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水清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887|回复: 39

[原创] 我是双胞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7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个沙发,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7 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板凳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7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7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1楼(梅苑公子) 的帖子

恁终于学会自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7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方玲长滴真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7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天气不错啊。”我跨着自行车,车后带着方玲,一路上不紧不慢地踩,反正家也不远,想想一个伟大的任务马上就要被我完成,我甚至都想象得到妈妈看了方玲后的表情,这个生日礼物对她而言,绝对是个惊喜。

  “我们去买点东西吧。”

  “不用,我们家什么都不缺,你只管人到就OK了。”

  “还是买点吧,我毕竟第一次上门,再说还你妈妈的生日呢。”

  “真不用,妈妈本来就不让告诉你她生日,怕你有压力,你就装不知道好了。”

  “这不是知道了吗?还是买点的好,省得到时尴尬。”

  “那也行,要不就去超市买点水果吧,点到为止,蛋糕先前已经订过了。”我把车头转向星星超市。

  买了水果回来,方玲突然扯了一下我的衣服,让停一下,我问她怎么了,她说要看看。

  我停了车,方玲在一个玉器店门口定住了脚跟,招呼我过去,“怎么?想要点什么吗?”

  方玲也不说话,径直往里走。我赶紧把车一停,屁颠屁颠地跟了进去,要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可来不得半点差错,倘若一不小心惹她不高兴,昨天磨那半天功夫泡汤了不说,到家妈妈那边可交不了差。可转念心里又直嘀咕,这姑奶奶不知道会看中什么?听说玉是很贵的,我可没带那么些钱。

  “老板,把这个给我看看。”

  “姑娘真有眼光。”店老板一边从柜台里拿出一块东西一边说:“这块玉白底黄斑,质地通透,恰似金玉满堂,象征大富大贵,配你们这样有前途的年轻人再合适不过了。”说话间,老板朝我看了看,然后问方玲谁戴。我本以为是她自己要,却没想到她居然扭头指向我。

  “你是说给我买?”我有些难以置信,再度扫视了一眼那块东西,玉佛模样,白中透着黄,灯光照射下,表面泛着柔润的光泽,貌似品质还不错的样子,“别开玩笑了,我一大老爷们,戴什么饰物啊?”

  方玲接过来对着灯光前前后后地照了照,“行,就这个吧。”然后也不管我,自顾自地跟店老板谈好了价,指挥他用个红绳编了挂我脖子上。

  回家路上,我忍不住好奇,便问她为何突然要花大价钱给我买这么个礼物,心想身为一个大老爷们,我还没先呈上定情物呢,冷不防就接受了她的东西,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真是让我情何以堪呢?

  方玲在我背后柔柔地笑,“你听说过挖人参吗?”

  “什么?挖人参?”我不知道她为何一下子把话题扯了那么远。

  “听说有经验的参农发现人参后,会先用个红绳子套住,不然就会跑掉,怎么挖也枉然。”

  “是吗?”我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是真是假,“可是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跟买礼物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就是我要挖的那棵人参啊,呵呵,买根绳把你套了,你以后就跑不了了。”

  我被她逗乐了,“得了吧,有这等美女陪着,你就赶我,我还不走呢,哪有自己便跑了的道理?”

  “我说着玩呢,”方玲再度笑了,“其实,我是怕分不清楚你和你弟弟,套个绳子算是作记号,到家后你可记得把领子放低点,要是一个没看清搞错了,多尴尬啊。”
 
  “啊?你就是为这个啊?”我大叫,“你早说啊,就不用折腾这冤枉事了。”我嘴里这么说着,但戴着心仪对象买的礼物,心里头却还是那个美啊。

  “怎么了?”方玲在后面问。

  “等会你看见就知道了,根本不用担心把我和弟弟搞错啊。”

  “为什么呢?”

