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水清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梅苑公子

[原创] 我是双胞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9 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晕乐~~~~还未错?是否医院做乐手脚呀,美元,快接着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0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

  “我们不是钢铁兄弟吗?下次您看见了就问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就回答是爸妈炼成的,如果答不上就说明是骗子李晓龙。”

  妈妈拍着手,“这主意好,就这么办。”

  说起来还真管用,第三天妈妈就地给我打电话,说她差点就逮着李晓龙了,言语间是气愤里夹着兴奋。

  我问是怎么回事?

  原来妈妈今天上街买菜,正好又碰上李晓龙,那家伙居然主动向妈妈再要钱,说是没衣服穿了,想买两件衣服,让妈妈给两千块。要往常,妈妈肯定是立马取钱给我,毕竟这么多年谈个对象不容易,尤其这个对象妈妈很喜欢,决不能因为钱的事情有所变故。可这次妈妈却留了个心眼,盯着他问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那家伙哪里知道其中的窍门,想了想便说是用铁矿石炼成的。妈妈这一听,直恨得牙齿都疼了,冲上去就抓住他的胳膊,口里说:“你个骗子,我让你还骗钱!”

  李晓龙还想装,“妈妈,你干什么?我是小钢啊。”

  “我让你还装,跟我去公安局。”妈妈说着就将他往公安局方向拽。那小子一看情形不对,猛地挣脱了就跑,妈妈想要追,却哪里追得上。

  妈妈回来后,一个劲地表扬我:“还是儿子聪明,下次再让他装,我一定把这个李鬼抓到公安局去。”

  “你还是把这事交给爸爸吧,小心他伤着您。”

  想了想妈妈又说:“幸亏这小子不是我儿子,要上次真说我抱错了,让我拿一个优秀儿子去换这么个玩意儿回来,那我真是亏大了。”

  我看妈妈那神情,对李晓龙有着十足的厌恶,我心里虽然也不喜欢他的品行,但更多的却是惋惜,想想他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不务正业呢?只盼他悬崖勒马,知错即改,别到时越陷越深才好。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对的,没过几天,爸爸就带回一个消息,说李晓龙被抓起来了。

  “什么?抓起来了?”妈妈一听就来了劲,“怎么抓到的?”

  原来,自上次爸爸答应妈妈后,就给部下作了安排,密切关注一个叫李晓龙的不良青年,并把我的照片给了一张让他们比对。爸爸作为一个公安局长,亲自安排的事,小的们自然都放在心上的,这不,今天几个值勤干警在外巡逻时,遇上几个滋事青年,抓回来一看,结果居然就有那李晓龙在内。

  “太好了,我这就去把我的钱要回来。”妈妈兴奋得不得了,恨不得马上就过去。

  我却有些替晓龙担心,也不那么在乎手机的事了,“爸爸,你知道他又犯什么事了吗?”

  “这家伙祸闯得不小,打人致重伤,伤者现在还在医院抢救呢。”

  “啊?”我真是心里捏了一把汗,“这家伙咋什么坏事都干啊?只不知道会如何处罚。”

  爸爸告诉我说:“那得要看回头伤者的情况,从目前看,拘留肯定是少不了的,要是严重,不排除还有判刑的可能。”说到这里,爸爸长叹了一口气,“唉,不走正道,判了那也是活该,不过看他长得跟我儿子一个模样,这心里倒又有些不忍,想想换了那些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儿子犯事了呢。”

  妈妈听爸爸如此说,倒也没再提要钱的事。

  事情又过得几天,我向爸爸打听晓龙的情况,爸爸说伤者家属已正式将李晓龙和另外几个青年告上了法庭,要求严惩凶手,而且从伤者在医院治疗的情况来看,情况对晓龙非常不利,判的可能性很大,但目前案子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妈妈听得没言语,似乎对李晓龙的憎恨已化作了同情,我心里在琢磨着要不要去看看他。

  正在这当儿,突然听见敲门声,我开门一看,居然是李晓龙的妈妈,只见她哭得两眼通红,该不会是来向爸爸为李晓龙求情的吧?

