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水清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梅苑公子

[原创] 我是双胞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8 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翠花滴观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8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小铁,我希望你正经一点,哥失恋了不假,哥很痛苦很累也不假,可是哥还很正常,如果你也要跟着起哄来跟我闹的话,我真的就要疯了。”

  小铁伸手往我额上一摸,似乎也被吓着了,“哥,你认为我是在胡闹?”

  “行,你不是胡闹,你也编个鬼故事跟我玩呗,”我有些生气,不再理他,掉头上楼。

  小铁一把拉着我,“哥,我说的全是真的啊,一点都没有不正经,你可别急着上去,你会吓着爸妈的你知道吗?哦,对了,当时我还问你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学别人讲四川话呢,这个你总没忘吧?”

  “小铁,如果我告诉你,我现在很清醒,我昨天根本就没遇到过你,更没有请你吃饭,没有对你说过那些什么莫名的话,你信不信?”

  小铁抓了抓脑门,嘴里咕噜道:“难道说,我也是遇到鬼了?”

  为了不像小铁说的那样,真的把爸妈吓着,上楼后我们谁也没提鬼的事,但那顿饭我吃得完全心不在焉。妈妈数次问我咋回事,瘦得这么厉害,还无精打采的样子,我只说没事,最近工作有点累,可能是觉没睡好。

  第二天,我向领导请假,想出去转转,要再这么下去,我迟早会崩溃的。领导见我这段时间精神差得很,工作也总出错,倒答应得挺爽快,问我想到哪去,我说还没想好,看看再说,领导便也没再问,只说了些路上注意安全之类的。

  回来后,我在网上查了查,最后选定去九寨沟,那是一个我神往已久的地方,多年前就计划着,说等谈了对象后,一定要带女友前往的,不想这下还没去,对象却吹了。算了,吹了就吹了吧,我自个儿前去。

  中途经过成都,我联系了旅行社,准备随团前往,就在我上旅行社报完名出来的时候,不想意外地遇上了小铁,心里暗怪这小子也不早说,他如果早说要来四川,我不就带他同行了吗?

  那家伙穿着一件旧皮夹克,头上还戴顶小毡帽,此时正站在一个卖小百货的地摊后面,偶尔有人路过,他就招揽生意似的跟人搭讪,搞得跟个地摊主似的,不知道搞什么鬼,我本想不叫他,继续看他玩,不想他却一抬头看见我了。

  “哥,你怎么又回来了?”小铁一脸惊喜地向我跑过来,“什么时候到的?咋也不说声?”

  我不想这家伙一来四川居然就整了一口像模像样的四川话,一时没太听明白,便问他:“你在搞什么?哪找的这身行头,平日里没见你穿过啊?”

  “哟,去武汉几年都学会外乡话了?我这行头都多少年了,不是一直在穿吗?你看我这起早贪黑的也挣不了几个子儿,哪有钱净换新的呢?”说话间他时不时地回头朝那个摊子瞄。

  “你小子搞什么?好好的班不上,这算是体验生活还是咋的啊?”我琢磨着越来越搞不懂这家伙的行事了。

  “上班?我倒是想上班呢,只是这边生活不放,那边班又不收我啊。”小铁居然还装出几分神伤。

  正说着,突然那边有人喊,说城管来了,小铁一听,感觉身体就像是被弹簧弹出去一般地冲出去了。

  “喂,你等等,我有话问你呢。”

  小铁却哪里顾得上我,三下五下地将地摊拽成个包袱,提了便跑。

  我转头一看,果然见几个城管大摇大摆地过来,前面一群小摊小贩都在争相奔逃。

  我无心去看那些城管如何威风,只是他们这一打岔,小铁却早跑不见了,我满肚子迷惑也没法再问,心里琢磨着小铁怎么这么天才,很难相信他扮个摊主竟然跟真的似的,而且那四川话居然说得有板有眼,突然间想起那天小铁说我请他吃饭说他从成都来如何如何的事情,我们后来都认为那是遇见鬼了呢,眼下这情况,不正是在成都吗?我心里一惊,莫不成?难道?我这也是遇见鬼了?

  青天白日的遇见鬼,说来谁会信啊?我愣在那里,一时也不知道干什么好,恰巧旅行团的导游电话联系我,让我赶紧收拾一下,说是车子一会就到。

  我收拾完行李下楼,心里还在想着那究竟是小铁捣鬼还是我真的见鬼了,猛然想起,要证实不是也简单吗?便掏出手机给小铁拨了一电话过去。

  “喂,小铁,你搞什么鬼啊?”