  我哈哈地笑了半晌才缓过劲来,“因为,因为我和我弟弟根本就长得不像啊。”

  “什么?你不是说你们是双胞胎吗?”方玲显然没有想到,双胞胎居然还有长得不像的。

  其实我原本也是这么想的,看别的双胞胎都长得一个模样,曾经问过妈妈,说为什么我们兄弟俩长得不像。妈妈告诉我并非所有的双胞胎都一个样子,只有一卵多胎的才会长得像,多卵多胎的便不会像,当时也没听得太懂,后来长大才搞明白了。于是我又把这道理给方玲解释了一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7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这次见面非常成功,爸妈对方玲都表示特别满意,尤其是我故意把脖子上的玉拿出来炫耀的时候,妈妈那个喜啊,开心得嘴都合不上,只一个劲地说好。方玲这边也还不错,与爸妈相处还算融洽,没太表现出初入陌生家的那种拘束,找了机会便过去帮妈妈打下手。妈妈开始还客气,说不用帮忙,让她自己玩,后来也乐得在身边问长问短地聊聊。本来怕方玲不习惯,还不知道咋去侍候,此刻看她们聊得开心,早放了一百二十个心了。

  吃完饭从家里出来时,方玲一个劲在我后面笑,其实她不用说,我知道她在笑什么,“我早跟你说过嘛,不用担心分不清楚,我们兄弟长得不像,这下子红绳子白套了吧?”

  “哈哈哈哈,”方玲听我一问,又止不住笑了起来,“这老半天,真让我忍得难受啊,哈哈哈哈。”

  我奇了怪,“这兄弟长得不像有什么好笑啊?”

  “你说不像就不像吧,也犯不着亲兄弟非往这两个极端上面长啊,哈哈哈哈。”

  “不许笑,这长相嘛,都是上天注定的,又不是我们想长成这样。”

  “你叫李小钢,他叫李小铁,单听这名字倒挺有双胞胎味道的,感觉像两个变形金刚。”方玲说到这又一次笑了,“哈哈哈哈,不过所幸你们长得不像,不然还指不定是你像他还是他像你呢。”

  方玲这话的意思我懂,我基本算是继承了爸妈的优点,长得斯文帅气,只是人却老实,而那死对头,也不知道咋遗传的,长得那个什么,确实委婉了点,只不过上天是公平的,没在脸上给够的,在身体上却是补足了斤两,那家伙不仅长得比我高大,也要结实得多,而且他的聪明淘气在小区里那是相当有名的,比起我来那是滑头得了太多。有道兄弟是冤家,我虽身为哥哥,从小到大,不管是斗智还是斗勇,不知道吃了他多少亏,所以我一直不大喜欢他,一直称他为死对头,好在后来慢慢大些,彼此都懂事了,关系才得以改善。

  “想笑你今天最好全部笑完,以后可不许再笑,咋说他也是我亲弟弟,再说要我爸妈知道你这样,肯定心里会不舒服的。”

  “知道,一定的,一定的,哈哈。”

  回到宿舍,我对着镜子再次美美地欣赏了一遍脖子上的宝贝,心里暗道,这只怕比贾宝玉的那个也不会差呢,转而又想到方玲怕弄错我们哥俩的那个神情,呵呵,太有意思了,不行,有道无功不受禄,我可得讨好她一下。眼珠子转了几圈,咋讨好呢?买礼物吧?看看有点晚了,等回头再去,要不先去看个电影吧,现在网络发达,有电影都在网上看,说起来我好多年都没上过影院了呢。

  方玲答应得很爽快,不过说要出去办点事,稍晚点才能过去,让我回头直接在电影院门口等她。

  不过这个决定我很快就后悔了,讨好的方法有那么多,我为什么偏偏就选了看电影呢?因为在电影院门口等她的时候,我竟然遇上了大麻烦。

  或许是去得早了一点,等了半天不见方玲过来,眼见电影快要开始了,我虽然有意想表现一下耐心,不打电话去催,但心里到底还是有些急了,不知道她事办完了没有,只站在电影院门口,漫无目的地向人群中张望,突然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嗯?你不是回老家了吗?怎么在这里?”

  我扭头一看,不知何时,身边冒出个烫着卷发的漂亮女孩,我以为她在朝我后面说话,可回头看了一下却发现身后并没有人,难道她就是在对我说?可我就一个家啊,回什么老家新家?

