天翻雪浪,六月似深秋。一路猿声苦,孤吟风满舟。江声吞白帝,谪宦拟黄州。君入夔巫后,诗宜别集收。”香宋固蜀人,则《杂书绝句》六十馀首,旁及沿途风物,山程水驿,各系以诗,直可作游记读,石遗极称之。众异诗云:“峨峨剑门路,细雨随小蹇。诗人例游蜀,陈迹那可免。堂堂赵侍御,赠别语微婉。不言行路难,但与志游览。”盖谓此也。香宋《杂诗》之一云:“十载东方鬓已新,散原无阁筑延真。扁舟此日还为客,满眼江湖绿恋人。”昀谷一字延真阁主,遐庵有《送延真阁主入蜀》诗云:“不信迂疏有百端,歧途真到泪阑干。相逢啕沫真无策,颠倒尘埃尚此官。冉冉浮云千劫尽,萧萧急雨九衢寒。岷峨凄恻犹堪赋,世路全胜蜀道难。”余之知昀谷亦以遐庵,宝融亦绳其贤,且云不仅诗佳,兼精禅理,十稔以来,赁庑僧舍,所诣益深,偶有吟事,多涉玄言,盖诗境又一变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6 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二O八)杨增荦早岁之作
昀谷有《无题》二首,乃居东日遐庵录示者,其一云:“废井年年转辘轳,露华一昔遍寒芜。春来燕子巢依旧,泪尽鲛人海已枯。倚病登楼怜畹晚,将愁遣日胜欢娱。六张五角寻常事,消息何劳问紫姑。”又云:“伫苦停辛意转闲,几回天外见华鬟。佳期误报乌头白,旧曲真传雉子斑。拗梦留云终易断,咒心成石不能顽。明河泻尽星无著,辜负青鸾数往还。”此或昀谷早岁之作。余尤爱其《送尧生归蜀》云:“归计真忘蜀道难,灯前强说醉乡宽。畸人自昔为时弃,谏草零星作史看。天地故应穷位置,文章曾不救饥寒。荻花枫叶瞿塘路,后夜相思寸寸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6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今传是楼诗话___ 王逸塘

(二O九)得闲便好
尘劳久缚,乍得退休,乃知闲中真味。吾乡张敦复公有云:“山水花竹无常主人,得闲便是主人,实则能闲亦关福分。”宋王晦叔《双溪种花》云:“双溪渐有杂花开,每日扶筇到一回。胜似名园空锁闭,主人到老不归来。”闲字岂易办哉?余丙寅在海滨得句云:“与其慕君实,未若作尧夫。”此物此志,窃愿卒偿。偶阅赵彝斋集有《赠术者》一绝云:“纷纷尘土簿书堆,职在其间怎可辞。不向先生问荣达,但言何日是闲时。”可谓实获我心矣。桐庐袁忠节昶《安般移集》《偶书》诗云:“老去心情依净土,吟诗蹇浅不成邦。王侯蝼蚁看俄化,一笑区中有底忙。”世固有以忙为乐、闲且弗耐者,试读忠节此诗,作何感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水清浏   

GMT+8, 2019-1-21 09:20 , Processed in 0.200193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