  “嗯?哪有搞鬼,我在上班啊,怎么了哥?你到了吗?”电话那头小铁一本正经。

  “行了,你就别装了,你既然要来四川,咋不跟我同行呢?还搞得那么神神秘秘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8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别,我说哥,你慢点,什么四川不四川的?你慢点说,我被你搞糊涂了。”小铁的声音一点也不像开玩笑。

  “你还装啊?刚才……”

  “你等会,同事叫我,算了,我等会打给你啊,现有点急事要处理一下。”我还没说完就被小铁抢断,然后电话就挂了。

  我感觉后背有些凉,似乎根本不必再等他回电话证实,看来他是真的在上班,我刚才确实见到鬼了。

  “请问你是李小钢吗?”过来一个导游问我。

  “哦,是我。”

  “车子已经到了,收拾好了吗?马上就要出发了。”

  “哦,”我没心思地应着,看那导游要走,突然想问问他,“导游,你说这世上会不会真的有鬼?”

  “鬼?”导游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淡定下来,“你真会开玩笑,大白天的,哪有什么鬼不鬼的?”

  说话间,几个游人都朝我看来,我顿时感觉刚才的鬼话确实很冒失,赶紧闭了嘴。

  过了好一会,小铁电话打了过来,“哥,你刚才说什么?发生什么事了吗?”

  “哦,没事了,你不是忙吗?你上班吧,我跟你开个玩笑呢。”我有生以来,破天荒地对弟弟撒了一回谎。

  “呵呵,我哥什么时候长出幽默细胞了?那行,我还忙呢,你好好玩吧,回来再说。”

  ……

  九寨沟的风景那是没得说,本就冲着好风景而去的嘛,但经那鬼的搅和,我心里再次乱成了一团,哪还能玩得好,只是勉强地混满了行程。

  旅游回来后,小铁急不可待地问我:“哥,那天咋回事?你真的没发生什么情况?”

  “小铁,我现在彻底相信你那次遇到鬼了,真的,我丝毫也不怀疑了。”

  “为什么?为什么如此相信?”

  我接下来便把那天成都发生的事讲给小铁听,他嘴巴张得大大的,“真的吗?不可能吧?我本来后面都不相信那是鬼了呢,听你这一讲,咋还越来越多了呢?”想了想,小铁又说:“好在装我的鬼在成都,要是他把摊子摆到武汉来卖,只怕我的生活也要被整得乱七八糟。”

  “算了,不说鬼的事,我们去逛逛书店吧?”我提议。

  “你还有心情看书啊?”

  “我想去买本驱鬼的书来看看。”我想,要是不把这只作恶的鬼驱掉,只怕我以后的生活会永无宁日。

  “好吧,”小铁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为了早日驱鬼成功,我就陪你去逛逛。”

  书店不远,一会儿就到了,只是找了半天却没能找到我想买的书,想必是捉鬼的大仙们都不缺那几个稿费,懒得出书。兴趣索然,看看时间不早,便想回去了,抬头看看没见小铁,正想打电话问他在哪里,我的眼光突然就被对面不远处的一个身影定住了。

  我开始本以为那儿是一面镜子,里面映着的只是我的影子而已,但我很快告诉自己,那不是镜子,因为那人穿着全套牛仔,正坐那儿翻阅游戏的图书,而我却身着西装,在这边站着准备打电话呢,完全搭不上边,只是他的那张脸深深地吸引了我的眼球,确实跟我长得一般模样。

  我先前虽然有点相信了那个女孩和小铁的话,觉得这世上或许真的有个鬼长得跟我一样,但毕竟没有亲见过,终究还是有些怀疑,不想这么快便真的遇到,而且就正坐在我的对面。

  我只觉得腿脚有些发软,比上次见到装小铁的那个鬼更是紧张得多了,想过去把他抓住吧,心里到底又有些怕,想就此走掉呢,又不甘心,毕竟那家伙害我不浅,不把他抓住,怎么向方玲解释得清楚呢?正犹豫间,居然看小铁晃悠着朝那边过去,这家伙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出现了呢?

  “哥,你的鬼书找到没有?”呀,我暗自叫苦,这小子居然跟他搭讪上了。

  “嗯?你小子怎么还没走啊?不是回去了吗?”那个鬼抬起头来,一脸惊奇地问道:“你说什么鬼书?”

  小铁被问愣住了,“我几时说回去了?这不是在帮你找书吗?”

  “帮我找书?我有让你帮找书吗?”鬼脸上的表情也越发怪异。

  “小铁,”我看他们越说越乱,再不站出来只怕要出大事了,“哥在这里,那家伙是个鬼。”

  小铁一回头看见我,眼光在我和鬼之间来来回回切换了N遍,“搞什么搞?鬼剧转魔术了吗?”

