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水清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火意

[分享] 《白话老子》--周生春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0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六章
    重为轻根,静为趮君。是以君子冬日行,不离其辎重。唯有环宫,燕处则昭若。若何万乘之王而以身轻于天下?轻则失本,趮则失君。


    重是轻的根本,静室趮的主宰。因此,君子整天行路,不离开他的辎重车辆。因为有侍卫人员(料理一切),安居就头脑清晰(可以考虑大事。君子尚且如此),怎么拥有万乘兵车的(大国)君主把自身看得比天下还轻呢?轻就丧失根本,趮就丧失主宰的地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0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七章
    善行者无勶迹,善言者无瑕谪,善数者不以梼筹,善闭者无关籥而不可启也,善结者无纆约而不可解也。是以圣人恒善梂人,而无弃人,物无弃财,是谓深明。故善人,善人之师,不善人,善人之资也。不贵其师,不爱其资,虽知乎大迷,是谓眇要。


     善于行走的,没有来去的痕迹;善于说话的,没有差错可以指谪;善于计算的,不用筹码;善于关闭的,没有门锁,却谁都不能打开;善于打结的,没有绳索,却谁都不能解开。因此圣人总是善于(顺乎自然以)埋怨和责备人,而没有摒弃人,万物没有可抛弃的东西,这叫做幽微、隐晦的明智。所以善人是善人的老师,恶人是善人引以为戒的资本。不尊重他的老师,不珍惜引以为戒的根本,虽然(看似)聪明,其实却是大大的糊涂,这叫做奥妙的精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1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八章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恒德不离。恒德不离,复归于婴儿。知其白,守其辱,为天下谷。为天下谷,恒德乃足,复归于朴。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为天下式,恒德不貣。恒德不貣,复归于无极。朴散则为器,圣人用则为官长。夫大制无割。


    知道(什么是)刚强,却安守柔弱,甘作天下的溪渎。甘作天下的溪渎,普通的“德”就不散失。普通的“德”不散失,就又回归到(纯朴的)婴儿状态。知道(什么是)清白,却安守污浊,甘作天下的溪谷。甘作天下的溪谷,普通的“德”就充足,就又回归为质朴。知道(什么是)明辨,却安守暗昧,甘作天下(暗昧)的榜样。甘作天下的榜样,普通的“德”就不会有失误。普通的“德”不会有失误,就又回归为无穷无尽的“道”。“朴”被分散(离开它的原始状态)就成为具体的事物。圣人发挥其作用,就成为它们的主宰。(宰制万物)至高无上的法制并没有裁割“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1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九章

    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弗得已。夫天下,神器也,非可为者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物或行或随,或炅或吹,或强或剉,或陪或堕。是以圣人去甚、去大、去奢。


    要想取得天下而裁割它,我看他不会达到目的。天下这个神奇莫测的东西,是不可裁割的。裁割它就毁坏了它,把持它就丧失了它。(因为这违背了自然。在自然情况中)万物有的前行,有的后随;有的热,有的冷;有的坚强,有的破碎;有的(起)增益(作用),有的(起)毁坏(作用)。因此,圣人(只顺乎自然)去除过分和极端的东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1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章
      以道佐人主,不以兵强于天下。其事好还。师之所居,楚棘生之。善者果而已矣,毋以取强焉。果而毋骄,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毋得已。居是,谓果而不强。物壮而老,谓之不道。不道蚤已。


      用“道”辅佐国君,不依靠武力逞强于天下。用兵这件事,喜欢还报(终将使人自食其果)。军队驻扎过的地方,(人口减少,天地荒芜)荆棘丛生。善于兵的,只要取得成功就罢了,不要以武力逞强。取得成功不要骄傲,取得成功不要自以为有才能,取得成功不要夸耀,取得成功是情势所迫,不得不然。属于上述情况的,叫做取得成功而不强盛。万物壮盛因而(过早)衰老,叫做不合乎“道”。不合乎“道”就会早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1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一章
      夫兵者,不祥之器也。物或恶之。故有欲者弗居。君子居则贵左,用兵者贵右。故兵者,非君子之器也。兵者,不祥之器也,不得已而用之。銛袭为上,勿美也。若美之,是乐杀人也。夫乐杀人,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是以吉事上左,丧事上右。是以偏将军居左,上将军居右,言以丧礼居之也。杀人众,以悲哀立之;战胜,以丧礼处之。