  “往哪看?我在这儿呢。”她故意把“这”字拖得长长的。

  我从女孩的眼神中得到肯定,她确实在跟我说话,“哦,我等人。”我满脑子查找,却怎么也找不出这么个女孩的印象来,不知道她什么来头,虽然跟美女打交道不是件什么坏事,但我不是个随便的人,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般地闪过一个词——骗子,因为曾经在网上看见过,说是一些美貌女子,抓住男人好色的心理,主动搭讪套近乎,然后便骗取财物。

  “两天没见,在哪整副眼镜啊?”

  我心想从上初中就开始戴眼镜了,多新鲜个事呢?

  “哟,不会是去装文人骗小姑娘吧?”卷发女孩越说越离谱。

  以前听说过,只要被骗子搭理上就会没完没了,一直等你上完当为止,我心想斗不过躲得过,干脆转过头去不理她。

  “干什么?故意对我视而不见吗?”那女孩一脸的委屈,看我继续一脸迷茫,她显然动了气,“姓李的,太过份了,莫不成竟要装不认识我?”

  “我,我,我好象确实不认识你啊。”我吃不透她接下来想干什么,但她既然吼着喊着先发制人,而且竟然还知道我姓李,显然是来者不善啊。我顾不得再去张望方玲,先四下里扫视一遍,看看她有没有同党在左近,要有情况那得赶紧逃跑,好在并没有发现可疑之人。

  “你,你,你?”那女孩生气已极的样子, 连续“你”了几次也没道出个下文来。

  “你在干嘛?”又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一回头,正迎上方玲的目光,我的个神仙姐姐姑奶奶外加大姨妈,我在心里念叨,你可算是出来了。

  “哦,没事,电影快开始了,我们进去吧。”我拉上方玲的手就往电影院的入口走去,心里想着赶快离开那个是非女子,如果再呆下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

  “她是谁啊?”方玲一边回头看那个和我说话的女孩一边问我。

  “姓李的,你给我站住。”没等我回答方玲的话,那个女孩追上来再度朝我大吼。

  我开始本来以为她是个骗子,此时看她的神情,再想想她的说话,却分明不像,“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真的不认识你啊。”站在两个女孩逼视的目光下,我直感觉一百二十个无辜,可让我又咋去解释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7 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元 恁写个玄幻滴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7 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过的啊,想看以后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7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9楼(梅苑公子) 的帖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7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认错人了?交往了这么久,到现在你居然说我认错人了?我怎么开始就没看出来你的无耻呢?”那女孩越说越气,“你撒谎说回老家,却原来是背着我去勾搭别的女人,你今儿要敢当着我的面承认,我就算生气也还当你是个男人,没想到你居然一点不脸红地说不认识我,早应该知道你是个浑蛋,能骗别人自然也能骗我,你还真是个浑蛋!”,那女孩喊得声嘶力竭,骂完似乎还不解恨,抬手啪地扇了我一耳光,转身气冲冲地跑了。

  这一顿臭骂实在有些莫名,这一巴掌也着实打得不轻,我只感觉脑子里懵懵的,也不知道是被骂的还是被打的。

  冷不防遇上这么个情况,方玲显然也傻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原以为你老实,却没想到你竟然这种德性,看来我也是认错人了。”

  “玲玲,你听我解释。”

  “我都听见了,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她猛地甩开我的手,抛给我一句话,“从今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不认识你。”然后便甩着眼泪一路跑了开去。

  我呆望着玲玲的背影,想想只怕追上去也解释不清楚,“我不认识你。”是我刚才对那个陌生女孩说的话,那是我真不认识啊,我哪里知道她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又哪知道她为什么平白无故地找我乱闹一气?可玲玲此时却信她不信我,竟把这话捡了来还给我,我真是有口难辩,想想这事一个解释不好,只怕闹到分手也未可知。

  上午才带方玲登门见过父母,谁曾想到晚上就莫名其妙地闹成这步田地,我呆站在电影院大门外,心里琢磨到底招谁惹谁了,怎么让我遇上这么个没头没脑的倒霉事啊?不行,我得把那女孩找到,让她还我清白,不然玲玲定然不会原谅我。

  我放眼四望,就如同刚才在人群中搜寻玲玲一样,却只见人潮涌动,哪里还有那女孩的影子?