  “你快过来,我才是你哥。”我不敢太靠近,只站在这边朝小铁急招手。

  鬼显然也看见了我,他似乎吃惊丝毫不在我们之下,呆立了半晌,突然也如上次东湖边那个女孩一般,惊叫一声就跑了。

  四周还有好些人,听见我们闹鬼,都围了过来,我怕造成进一步的影响,赶忙拉了小铁,从书店里落荒而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8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回到家里,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感觉指不定哪天,我就会被折磨而死。妈妈看我旅游也丝毫没起什么作用,反而是越来越瘦,越来越没了精神,便追我屁股后面问原因,我既瞒不了,便索性将所有事情一股脑儿全告诉了妈妈。

  妈妈听得目瞪口呆,鬼盯上一个儿了不算,还两个都盯上,这还得了,不行,得想个办法收拾一下。

  妈妈说完便出去找了个什么仙回来,其实说实话,爸爸和我们兄弟俩向来都是无神论者,只有妈妈相对中立,这会儿我们也确实是被鬼闹得没办法了,这才由得妈妈去安排。

  大仙在我们家咿咿呀呀地折腾了半天,说我们两兄弟是撞上了什么鬼来着,也没有记住,反正最后是收了数百块钱去,说为我们把鬼收拾掉了,妈妈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大仙走后,小铁悄悄问我:“哥,你真的相信这世上有鬼?”

  “要以前,打死我也不会信啊,可这段时间的种种怪事,尤其是书店里的那家伙,除了说撞鬼,你觉得还有其他理由可以解释吗?”

  小铁不再说话,那神情却分明依然有些不信。

  我没心思管他,心里只盼着大仙真的把鬼已收掉,从此还我一个太平生活。

  就在大仙收鬼的第二天,小铁从家里急急地赶过来,递给我一个符,“哥,你咋把这个忘带走了?好不容易找大仙求得的,妈让你一定要放在贴身的口袋里,可以辟邪哦。”

  我把符很慎重地放进口袋,心里琢磨着也不知道有用没用,兄弟俩正说话间,突然听见外面在叫我:“李小钢,你给我出来。”

  我一开门,看见方玲站在门外,我心里顿时大喜,这大仙的东西还真灵,刚把符放口袋里,事情就神奇逆转,方玲居然主动回我身边来了。

  “玲玲,你总算肯理我了。”我有点如释重负,几乎一个忍不住眼泪都要掉下来,这段时间确实太难熬了,早知道大仙这么起作用,我早就应该告诉妈妈去请啊,“你终于相信一切都是误会,相信我是清白的了。”

  方玲看见我,或许对我的颓废模样颇没想到,脸上划过几丝同情,但也就是那么一闪而过,很快就换了一幅冷漠表情,把手伸向我,“拿来。”

  “什么啊?”我不太明白。

  方玲冷冰冰地质问:“我们既然都没有必要再相处下去了,我把送你的东西收回,有什么不妥吗?你凭什么不还给我?”

  我摸了一下脖子上的玉,虽然说闹到分手这么久了,竟然没想到要摘下来,“你是说这个?”

  “你说呢?”方玲把眼睛斜向一边,“你觉得有意思吗?既然已经跟别的女孩好上了,还戴着我送你的礼物,这算哪门子的事啊?”

  “玲玲,你听我解释,这都是误会,说来你都不会相信,先前我们是遇上鬼了。”

  “是的,我确实遇上鬼了。”

  “啊?你也遇上了?”我本来以为方玲不会信,没想到她居然也遇上了,心想既然她相信是鬼在捣乱,一切就好沟通了。

  “你就是那个鬼。”方玲气乎乎的又补充了一句。

  “你怎么也这么认为?”我还以为她信了呢,不曾想她居然是借我的话来挖苦我,我进一步解释:“我是人,那个家伙才是鬼,冒充我然后被收掉的那个家伙才是鬼。”

  “哪个家伙?你说谎怎么一点都不带脸红?我还真是没看出来呢,你不会告诉我说,刚才跟别人逛街的不是你,那只是个鬼吧?不过你这一会胖一会瘦的,倒确实有点鬼气。”

  “什么?你说我刚才跟别人逛街?跟谁逛了我?”我,我,我心想那个鬼不是已经被大仙收拾了吗?咋又冒出来了?此时我就算有一百张嘴一百条舌头估计也没法解释清楚了,“哦,我明白了,肯定又是那个家伙干的,”我急了,“肯定又是那个鬼干的。”

  “你还真的厚着脸皮鬼扯啊?这辈子没当演员看来真是委屈你了。”平时那么温柔的方玲再度挖苦我。

  我突然想起一根救命稻草,“小铁,你快出来,出来帮哥证实一下,那个鬼到底是不是我编的,你给你嫂子说说,不,给方玲说说。”