      武器是不祥之物。公众又厌恶它。所以有所追求的人不使用它。君子平时安居左边为贵,用兵作战就以右边为贵。所以武器不是君子(所用)的东西。武器是不祥之物,君子迫不得已才动用它。武器以锋利便于刺杀的为上等,但不要对好的武器加以赞美。如赞美它们,就是喜好杀人。喜好杀人,就不能得志于天下了。因此,吉庆的事以左边为上,丧事以右边为上。因此,(战时)偏将军位于左边,上将军位于右边。这是说按丧礼来处置战事。杀人众多,要以悲痛的心情成就它。打了胜仗,要按丧礼来处置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1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二章
      道恒无名。朴虽小,而天下弗敢臣。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俞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焉。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所以不殆。俾道之在天下也,猷小谷之与江海也。


     “道”经常是无形的。“朴”虽微小不显著,但天下谁也不敢役使它。君主如能守住它,万物将自动归从。天地(阴阳)相配合,因此而普施甘露,人们没有发布指令,它却自然而然地分布得很均匀。无形制定有形,(万物)形已经有了,这也就将知道适可而止。知道适可而止(就无争),因此就不会有危险。(君主应懂得这些道理,保持质朴,无为而治)使“道”存在于天下,犹如小溪小涧归入江海一样(成为万众之所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2 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三章
      知人者,知也。自知,明也。胜人者,有力也。自胜者,强也。知足者,富也。强行者,有志也。不失其所者,久也。死而不忘者,寿也。


      知识和经验丰富的人才能认清别人。认识自己才是明智。战胜别人才是有力量。战胜自我才是强大。知足的富有。努力实行的有志气。不丧失恰当位置的(不会犯错误)可以长久。身死而不被人忘却的长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2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四章
      道沨呵!其可左右也。成功遂事而弗名有也。万物归焉而弗为主,则恒无欲也,可名于小。万物归焉。而弗为主,可名于大。是以圣人之能成大也,以其不为大也,故能成大。


     “道”就像泛滥的河水一样(无边无际)啊!它能左能右,无所不至。功成事就却不自称有功有德。万物归附于它,却不做它们的主宰,它乃是永远没有欲望的,可以称为微小。万物归附于它,却不做它们的主宰,可以称为伟大。因此,圣人能够成为伟大,是由于他不追求伟大,因而伟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2 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五章
     执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大。乐与铒,过格止。故道之出言也,曰:淡呵!其无味也。视之,不足见也。听之,不足闻也。用之,不可既也。


     执守大“道”,天下人就归心向往。归往而不互相妨害,就均平安泰。音乐与食物,(颇能吸引人,但)享受过度就会令人止步。(“道”却不是这样)所以“道”所说的话,称得上淡而无味啊!看它,不可以看见。听它。不可以听见。用它,却没有穷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2 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六章
    将欲拾之,必古张之。将欲弱之,必古强之。将欲去之,必古与之。将欲夺之,必古予之。是谓微明。友弱胜强。鱼不脱于渊。邦利器不可以示人。


    要想收敛它,必须(先)故意扩张它。要想削弱它,必须(先)故意增强它。要想除掉它,必须(先)故意亲附它。要想夺取它,必须(先)故意给予它。这叫做幽深隐微的明智。(因此,应)站在柔弱的一方,以战胜刚强。(这就和)鱼不能脱离深渊(一样)。(这是)国家锐利的武器,不可以给人看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2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七章
    道恒无名,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化。化而欲作,吾将阗之以无名之朴。阗之以无名之朴,夫将不辱。不辱以静,天地将自正。