  “喂,傻站这儿干嘛呢?装电线杆吗?”小铁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

  “我……我……”我咋向他说呢?

  “哎哟,今儿个是咋了?刚谈个美女对象,说话都结巴,是不是激动得抽了?”这家伙哪知道我此时的心情,那真是撞墙的心都有啊, 他居然还拿我开心,“对了,我嫂子呢?”

  “唉,”我叹了口气,“我今天撞到鬼了。”

  “嗯?撞到鬼了?”那家伙一脸坏笑,“怎么,喜欢玩倩女幽魂、人鬼情未了?”

  “行了,你就别添乱了。”接下来我便把刚才发生的事大致地给他讲了一遍。

  “哈哈哈哈,”亏了这家伙还笑得出声,“我说让你平时别那么帅吧,你还不听,想必是脚踏N只船,到处留情,有道是情多必滥,这下东窗事发,船毁人伤了吧?”

  “够了!”我大吼一声,“有完没完啊你?我烦着呢。”

  小铁立马换了一幅认真的表情,“你是说真不认识?当真没有招惹过那个女孩?”

  “这不明摆着吗?你哥从小老实,你小子又不是不知道?追一个我都费劲,哪有本事干得出那种脚踏几只船的风流事呢?”

  “这倒是,我哥确实没那个才,”小铁摇晃着脑袋,又恢复成先前那般不正经模样,“这么说你是真的遇到鬼了?”

  “行了行了,你走吧。”谁让我摊上这么个死对头弟弟呢?事情到他那只会越讲越乱。

  “那好,我走了,你保重哦。”这小子一步三摇地往前走,忽又回过头来,“你要是再遇上鬼,通知我,我来保护你,捉鬼我最在行了。”

  要不是打不过,我真想冲上去揍他一顿,不过看他不再罗嗦,便也就懒得再搭理他,于是乎,小铁的影子也很快消失在人群中,我又回到先前一个人呆站的情形。

  接下来的几天,方玲都不接我电话,我过去找她几次,每次都被她轰出来,说是平生最讨厌不拿感情当回事的臭男人。开始我还很有耐心,想尽办法去解释,后来见她这样,倒激起我的倔脾气来,索性也不再去找她,分手就分手,谁怕谁?不过话虽如此说,我却是打心里真的喜欢她,就此放手,到底心有不甘,只希望时间真能冲淡一切,在很短很短的将来,这个突如其来的误会便如当初产生时一样,也就那么突如其来地消失了去。

  只是事情并非我所盼望的那样,接下来的日子,不管我如何郁闷,事情却没有半点转机,甚至后来我再度妥协,找了方玲的闺中密友去作思想工作,也没能换取方玲的信任,倒是我又被她朋友数落一顿,说没想到你小子长得这么善类,却原来都是装的,方玲这么优秀的女孩居然都不珍惜。我心里头那个冤啊苦啊,真是比窦娥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7 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你说我以前没遇到方玲的时候,那么多年也就这么过来了,并没有觉得生活中缺少什么,虽说认识还没多久,但这一下子分开,我顿时感觉生活没了滋味,整天精神恍惚的,好几次工作还出了差错。

  日子大概过了七八天,时逢周六,我实在闷得不行,一个人去东湖转转。

  湖畔春光正艳,我却一点也打不起精神,心里老也想着方玲,只怕今生失去她会成为我永久的痛。想到这,我又想起那个陌生女孩来,也不知道前世欠了她什么?为什么会突然间给我闹这么一出呢?

  正满怀心事地走着,一个身影突然往我面前一立,幸好我收势得快,要不然定然撞个满怀。我心想哪有这样走路不带眼睛的,正要发作,吐到嘴边的话却瞬间如同冰块凝固了,因为我再一次看见了那个女孩,不错,就是在电影院门口骂我玩弄感情并打我耳光的那个女孩,真是冤家路窄。

  此时她满脸微笑地看着我,与那天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我心里顿时有些慌乱,不知道她今天搞什么鬼,也不知道接下来又要闹出怎样的事情。

  “怎么?还在生我的气啊?”