  小铁于是便真的非常严肃非常认真地把近期遇鬼的事讲了一遍,我心想方玲就算不信我,也应该相信小铁吧,小铁没有必要去骗她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8 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觉得一阵阵凉飕飕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9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初看还真以为是异度空间。再看,估计是弄错了双胞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9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

  “哟,还组团演双簧来了?你们兄弟同胞,一个鼻孔出气,当我不知道啊?要是连这种鬼话都信,那我岂不是傻到家了?”方玲看来丝毫不为所动,重新看着我说:“你说我又不干涉你爱的自由,你乐意喜欢谁尽管随便,我只不过是取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有什么不对吗?说来真是可笑,你戴着我买给你的玉去陪别的女人逛街,居然还说不认识我,说那玉不是我买的,活生生又把上次的戏重演一次,真的想不出,你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就这么无耻呢?”

  我又一次挨顿冤枉骂,但我一点也不怪她,我听出来了,方玲刚才在街上也遇到鬼了,鬼跟别的女孩在逛街,而且那个鬼似乎也戴了我这么一块玉,方玲想来心里生气不过,便找他讨玉,结果发生了误会。

  要依小铁往常的个性,在外面谁敢当他面这么痛骂他哥,他肯定早冲上去开打了,但这次他很冷静,“我说你们能不能别吵了?大家都理智一点,坐下来好生想想行不行?这事确实蹊跷得很,我们都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莫不成还真相信这世上有鬼?”

  嗯?我不明白这小子葫芦里卖什么药,他不是也亲自遇鬼了吗?这会咋又说没鬼了?

  方玲似乎也被他镇住了,不自觉地闭了嘴。

  “我虽然也曾亲自遇到,但刚才我再次细细地想了一下,其实这世上哪有什么鬼?只怕是真的有一个人,长得跟我哥一个样子,他是人,不是鬼,只是碰巧长得很像而已。”小铁这辈子就没正经过,现在一正经起来,居然搞得像个专家似的,“我们眼下的事,就是要去把这个人找出来,把真相弄清楚,你们就总这么吵吵有什么意义呢?”

  我感谢死这小子了,以前只知道他会把聪明用来淘气整我,没曾想他还有这么一手,经他这么装模作样地一讲,方玲或许觉得真有几分道理,终于没再继续骂我,只是好象也没有十分相信,“你说就你们这同胞兄弟长得还如此区别,区区一个外人,真能长得一模一样?”

  “我本来也不相信啊,今天要不是两个家伙被我同时撞见,谁会信啊?但世界这么大,我们要相信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哦。”我不说话,由得这小子继续发挥,“我哥这人啊,你认识时间不长是不知道,我可是从娘胎一下来就跟他打交道了,别看他皮囊生得不错,心里却笨得很,你就算用机子来榨,也榨不出坏水来,泡女孩子啊,只怕一个还把不好舵呢,哪有本事脚踏几只船?”

  我虽然被这小子损,但他说的倒是实情。

  方玲看着小铁,复又扭头看看我,到底还是似信非信地点了点头,“那接下来我们咋办?”

  “接下来啊,我们多多留心,要是再发现踪迹,赶快通知大家,注意了,再发现时千万别让那家伙跑了,一定要逮住了,把底细搞清楚。”

  说实话,这么多年,大家都说我这弟弟聪明,我却从来没有认可过,可这次却不得不服,在我乱了方寸之时,他居然如此沉着冷静地帮我度过了一劫,看情形,从此我的爱情又会迎来转机也说不定。

  这天,我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突然接到方玲的电话,她在那边火急火撩地朝我直喊:“你快过来,我把那家伙逮住了。”

  我一听,心里头那个乐啊,简直比逮住了喀纳斯湖水怪还兴奋,放下电话就往外冲,到门口才想起没问她在哪里呢,真是高兴得晕了头了。

  原来方玲出去报一份材料,完事正往回走,就看见那家伙挽着女友迎面走来,她本来又以为是我,但这次却多了一个心眼,便拨了我的电话看反应,果然电话通了,那家伙却一点动静没有,再往后我接电话了,那边还是没反应,方玲这才确认那不是我,赶忙通知我过去,而她自己,赶紧跳出来拦住目标,希望双方就这机会澄清误会。