  晓龙的妈妈顺着我的开门,扑通一下就朝爸妈跪下,头像鸡啄米似的在地上直点,嘴里不停地重复一句话,“求求你们了,救救晓龙吧。”

  “你这是干什么?”妈妈显然很意外,我们甚至于连熟悉都谈不上,就上次为了亲子鉴定的事见过面,她怎么会想到来求我们?

  爸爸说:“自己干的事,理当自己承担,法律高于一切,我们如何救得了他,你快走吧,求我们是没有用的。”

  晓龙妈妈擦了把眼泪,突然一把抱住妈妈的腿,“求求你了,你也是母亲,救救你自己的儿子吧。”我吓了一跳,赶忙过去拉,心想她只怕是急糊涂了,明明是她的儿子,咋说成我妈妈的儿子了?我不是在这儿好好的吗?哪里需要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0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

  妈妈也急了:“你可别乱讲,我哪有这么失败的儿子?上次可是作过鉴定的,你别以为你儿子长得像我儿子,又来蒙我们,告诉你,休想。”

  晓龙的妈妈一边哭一边接着说:“晓龙确实是你的亲生儿子啊,我不应该骗你们的,一切都是我的错,只求你救救孩子,不关他的事啊。”

  我听她口气,好象并非是糊涂所致,或许真的事出有因呢,想想便把她扶起来,“阿姨,到底怎么个情况,你坐下来慢慢说。”

  晓龙妈妈也不起来,顺势坐到地上,一边哭一边给我们讲起了一段往事。

  晓龙的妈妈叫王艳,住在成都郊区的农村,家里条件不太好,与晓虎爸爸谈对象的期间,听说外面打工好挣钱,便也跟同村的一起去了上海。到上海后,才发现根本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回事,好不容易进了一家工厂,待遇低不说,劳动强度还很大,此时她便有些后悔,想想真是不应该出来的,只想挣够了路费便回老家去。

  让王艳想不到的是,在满怀挣钱梦破灭的时候,却发生了另一个她人生的重要插曲,一个小伙子突然冒将出来,闯入了她的生活。

  小伙子是上海人,听说家里条件不错,时不时过来帮王艳一把。王艳由于在老家已经谈了对象,所以开始对小伙子也没什么感觉,后来却顶不住小伙子的疯狂追求,尤其是受不了小伙答应为她转户口的诱惑,终于同小伙子好上了。

  王艳沉浸在爱情的甜蜜里,满以为将来的生活从此会发生惊天逆转的,却不想好景不长,与小伙交往不到一月,突然有一天,那小伙就没来头地消失了。

  王艳对上海本来就不熟悉,这下上哪找去呢?开始还盼着只是出了点意外,过两天小伙便会重新回到身边来,但后来日子一天天过去,她才终于知道,自己是被玩弄抛弃了。

  更让王艳没想到的是,不久后居然发现自己怀孕了,此时的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接下来的日子可咋办哪?

  就在这个时候,老家的对象也来到了上海,王艳总算有了个依靠,但她却不敢把这之前发生的事情向对象说起,唯恐再度陷入被抛弃的无助之中。

  日子就这么过着,王艳的肚子却慢慢大了起来,因为前后日子差了个把月,所以对象算着还没到产期时,她却已是顶不住了,结果在回成都途经武汉的时候,她谎称早产,骗过对象,在武汉的南城医院产下了一对双胞胎。

  其实王艳之所以要选择南城医院去生产,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南城医院妇产科有个医生叫王芳,是王艳的堂姐,不仅能在生孩子时给她提供方便,还可以为她的重重顾虑出出主意。