  我心想,你骂我打我,看在你是美女的份上,我就算不跟你计较,可我好不容易追到的女朋友,却因为你的折腾而不理我了,我不生气才怪呢。

  “一个人出来玩也不叫我,想躲我,哼,门都没有。”

  我心里琢磨着这个女孩是不是有神经病啊?我都不认识你,出来玩还叫你?再说我现在烦都快烦死了,叫谁也不会叫你啊?还躲你,不躲才怪呢,这种桃花运,我可交不起。

  “好了好了,我错了行不行?我不应该不相信你,不应该找你闹,你没有骗我,你确实回老家去了,我都托人查证过了,我现在一万分地认可你的清白好不好?”女孩子话如连珠炮,说话间抓了我的手直摇晃。

  神哪,这又是玩的那一出啊,我感觉有点晕,上次我没有回老家,结果被她莫名其妙地骂了打了,这下我咋又回了,又被她同样莫名其妙地原谅了呢?

  “不过你也不能怪我,要换了你,你肯定也晕菜,如果我说那天遇见鬼了,你肯定不信,但我真的是遇见鬼了,那个鬼跟你长得简直一模一样,我只是个凡人,哪能分得清楚。”女孩满嘴胡言乱语,可脸上那表情却认真得几近夸张,我不得不佩服她的演技。

  “你等等,”我把手从女孩的手中抽出来,“我现在脑子有点乱,你让我先捋捋。”

  “还乱什么?我都相信你确实回老家了,我先前找你闹,说你没回去,说你去泡别的女孩,说你装不认识我,那是误会你了,都是我的错,我认错还不行吗?”女孩也急了,“但那天晚上我真的是遇见鬼了,你要相信我,哦对了,这眼镜怎么又戴上了?”

  我从女孩的话里似乎慢慢听出了点名堂,他问我生气不生气显然不是指上次电影院门口骂我打我的事,应该是后来又跟别人发生了误会,而这个别人,应该是不戴眼镜,貌似跟我长得挺像,而我,只是她说的那个鬼而已。

  编,接着编,我用怀疑的眼光再次看了看女孩的眼睛,她肯定是有预谋的,精心策划过的,要不然故事哪能编得如此活灵活现,而且满嘴胡话当面说我是鬼也不带停顿的。

  我又一次向四周看了看,依然没发现可疑之人,她到底是怎么样盯上我的?她到底想干什么?还没听说过美女出来劫男色的啊。

  “找什么?你倒是说话啊!”女孩见我沉默,反而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对不起,你又认错人了,我不是回老家那个,我只是你先前看到的那个鬼,就是电影院门口遇见的那个,被你骂了并打了耳光的那个鬼。”我有些激动,说话时声音打着颤。

  女孩越发吃惊地盯着我,突然“啊”地大叫一声,好象害怕之极的样子,一溜烟跑得不见了踪影。

  我望着她的背影又一次从我的视线中消失,心中有种莫名的快感,你不是喜欢编鬼故事吗?我这不是顺着你编吗?你跑什么呢?还真害怕啊?

  但我很快又后悔了,我不是满世界打着灯笼都想找她去向方玲解释清白吗?这下好不容易遇上了,我怎么就眼看着她走了呢?不行,我得把她找回来,不管她接下来要如何算计我也管不了了,我必须得把她找到,因为现在只有她能还我清白,只有她能让我把失去的感情找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7 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我沿着东湖找了好几圈,心想就算你还要编鬼故事来骗我,我也认了,你倒是出来啊,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越是希望的时候,反而没什么事情发生,越是你没有准备的时候,就越是冒出些事来,你看她没来头地冒出来胡闹一气,害我失去了恋人,此刻我望穿秋水、踏破铁鞋地要去找她,直走得我腿脚发软,直走得日头偏西,也丝毫不见她的影子了。

  懒得回家,省得爸妈看着我心烦,呆在宿舍却也心乱得紧,晚饭无心吃,蒙了头睡却又睡不着,直折腾到半夜,恍惚中好象看见方玲,我便把白天所见说与她听,她哪里肯信,几句不到便吵了起来,吵着吵着一机灵,原来是个梦。