  等我赶到的时候,三人谈得正欢,看那神情,估计事情都解释清楚了。见我到来,他们显得很平静,鬼还站起来向我打招呼,他女友或许是想到曾经骂过我打过我,有些不好意思。

  感谢上帝,到此一切真相大白,原来那家伙以前谈过对象,不知道为何吹了,后来与现在这个武汉女孩一见钟情,不想正谈得上心处,他遇上点事回老家,前脚刚走,女孩就碰到我,只以为他没走呢,见我不认识她,还带了别的女孩,便认定是男朋友再度移情别恋,自然气不打一处来,让我蒙受了不白之冤。男孩从老家回来后,急不可耐地去找女友,当然免不得一场大闹,结果弄得不欢而散,好在到底女孩心细,找朋友一打听,结果总算整明白了,男孩原来没骗她,于是在东湖遇见我时便主动道歉,只是在女孩看来,过程中我成了惹事的鬼。再后来,那家伙先后撞上小铁和我,以为真的是鬼在捣乱,便跟女友重归于好,牵手逛街时被方玲撞见,方玲一生气找他索玉,以致再度误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9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到此,我的爱情总算挽回来了,方玲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身边。哦,对了,差点忘了讲,那家伙确实不是鬼,是个地地道道的人,他叫李晓龙,是从成都过来武汉打工的,由于呆的时间久了,也学了一口武汉话。

  我再次仔细地审视了李晓龙的脸,不得不佩服造世主的神奇,确实跟我长得一般模样。我回头看方玲,她会意地笑笑,眼角余光却在看我脖子上的那块玉。

  我一愣神,放眼往李晓龙的脖子看去,晕人啊,怪不得方玲那天气急败坏地认定是我呢。

  “你这玉?”我真是难以相信,他居然戴着跟我这个几近一样的玉,就算我们长得像是巧了,可总不至于连饰物都要长得像吧?

  他想必也注意到了我的玉,也听方玲讲了这块玉的来由,“哦,是这样,女朋友听说我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怕乱,就给我买了一个,作个记号,只是没想到,居然跟你们买得一样了。人家明星怕撞衫,想想我们这撞玉也挺费神的,哈哈。”李晓龙说得高兴处便笑了起来,我却在心里暗自想,回头一定要去换一块别样的。

  他女朋友不好意思地又朝我瞄了一眼,“其实最让人怕的是撞脸,你说天下要多些长得你们这么像的,这世界还不得乱了套啊?”

  我听李晓龙说起玉的来历,更是吃惊,“你也有个双胞胎弟弟?”
 
  “是啊,”正说话间,小铁过来了,他惊讶地指着小铁问我:“他真是你弟弟?双胞胎的?”

  “嗯,你说是不是很巧呢?我们居然都有个双胞胎弟弟。”

  “如果我说更巧的是,我那个双胞胎弟弟,跟你弟弟长得也是一个样子,你们信不信?”

  我被这世界击晕了,本来我和晓龙长得像就够晕人的了,竟然还都是双胞胎,而且两个弟弟还也要长得像,到底谁跟谁双胞胎?还让不让人过了啊?

  说话间,李晓龙拿出手机,从里面三下五下地翻出张照片给我们看,说这就是他弟弟李晓虎。

  神哪,这哪是他弟弟,这活脱脱就是咱家小铁嘛,这两个家伙不仅五官长得像,就连眉宇间的神态都像。世界之大,偶尔碰上个把长得有点像的不奇怪,但也不带这么个像法的啊?怪不得那次成都的时候把我晕得不轻呢,敢情是遇上了他弟弟晓虎。

  “要是让你们两家交换一个,世界是不是反而不会这么乱?”方玲在旁边说。

  我正想说好在现在所有的乱都结束了,妈妈打电话来,兴奋得我赶紧向妈妈报喜,说一切误会都消除了,方玲又回到我的身边。

  小铁以前看我们像还能冷静,这下看到一个跟他一样的,他也郁闷了,“要不是武汉和成都相隔这么远,真怀疑是不是我们小时候抱错了呢。”

  小铁真是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我把手机往桌上一放,“你是说咱们可能抱错了?”

  我心里暗想,这只怕也是说不好的事呢,除非亲眼见了,否则说出来不可能有人相信的,电视里不是常说吗?如有雷同,纯属虚构,这如不是虚构,不同家的孩子怎么能长得如此雷同呢?

  见面回来后,妈妈问我:“小钢,爸爸听说你的误会消除了,一高兴打电话要亲自问你,可电话通了半天,你怎么也不接啊?搞得老头子郁闷半天。”

  “哪有打啊?我都没听见电话响。”

  “怎么没有?你爸爸打电话时我就在旁边,以后可要注意点,不然会惹他生气的。”

  我心想这绝无可能,不信我翻给你看,我往口袋里摸手机出来翻记录,猛地发现,手机竟然没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9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咦?我的手机呢?”我上上下下把口袋翻了个遍,也没见到手机的踪影,“小铁,你见到我的手机了吗?”