  身边的男人不是孩子的爹,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王艳自然知道其间的严重性,她害怕孩子长得不像爹,最终被发现,那以后的日子可就惨了。

  王芳毕竟是在城里上班的,脑子那是灵光多了,她猛然想起,当天自己不是还接生了一对双胞胎吗?那家父母她认识,是武汉城里的,家里条件不错,不如给他们来个狸猫换太子,一来要将来孩子长得不像爹,好解释些,这不还有一个连妈也不像吗?二来要真被发现,一个农村女人拖着两个孩子的生活可想而知有多困难,还不如留个在城里由别人养着,也算是为孩子谋个好前程。

  王艳当时本就没了主意,一听王芳这等计划,虽然有些舍不得孩子,但想想哪还有比这更好的法子呢?便听信了五芳,将孩子神不知鬼不觉地换掉了一个,所以事情跟我们当初怀疑的一样,李晓龙应该是我们家的,小铁是她家的才对。

  后来的事让王艳倒是有些没想到,丈夫未待发现她的秘密,就在一场事故中丧生了。王艳心中一直觉得对不起丈夫和孩子,丈夫去世后她便也没有再嫁,独自含辛茹苦把两个孩子拉扯大。

  再后来,孩子慢慢都长大了,王艳曾托她堂姐打听过小铁的情况,听说孩子很不错,她便想去看看,但又担心万一被识穿,那可担当不起,于是便自己安慰自己,这辈子就这么过吧,好在也算对得起孩子了。

  有道人算不如天算,晓虎选择了在成都摆地摊混碗饭吃,晓龙却偏偏闯到武汉来找工作,结果终于跟我们遇上,发生了那么一系列的事情,直到后来要作亲子鉴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0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七

  李晓龙是王艳养大的,都没受过好的教育,后来又听说在武汉不学好,一直担心着呢,此时听说要作亲子鉴定,想想那还得了,一作之下,情况全都清楚了,对面家庭知道亲生儿子被养成这样,还不得杀了自己啊?所以她开始是坚决不同意的,只是后来想想也挡不住,便匆匆赶去与王芳商量。

  王芳与爸妈本就认识,真相大白后,哪还有颜面来见?更何况她退休在即,要为这事搞得晚节不保,那可就太可怕了。于是乎,她再度花力气打通关节,导演了一场出假报告的闹剧,生生将我们亲兄弟鉴定成不是兄弟。

  当然,也正是由于王芳害怕李晓龙把这事揭穿,所以那次见李晓龙武汉话说得好,一不小心表扬他不愧是武汉出生的,话一出口立即后悔,所以后来晓龙咋追问她也不肯再说了。

  只是李晓龙听者有意,后来看我们家条件不错,而他却在外面打工受苦,便想验明身份,回归我们的家庭,所以主动找上我们谈鉴定的事情。

  这下李晓龙闯了大祸,王艳左想右想也救他不得,想想曾经听堂姐说过小铁现在的爸爸是公安局长,感觉这倒是个救世主,于是便不顾一切地找上门来。

  我们都听得呆了,事情居然又演变成了这样,听她讲得倒是丝丝入扣,合情合理,只怕竟然是真的。妈妈却有些受不了,“就凭你这一席话,你儿子就成了我儿子,我儿子就成了你儿子?”

  “我求求你了,当年是我犯下的错误,我愿意为此承担后果,小铁我也不要了,三个儿子都归你们行不行啊?只求你们救救晓龙,他毕竟是你们的亲骨肉啊。”说话间,王艳又一把抱住妈妈的腿。

  “那谁知道你是不是还在玩花样骗我们的?”妈妈还是不放心。

  “这还不容易吗?你们再去别的医院作次亲子鉴定,自然知道我说的都是真话。”

  爸爸一听,“这话倒是没错,先等我们搞明白再说吧。”

  妈妈却不乐意了,“这一鉴定清楚后,小铁不就飞了吗?”