  一下子睡意全消,看看天还没有亮,我起身到外面走走。

  路灯都已经关了,四周朦朦胧胧的,只有一弯晓月还无精打采地挂在天上。风吹过来,有点凉,我也不管,自顾自漫无目的地绕了圈子走,就恍如一个黑夜里的幽灵。此时月亮在天上寂寞着,我在人间也寂寞着,似乎唯有我们俩才能在彼此间寻得一丝慰藉。

  “啊!”转过墙跟,我突然听见一声尖叫,直吓得我一冷战,定睛看去,却是一个环卫女工在扫地。

  “吓我一跳。”那女工一边小声自言自语,一边轻拍着胸口。

  我一愣,本以为是她吓着我了,却不曾想到头来却是我吓着了她,细想也是,毕竟人家是女人,胆更小些,没事谁这个时候还在房前屋后磨蹭啊?想起那个女孩说我是鬼,只怕此时这个女工也把我看成鬼了呢。算了,还是回吧,省得在外面再吓人。

  回到屋子,又想到方玲,我不知道这段时间她过得怎么样,一直认为自己在被她折磨着,但看了刚才那个女工,想想或许她也一直在为我所折磨也未可知。就这么想来想去,又折腾得半天,天终于亮了,我心神恍惚地去上班,到单位却一个人也没有,暗自奇怪呢,打个电话问同事,同事在电话那头带着睡意骂我神经,说今天是周日,我苦笑一声,再度回去。

  接下来的日子,任我怎么调节也走不出感情的困惑,方玲依然不理我,看来是下定决心跟我情断义绝了。其实我也不是那么脆弱的人,要当真合不来而分开,我也不至于这样,关键我们分手的理由太莫名其妙了,就算命运要捉弄我,也得给我个明白吧?这样稀里糊涂的日子,过得实在是一种煎熬。

  又过得几天,妈妈打电话来,批评我老也不回家,我想想倒确实好些时没回家了,便又踩了那辆自行车回去,刚到楼下,就碰上小铁。

  “哟,哥,你这是咋了?”小铁见到我一脸的惊异,“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就算为伊消得人憔悴,也不至于一夜间瘦成这样啊?你该不是在效仿白发魔女为情一夜白头吧?”

  “一边去,”我看到这小子就烦,平时里喜欢欺侮我也就算了,这段时间为情所困,想来确实瘦了不少,他不安慰我,反倒来取笑我。

  “我说哥,咋对我时好时坏的,你这情绪变得太快了,我有点受不了呢,昨天回来我就在想,你肯定是精神上出了问题,不然怎么会突然那么客气地要请我吃饭,还说那么些莫名其妙的话,现在看来,确实很严重,要不我陪你去看看医生吧。”

  我一愣,“你小子胡说八道些什么?你什么时候见到我了?我又在哪里请你吃饭了?都好些天没见面了啊。”

  “嗯?说你严重你还不信,你昨天晚上不是在得胜居请我吃饭吗?饭桌上你还问我咋不在成都好好做生意到处乱跑,整得我一头的雾水,现在也没能清醒呢,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我本以为小铁在胡闹,但看他脸上的认真劲,又不像是在闹着玩,“慢点慢点,你说清楚,到底咋回事?”

  小铁惊奇地看着我,似乎不相信我能忘得如此干净,便把昨天发生的事情给我讲了一遍。

  原来昨天下班后,他正要回家,就遇上我一脸惊喜地招呼他,问他为什么大老远过来也不先说声,当时他还奇怪,兄弟俩隔这么近,还说什么啊?可后来越来越奇怪,先是我要拉着他去吃饭,言语间万分的客气,然后吃饭时又问他爸妈怎么样,又说他从成都来如何如何,最后晕得他也没能听得太明白了。

  小铁讲得本就不太清楚,我听得更是犯迷糊,这都什么情况啊?那个陌生女孩编鬼故事害我,如果理解成对我有所图的话,现在小铁也加入战斗则是为了什么?总不至于亲兄弟也要来害我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7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8 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猜是出生时抱错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水清浏   

GMT+8, 2019-3-24 12:40 , Processed in 0.179721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