  “手机?没有啊,你放哪里了?”

  “我平时都放裤袋里的,怎么会不见了呢?”我用座机给方玲打一电话:“玲玲,你看见我手机了吗?”

  “没看见呢,怎么?手机不见了?”

  我咋这么倒霉呢?手机丢了事小,重新买一个就是,那里面装满了电话号码,丢了却是个麻烦。

  关键时候还是小铁聪明,“那你打个电话呗,看你手机在哪响。”

  我赶忙拨了一个自己的号,可那边提示说已关机,看来确实是丢了。

  方玲打电话来问:“怎么样,找到没有?”

  “算了算了,回头重新买一个。”放下电话,我只能怨自己倒霉。

  这时妈妈做好了饭,让我们过去吃,我猛然想小铁说抱错孩子的话,忍不住问:“爸,我和小铁是双胞胎,是亲的双胞胎,对吧?”

  爸爸不解地看着我,“你小子有病啊?这不是亲的还能叫双胞胎吗?”

  妈妈也奇怪地看着我,“小钢,你可别再吓妈呢,这刚刚把闹鬼的事整明白,怎么又说胡话了?”

  “哥的意思是说,我们会不会是小时候跟晓龙家抱错了一个啊?”小铁倒是来得直接。

  “胡说八道,越来越不像话,”妈妈一听急了,“这天南地北的,八杆子也打不到一起,怎么会抱错呢?”

  这倒也是,我抓抓脑门,不再言语。

  突然小铁接到李晓龙的电话,说是要跟我们谈谈。我心里还在奇怪他咋把电话打小铁手机上而不打我的呢,难道也知道我的手机丢了?后来一想,也是,我的手机不是丢了后就一直关机了吗?也不奇怪,管他呢,先看看他想谈什么。

  李晓龙居然也怀疑小时候跟我们抱错了,我笑了笑,用妈妈的话告诉他:“这不可能,你在成都,我们在武汉,天南地北的,隔那么远,怎么会抱错?”

  “你有所不知,我也是在武汉出生的。”

  李晓龙的话让我很吃惊,“你怎么会在武汉出生的?”

  “这你就别管了,我姨妈告诉过我,这绝对不会有假。”

  “你姨妈说你当时抱错了?”

  “那倒不是,她只是偶然提起说我是在武汉出生的,我再问她却不肯多说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你想想,我们长得这么像,很明显就是抱错了嘛。”

  听晓龙这么一说,我又重新怀疑起来,既然他也是武汉生的,那抱错则是完全有可能的事啊。

  晓龙又说:“你也不用郁闷了,现在技术这么发达,一鉴定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我想也是,于是回家后再度跟爸妈问起这事。

  妈妈开始依然说不可能,会不会是那家伙捣乱故意说在武汉出生的?

  爸爸却突然一拍脑门,“我倒想起一件事来。”

  “什么事?”妈妈见爸爸的神情古怪,便问道。

  爸爸问妈妈:“当年小钢小铁在南城医院出生的时候,正好有一对夫妻从上海回成都待产,可是途经武汉时顶不住了,便临时入了南城医院,结果竟然跟我们同一天也产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这事你还记不记得?”

  “是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妈妈一边回忆一边说:“记得为我们接生的王医生查房时曾经说起过。

  爸爸接着说:“可不是吗?我们会不会真的跟他们抱错了?你看这李晓龙不正是从成都来的吗?”

  “所以啊,晓龙说得对,我们确实需要去作个亲子鉴定,我一直有种预感,晓龙跟我应该颇有渊源。”我在旁边接腔。

  妈妈却很犹豫,“我很害怕,万一真的是抱错了,就意味着我要领个农村孩子回来,相反却得把小钢小铁中的一个让出去,养了这么多年,孩子这么优秀,你让我如何割舍得下呢?”

  爸爸接着道:“话虽是这么说,但孩子万一真不是我们亲生的,我们应该有义务告诉他们亲生父母是谁啊,要不然,对孩子是不公平的,而且要是我们亲生的孩子一辈子长在别人家里,你说我们这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对吧?还是搞搞清楚的好,事情到头来也许并没有那么糟,幸许没抱错呢?到时我们大家不就都丢下个心理包袱了吗?针对目前这种情况,我倒是赞成作下鉴定。”

  听爸爸这么说,妈妈觉得也有道理,最后便也同意去作鉴定,当下让我联系晓龙,让他家父母兄弟都过来配合作鉴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9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元真能写 绝对有成为网络作家滴潜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9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鞋底绝对不 逊于  天蚕土豆  风凌天下 那厮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9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猜中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9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