  我虽然小时候与小铁关系不太好,但毕竟这么多年一起长大,而且现在关系早已经改善,自然也不希望小铁离开,“这样吧,我和晓龙一起去鉴定就可以了,为了不致小铁情绪失控,这事咱们先别告诉他。”

  妈妈的心稍宽了些,“到底还是儿子想得周到。”但妈妈想想还是不放心,低头问王艳:“你真能保证不把我家小铁带走?让我如何信得呢?”

  “如若我不守信诺,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王艳发着毒誓,见妈妈依然还不相信,突然掉头往门框上猛撞过去。幸亏我机灵,一步抢过去拉住,否则只怕当场撞得头破血流。

  爸爸见王艳为了救晓龙拼成这样,倒是相当同情,想想万一她说的是真话,那晓龙也就成了自己的亲儿子,到底骨肉情深哪,哪能真的撒手不管?

  我从爸爸的脸上看不出他是不是动了私情,但他对王艳说的一句话,让我放了些心,“你先回去吧,这事我们记下了,以后你也不要再来找我们,有什么事让晓龙告诉你好了。”

  “谢谢了,谢谢了。”王艳张着血红的眼睛,再次朝爸爸跪了下去。

  王艳倒是信守承诺,走了之后再没回来过,哪怕电话也没有打过。

  为了不让小铁伤心,这事我们没有告诉他,事后我跟着爸爸妈妈悄悄去拘留所里看望了晓龙。

  才关了几天,晓龙已明显瘦了下去,精神很差,看到我们,他想必也羞愧得紧,赶忙把脸转了一边去。我感觉心里稍安,只要他还有廉耻之心,就应该懂得悔改。

  妈妈此时真情流露,早已是泪流满面,她想来已然相信了晓龙就是她的亲儿子,只有爸爸不动声色,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从拘留所里出来后,爸爸安排手下去取了晓龙的血样,让我们带了去鉴定,然后他便去关注案情的进展了。

  事实证明王艳说的都是真的,晓龙的基因图谱跟我的极其相似,是一卵多胎那种双胞兄弟基因图谱的典型特征,到此为止,我、晓龙,小铁和晓虎的亲缘关系总算是真相大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0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

  事后,我们来到医院看望伤者,伤者大腿骨折,断了三根肋骨,还有不同程度的内脏受损,此时卧在床上依然不能起来。我不敢对他们说是晓龙的亲人,谎称是新闻记者,来了解一下情况。

  从医院出来,妈妈便去请了律师,委托他千万要加强沟通,尽量通过赔偿,让他们取消起诉。但回家后,爸爸却不许妈妈再去管这事,他说痛苦地思考了几天,到底是原则战胜了情感,作为公安局长,不能够因为自己的儿子而有所偏心,越是他的儿子,越应该承担自己所作的一切。

  妈妈的眼泪哗啦啦直掉,我虽然替晓龙着急,却超能够理解此时爸爸的心情,他甚至都没有问我们鉴定结果,看得出他心情非常沉重,但作为一个执法者,他必须坚强地面对。

  好在后来案情有了转机,打斗双方互有过错,晓龙又不是主犯,过错相对较轻,而且伤者恢复情况还好,所以晓龙只是被拘留20天,同时赔偿2万元。

  我跟妈妈再次来到拘留所,看到妈妈的眼泪,晓龙或许已经意识到事情的真相,他用一种询问的眼光看着我。

  同胞兄弟多默契,我自然能读懂他眼光里的意思,我会心地对他点点头,“不管以前做过什么,一切都过去了,相信接下来的每一个明天都是崭新的,希望你努力,到时我们来接你。”

  妈妈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就在我们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晓龙突然向妈妈长长跪下,“妈妈,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会跟小钢一样,作一个好儿子,请您相信我。”

  我看见妈妈的眼泪在闪烁,脸上却分明呈现出几分欣慰的神色。

  回到家,小铁问我们这些天都在忙什么,搞得神神秘秘的,我一愣,该如何向他说起呢?