   “道”经常是无形的。君主如能保持它,万物自会潜移默化。变化而有欲望萌生,我将用(无知无欲)无形的“朴”来安定们。用(无知无欲)无形的“朴”来安定它们,它们将不会感受到侮辱。不会感受到侮辱,它们就能安静下来,天地将自会端正不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3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德     篇


第三十八章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也,上仁为之,而无以为也。上义为之,而有以为也。上礼为之,而莫之应也,则攘臂而扔之。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泊也,而乱之首也。前识者,道之华也,而愚之首也。是以大丈夫居其厚,而不居其泊;居其实,而不居其华。故去彼而取此。


      高层次的“德”不表现为形式上的“德”,因此才是真正有“德”。低层次的“德”死守着形式上的“德”,因此实际上是没有“德”,高层次上的“德”无所作为,没有什么可以拿来表现它的“德”。高层次的“仁”有所作为,但其所作所为并不足以表现它的“仁”。高层次的“义”有所作为,其所作所为足以表现它的“义”。高层次的“礼”有所作为,但没有谁响应它,于是就卷起袖子,伸出手臂,强迫人按礼行事。所以失去了“道”,然后“德”行;失去了“德”,然后“仁”行,失去了“仁”,然后“义”行,失去了“义”,然后“礼”行。“礼”这个东西,是忠、信的淡化,邪乱的祸首。先知先见这个东西,不过是“道”的虚浮不实的表现,是愚昧的开端。因此,大丈夫立身敦厚而不浇薄,存心朴实而不虚华。所以他舍弃薄华而要厚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3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九章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霝,谷得一以盈,侯王得一而以为天下正。其致之也,谓天毋已清,将恐裂,谓地毋已宁,将恐发;谓神毋已霝,将恐歇;谓谷毋以盈,将恐渴;谓侯王毋已贵以高,将恐蹶。故必贵而以贱为本,必高矣而以下为基。夫是以侯王自谓孤、寡,不谷,此其贱之本与?非也。故致数与无与。是故不欲禄禄若玉,硌硌若石。


    自古以来获得“一”的:天获得“一”就澄清,地获得“一”就安宁,神获得“一”就灵验,川谷获得“一”就盈满,侯王获得“一”就成为天下君长。(但)这种情况达到了极点,就可以这样说,天不停地澄清下去,最终恐怕要破裂;地不停地安宁下去,最终恐怕要崩毁;神不停地灵验下去,最终恐怕要失灵;川谷不停地盈满下去,最终恐怕要涸竭;侯王愈来愈尊贵而高高在上,最终恐怕要垮台。所以果真尊贵就要以卑贱为根本,果真高高在上了就要以卑下为基础。因此,侯王自称为“孤”、“寡”、“不谷”。这是侯王卑贱的根本吗?不是的(这是自谦以求美名)。所以招致过多的赞许就得不到赞许。所以(圣人)不愿像美玉那样尊贵,或像顽石那样坚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4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章
     上士闻道,堇能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弗笑不足以为道。是以建言有之曰:明道如费,进道如退,夷道如类,上德如谷,大白如辱,广德如不足,建德如偷,质真如渝,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天象无刑。道褒无名。夫唯道,善始且善成。



      上等的士人听到了“道”,仅能照着它去做,中等的士人听到了“道”感到似有似无,将信将疑。下等的士人听到了“道”,哈哈大笑。不笑,那就称不上是“道”了(“道”深奥难知,并非人人都能理解)。因此,有人立言说:明白易晓得“道”犹如烦琐费解一样,前进的“道”犹如后退一样,平直的“道”犹如偏斜一样,高尚的“德”犹如低下的川谷一样,最清白的犹如污浊一样,广阔无边的“德”犹如不足一样,有所建树的“德”犹如苟且偷安一样,信实、真诚犹如背信弃义一样,及其方正却没有棱角,极大的器物迟迟才能完成,最高的声音听不到,自然的现象无形。“道”盛大而无形。只有“道”,才能善始并且善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平水清浏   

GMT+8, 2019-1-21 10:03 , Processed in 0.184357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