  我以为接下来的事会很顺利,不想联系了晓龙后,他告诉我,他妈妈不同意鉴定,执意不过来。

  听了妈妈的担忧,我倒是很能理解晓龙妈妈的心情,谁都害怕失去养育多年的孩子,我于是打电话过去亲自跟晓龙妈妈沟通,告诉她这事不弄清楚,只怕会成为两家七八口人心头永远的结,再说搞清楚即使真抱错了,二十余年的养育之情咋说也还在,不可能就那么随之一刀两断了的。听我左磨右磨,晓龙的妈妈好歹最后是同意过来了。

  接下来的那个周日,对我们家来说是个重大的日子,李晓龙兄弟俩和他妈妈三个人来到了我们家里,忘了说,晓龙的爸爸去世得早,兄弟俩是妈妈一个人拉扯大的。当他们进门的那一刹那,我虽然作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还感觉有些眼花。我回视了一眼爸爸妈妈,他们脸上的表情很凝重,妈妈一手拉着我,一手拉着小铁,紧张得唯恐一不小心儿子便飞了去。

  我一看对面的那弟弟和他妈妈,心里就乐开了,凭直觉,我觉得小铁肯定是他们家的,那家伙,跟他妈妈长得太像了,哈哈。

  接下来的交谈可以说是空前紧张,两个妈妈都有些放不开,我和对面的弟弟估计是无所谓了,因为不出意外的话,我们是处在正确位置上的,但晓龙和小铁显然情绪有些激动,站也不住,坐也不安,我很能理解,因为他们很可能一直呆在一个错误的位置上过了这么多年。

  还是爸爸聪明,最后提出一个建议,难得孩子长得这么像,遇上了也算是有缘,如果查出来互无关系,以后孩子多个朋友也好,如果确实当年抱错了,以后两家认个亲戚走走也行,毕竟孩子都大了,没有必要再因些意外去影响他们的生活,所以也没有必要再去跟医院较劲闹别扭,自己搞清楚就行了,大家都姓李,甚至于都不需要改名字的,就按原来的叫就好,孩子往后愿意在哪就在哪,尊重孩子自己的意见,生父母和养父母都是父母,亲生子和养子都是儿子,从此世上多了亲人而已,何乐而不为呢?

  爸爸的意见虽然说有些中庸,但无疑是最能消除矛盾的办法,所以很快就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最后,我们两家一起,很平静地再去了次南城医院,想先了解一下情况。不想当年为我们接生的王医生居然还在,而且这王医生跟爸妈也认识,在我们说明情况后,她开始很坚决地说不可能抱错,后来看爸爸再三说明,就算不小心抱错了也不要紧,既然到了这个时候,再找医院麻烦也没有意义,只是想搞清楚情况而已。王医生考虑了好一会,最后说:“好吧,正好我们医院就可以作DNA亲子鉴定,既然你们执意要作,我带你们去好了。

  在我看来,鉴定结果拿不拿其实已经无所谓,事情明摆着嘛,我和晓龙是武汉这边的爸爸妈妈所生,小铁和晓虎是成都那边的爸爸妈妈所生,至于谁是哥谁是弟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然而事情却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鉴定结果递到我们手上时,我们全体傻眼了,报告上写得很清楚,我和小铁是亲兄弟,晓龙和晓虎也是亲兄弟,这说明当年谁也没有抱错。

  按理说,这个结果应该是皆大欢喜的,从头到尾不过是虚惊一场而已,谁会去希望自家的孩子抱错,去惹一堆麻烦呢?所以爸爸妈妈和晓龙的母亲都是长舒一口气,脸上露出了放心的微笑,我们这两对双胞胎兄弟,却出乎意料地反而都不太接受似的,过了半晌也不说话,毕竟毫无关系的两家,孩子长得完全一样,确实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最不可理解的是,居然兄弟两个同时长得这么相像,这根本就是讲故事嘛。

  妈妈扯着我和小铁,“走啊走啊,还等什么?”

  晓龙一家三口都回去了,我们家里也恢复了先前的平静,误会消除,我的恋情也自然重趋稳定,就好象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与以前唯有不同的是,不外乎是多了两个朋友。

  然而没过几天,平静再度被打破,方玲突然告诉一个令我十分震惊的消息,她说看见我丢失的那部手机好象在李晓龙的手上。

  “这怎么可能?”我自然是不相信,这事本来过去这么些时日,都慢慢地淡忘了,“你可别乱讲,会不会看错了?或者说他正好也有个同款的手机?”经历了这么多凑巧的事情之后,我确实是相信了一切巧合皆有可能。