  “小铁,上次我们不是作过一次鉴定吗?原以为我们会分开呢,结果我们还是亲兄弟,你说这是不是天意?”我感觉有点乱,不知道要把话往何处引。

  “哥,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如果,我只是说如果,如果当时鉴定说我们不是亲兄弟,你会怎么想?”

  小铁斜眼看着我,“其实说真的,我一直都怀疑那次鉴定的结果,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直觉,我们其实并不是亲兄弟。”

  “嗯?你真是这么想的?”我心想,他是不是已经意识到了真相?

  “是啊,对了,你听说过一种杜鹃鸟吗?总是把蛋产到别的鸟巢中,然后别的鸟妈妈在孵化自己宝宝的同时会把他的孩子一起孵化出来并且养大,而在成长过程中,小杜鹃会因为个头大而欺侮其他亲生的鸟宝宝。”

  我一愣,“什么意思?”

  “呵呵,没什么,我只是感觉自己有点像那只小杜鹃鸟,想想欺侮你这么多年,真是不好意思呢。”小铁说到这里居然笑了起来,虽然笑得几分别扭,但我还是要佩服他的坚强。

  我沉默了,一时没能理解透小铁这话里藏的什么意思,他莫不成要离开我们?

  “哥,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想告诉我,我的直觉是真的?”

  我心里一惊,“小铁,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小铁白了我一眼,“哥,说你笨吧,你还真没我聪明。”我扬起头看着他,只听他接着说:“其实我早知道了。”

  “你真的知道了?”

  “是的,这些天我老不在家,你知道我上哪了吗?”

  我不解地摇摇头,这些天光顾着关注晓龙去了,还真没注意这小子上哪疯了。

  “其实我见过我的亲生妈妈了,她告诉了我一切,但要我无论如何,一定要忘了她,因为她觉得当年对不起爸爸妈妈,让我不许离开现在的家,要好好孝敬他们,就当是替她报恩。”小铁说到这里,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他的眼里装满了眼泪。

  我本以为小铁会颓废很长时间,却不曾想,他居然很快就挺直了身板,恢复到先前那种整天嘻哈的模样,在他看来,这件事情没什么大不了,正如爸爸当初所说那样,无非是让他多了两个亲人而已。

  周末,妈妈来电话让我早点回去吃饭,说小铁也谈了个对象,晚上会带回家,而且晓龙已经回来了,要我把玲玲也带过去,大家一起为晓龙庆祝新生。

  “晓龙回来了?”太好了,我回想这段时间的诸事种种,感觉就像做梦一样,好在一切都结束了。

  我转头看看窗外,感觉阳光格外灿烂,花儿也开得格外美丽。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10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偶猜得正确乐~~~美元好厉害~~~

不过美元,最后滴象是交待,没乐早期滴扑塑迷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0 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到后面累了,就不想写了,结束了算了,其实还可以写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10 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37楼梅苑公子于2011-08-10 13:22发表的 :
写到后面累了,就不想写了,结束了算了,其实还可以写的。



懒家伙,罚嫩再写一个。期待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10 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跌宕起伏,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7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什么?明天就去见你的家人?”方玲一脸惊奇地看着我,“会不会有点太突然了?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周呢。”

  “确实有些突然,”我不好意思地耸了一下肩膀,“但我想,既然已经确立了恋爱关系,这一步早晚都要走的,你说是吗?”

  “那就晚一些好了,”方玲眨巴着眼睛,“我想,我还没有准备好。”

  “其实不用准备什么的,家里什么都有,我妈妈说……”

  “我是说思想上没准备好。”方玲打断了我的说话。

  “哦,”我其实是故意没听懂,心里琢磨着如何说服她去见爸爸妈妈,我已经夸口说明天一定带回去的,要是许诺兑不了现,被他们怪罪还没什么,家里那死对头弟弟肯定又要嘲笑我N久。

  “这样吧,我们先再处一阵子,到了合适的时间,我一定登门去见你爸妈,这个准备期我尽量压缩得短些,你看好不好?”说话间,方玲再次施展了她的绝招——张大眼睛看着我。

  说实话,我还真有点受不了她的眼睛,那家伙朝我勾魂地那么一看,我就感觉什么都会依了她,“可是……可是我已经答应妈妈了,前面我也跟你讲过,我是个孝顺的人。”

  方玲看着我的可怜像,突然间大笑起来,“你都多大了?还左一个妈妈,右一个妈妈,以后再这样,可别怪我看不起你啊。”

  我抓了抓头皮,“好吧,我坦白从宽,实话跟你讲了吧,明天是我妈妈的生日,我许诺不管她要什么生日礼物,都给她带回去,哪曾想妈妈就指定让我带女友回去呢?现海口已经夸出去,没办法收回来了,虽然我也知道这有些突然,但这事妈妈已经盯了我好几年,你就算帮帮我的忙好吗?哪怕你去坐一会就走,起码也算了结了她一桩心愿。”

  “受不了你,”方玲有些似信非信,“真是这样的吗?”

  “骗你干嘛啊?我妈想媳妇儿都想疯了快。”我这话倒是不夸张,妈妈一直觉得儿子挺优秀的,没有理由老找不到对象。

  “切,”方玲似乎很不屑的样子,“那你以前的女友咋不带回去呢?非轮到我才着急?”
 
  “天可怜见,你道我交个漂亮女友容易啊?这么些年就一直未曾遇到呢,你是第一个。”

  “那你也得顾及我的感受啊,都不跟我商量就作决定,万一我不同意呢?”

  “我知道你会同意的,对吧?万事孝为先,尤其像你这么温柔贤淑的女孩,又怎么会去拒绝一份孝心呢?”我故作可怜状地眼巴巴看着她。

  “去你的,谁要你嘴皮子油,不过可说好,下次不能再这样了,要我作什么事一定要我答应了才算。”

  听方玲这么一说,我心里顿时一块石头落了地,简直想上去亲她一下以示感激。

  “答应是答应了,可我真有点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方玲一脸认真,“确确实实没作好心理准备。”

  “没关系,我爸妈都特别随和,等你见过就知道了,很容易相处的,我想你肯定是电视剧看多了,总把婆婆想得难以相处。”

  “切,才不是呢,冷不丁走进一个陌生家庭,换了你你也会紧张,对了,家里就你爸妈对吧?”

  方玲要不问,我都差点忘告诉她了,家里除了爸妈之外,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角色,就是那个我从小到大就没斗赢过的死对头弟弟。

  “什么?你还有个弟弟?”

  “嗯。”

  “你爸妈怎么还超生啊?”方玲本来一脸吃惊,但或许是怕我说她大惊小怪,接着解释道:“我只是觉得奇怪,单位上应该不允许超生的,除非……”说到这,她突然停住,望着我,似乎在等我说下文。

  “除非什么?”我不知道方玲的意思。

  “你不是有什么不正常吧?”方玲的脸上突然浮现出几分紧张。

  “哈哈哈哈,你怎么会担这个心?”我笑得有点直不起腰来,“我们是双胞胎,不算超生的。”

  “双胞胎?”

  “嗯,没想到吧?”

  “这倒确实没想到,”方玲的表情松了下来,“家里还有些什么情况,你就都先说说吧,省得到时我又想不到。”

  “哈哈哈哈。”我再次大笑,“没了,再没了,哪来那么复杂,家里的全部阵容就爸妈和我们哥俩。”

  方玲不再说话,低头似乎在合计着什么,斜阳从她发际照过来,映得一张脸直有说不出的动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水清浏   

GMT+8, 2019-1-16 22:14 , Processed in 0.171202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