  “你不知道,上次我嫌手机后面那个标签难看,想抠下来,结果抠到一半再也抠不动,所以那个残存的标签正好成了个记号,而我今天正好看见了那个记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9 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

  我一下来了精神,“真的假的?你快跟我说说,究竟咋回事。”

 “当然真的,今天我在街上又看见李晓龙了,因为他对象也在,再说你的玉也换了,所以我确认没有对错号,本想打个招呼,但看他们聊得亲热,便没出声。正要走过去的时候,好象听见他对象在说要给她爸爸买个手机,李晓龙说不用买,正好他那里有一个多余的,拿去用吧。”

  “我觉得一切都正常,没有什么不对啊。”

  “你急什么?听我说完啊,”方玲白了我一眼,接着说:“我本来都擦身过去了,但想了以前诸事种种,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可就这一眼,只见李晓龙拿出一个手机来,手机后盖上正好有我抠过的那个记号。”

  “啊?”我猛然想起,那天我接完妈妈的电话,顺便把手机放桌上,肯定是后来我忘了带走,我想晓龙是不是捡到,一时也不知道谁丢的,这才留下了?

  “那你打电话问问他好了,万一找回来,也省得再到处去问号码。”

  说得也是,手机不要紧,手机里几百个号码太重要了,我想想小铁那有晓龙的号,便讨了号码拨过去。

  “什么?手机?没,没见过。”我以为晓龙会很自然地还给我,却不曾想,他想都没想就一口否认了。我向来不把人往恶处想,更何况是这么一个跟我长得很有渊源的人呢,或许是方玲真看错了吧。

  回到家,妈妈问我:“小钢,你手头是不是很紧啊?现在谈了对象,要缺钱花就跟妈讲,别在外面那么寒碜,到时玲玲会看不起你的。”

  妈妈这话说得我一头雾水,“什么啊?我不缺钱啊。”

  “还说不缺,跟妈妈也不说实话啊?”妈妈停了手中的活过来,“亏得玲玲上次还给你买玉呢,你说你给她就在地摊上买礼物像话吗?”

  “嗯?我什么时候在地摊买礼物了?”妈妈越说我越糊涂。
 
  “你小子还给我装?”妈妈有些不乐意了,“我不是取了五千块让你去给玲玲买礼物吗?你倒是买好点的,别让人家看不起咱家。”说到这,妈妈突然又问:“对了,你倒是买了没有啊?”

   “妈妈,你怎么越说我越听不懂了?我什么时候找你要过钱买礼物啊?”

  妈妈看我认真,一下也慌了,“前天你不是在一地摊前看东西吗?我问你干什么,你说要给对象买个礼物,我说哪能这么丢人,没钱给妈妈讲啊,然后你也不说话,妈妈心想你肯定没钱了,我就上银行取了五千给你啊,你不会说那不是你吧?”

  我突然想起手机的事,“难道是他?”

  妈妈瞪大了眼睛,“你是说那个跟你长得像的李晓龙?”

  “肯定是他,他怎么能这样呢?外表跟我长得一般模样,人品怎么能如此之差?”

  “不行,我得找他去,我要把我的钱要回来,小兔崽子,居然敢跟我玩手段?”

  “妈妈,你冷静点,你就现在这样去找,他能让你找到吗?”

  妈妈一听,“那咋办?难道让我就这么算了?”

  “妈妈,你咋糊涂了?”

  “嗯?”妈妈确实糊涂了。

  我提醒道:“你忘了咱爸是干嘛的了?”

  妈妈恍然大悟,“哦对对对,我咋忘了这茬,你爸是公安局长,我得让他帮我把钱找回来。”

  爸爸回来后,我和妈妈便把情况详细跟他讲了。爸爸皱了皱眉头,“想不到一个跟我儿子长得如此一样的孩子,人品居然差别会这么大,等我逮住了,一定不会轻饶他。”

  “那你赶快去把他抓起来,”妈妈倒是心急,“我要尽快把我的钱讨回来。”

  “对,我也要把我的手机拿回来。“我在一边附和。

  “你们急什么?千万不要打草惊蛇,这事我自有打算。”我和妈妈都看着爸爸,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只听他又说:  “不过为了防止再上当,我们得想个招。”

  “我们对暗号,”我提议。

  “暗号?”妈妈肯定是没有想过,一家人居然还要对暗号。

  “是的,”我回答:“就像当年地下党一样,你说一句,我对一句,对上了就是李逵,对不上的是李鬼。”

  “亏你想得出来,不过主意倒是个好主意,整个什么暗号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9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29楼(梅苑公子) 的帖子

咋还没抱错啊?
晓龙怎么能这样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水清浏   

GMT+8, 2019-3-25 15:51 , Processed in 0.211748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